首頁 > 新聞焦點 > 「大山音樂節」何以能稱為泰國最大的音樂節?
「大山音樂節」何以能稱為泰國最大的音樂節?

「大山音樂節」何以能稱為泰國最大的音樂節?

2018-01-10 ‧ Blow吹音樂

文 / 阿哼 轉載自Blow吹音樂

距離曼谷車程約三小時的考艾,擁有一座全泰國第三大的國家公園,同時也是當地知名的觀光景點。為了吸引遊客,旅遊業者習於將考艾包裝成「泰國最清新的肺」,佐以大象和瀑布的奇景美照。

考艾在泰文裡意指「大山」,這地方確實是有山的,但我今年所見到的考艾並沒有這些自然景觀。沒有大象、瀑布與山脈,甚至連要與「泰國最清新的肺」這樣的稱號做聯想都很勉強。我對考艾的第一印象,是塞車的公路上,由輪胎捲起的飛砂走石。那一台台車輛上載著從各地趕來的泰國青年,他們共同的目的地是前往泰國最大的戶外音樂節——大山音樂節。

▲泰國最大的音樂節「大山音樂節」(Big Mountain Music Festival),主視覺是一頭牛。

2017 年 12 月 9 日中午,七萬名泰國人正湧進位在考艾的第八屆「大山音樂節」(Big Mountain Music Festival)。去年因為泰王過世而停辦一屆,讓今年復歸的大山聲勢更壯;後天星期一又是行憲紀念日補假,使得這個週末連假第一天,曼谷市區嚴重阻塞的交通,整個複製到考艾的戶外公路上。

白天,汽車半小時僅能行駛 3、4 公里,若你中午才從曼谷搭乘官方巴士前來,到會場時大概也晚上六點了。俗稱「小蜜蜂」的計程摩托車在車與車的縫隙間穿梭,輪胎摩擦地面揚起大量的沙塵,宛若掉進《瘋狂麥斯》的電影世界。那綿延數里的車陣,好似六O年代伍茲塔克音樂節的傳奇畫面,在這東南亞的內陸區重現。

地面的沙塵透露泰國的雨季已經結束,日照縮短的 12 月,正是適合舉辦戶外活動的季節。下午三點,大山音樂節才開始有表演者登場,我想那不僅是為了避開正午的陽光,也為了讓上萬樂迷們有足夠的時間進場。

會場外的停車場,人車喧騰,路況可比跨年夜的台北市政府還要混亂,但泰國人們似乎都相當習慣。Anber 一邊帶路一邊說說:泰國人有自己處理事情的方式,看起來混亂,其實有他們自己的秩序在。

混亂總是能帶來另類商機。見空中飛塵多,路邊就有投機商人在銷售口罩,手上一疊,單賣一片要價 20 泰銖。進入會場的公路旁,小蜜蜂們也成群結隊準備接送各位進場,單次一趟 80 泰銖。和官方合作的越野機車騎士,身上都穿著印有大山 logo 的背心,曾體會音樂節入口到公路之間的距離、人潮與車流者,絕對會認為這 100 泰銖花得值得。

▲在公路旁伺機等待的接駁摩托車隊,穿著官方認證的綠色背心。

▲大山音樂節入場處作柵欄狀。

大山音樂節的魅力

有泰國最大音樂節之稱的大山音樂節,為何能吸引這麼多人?即使交通如此困難也在所不惜?

大山音樂節的各個環節都非常「在地」。光是演出名單就囊括了全泰國,不分流行、獨立、天上、地下的音樂明星。

在最深處的主舞台摩天輪(Ferris Wheel Stage),從下午五點開始祭出 Slot Machine、Getsunova、Lomosonic 等搖滾天團;泰國最紅的嘻哈組合 Thaitanium 也在此登場。而另一個大舞台——牛舞台(Cow Stage)也有「情歌王子」Aof Pongsak(因其舞台騷度,私心評作『泰國張國榮』)、「烏克麗麗王子」Singto Numchok(紅髮艾德到泰國演出時,也要特別找他拍影片做宣傳)、選秀成名的 Peck Palitchoke(從舞台表現到打扮,可見韓流的影響)、邀請盧廣仲同台的 Stamp 等等,有廣泛流行度的唱作人、樂團、偶像與歌手。

這兩個舞台到了晚上便會擠滿數萬人,宛若戶外演唱會般,揮舞手上由泰國啤酒 Chang Beer 贊助的綠色螢光棒,每首歌幾乎都能大合唱。而在另一頭又是別種風景,近入口處的蛋舞台(Egg Stage)、雞舞台(Chic Stage)與黑舞台(Black Stage),安排了各種乖戾、破格、個性特出的海內外獨立樂隊,譬如結合電子聲響的 ska 大樂隊 Srirajah Rockers、玩 synth pop 到位的 TELEx TELEXs、緩飆(slowcore)組合 FWENDS、以及今年來過台灣的 nu metal 樂隊 Bomb At Track 等等。

用台灣的狀態來想像,這個音樂節包山包海的廣度,好比一邊集滿了五月天、頑童、徐佳瑩、盧廣仲、方大同,另一邊又排了 Flux、LEO37+SOSS、落日飛車、U.TA 屋塔、血肉果汁機那樣。甚至中間還有 EDM 舞台——Pepsi Dancing Stage(DJ 台設計很像巨大的小小兵),徹夜放送電音舞曲。只不過這個舞台就擺在露營區旁邊,實在讓人困惑在這紮營的泰國人是否都不用睡?

▲第一天早上還沒有演出前的摩天輪舞台⋯⋯

▲到了晚上就變成這樣了。

有人潮就有贊助商

除了上述的演出內容,還有經常傳出嗆辣嘻哈節奏,滿二十歲才能進場的 Akojorn Pub;以及擺上一隻恐龍吉祥物,最「俗擱有力」的樂團、電音、舞蹈齊發的 Rum Wong Bar。這裏,簡直是泰國通俗音樂文化的總集合體!而為這些通俗娛樂再加分的,是音樂節以「牛」為主體,並深度運用「農場」符號的設計風格。

大山音樂節的入場處作成柵欄狀,場內樹蔭處則擺滿了可坐可躺的稻草磚,舞台命名也包含牛、雞、蛋。攤位成功把泰國豐富的夜市文化融入其中,燒烤、煎蛋蓋飯、冬蔭功(泰國酸辣湯)等,有時花 60 泰銖就能吃到(這裡可是音樂節阿!)。

▲滷雞肉米線,還可以加雞爪,記得一碗不到 100 泰銖。

今年大山的舉辦場地,位在平時是高爾夫球度假村的 The Ocean Khao Yai。被樹林環繞的 L 形草皮地域,給你深入日本富士搖滾音樂節那樣的山林幻覺,實際上整個場域都是開闊的平地,來回走動並不費力,也不會有換場塞車的狀況。只消熬過第一天入場的辛苦,一進到會場就能投入音樂、美食的嘉年華。

大量的人潮自然會吸引到贊助商,門票僅需 2000 泰銖的大山音樂節,有強而有力的飲料贊助商。大山的每個舞台旁邊都會有百事可樂、泰啤 Chang Beer、泰國威士忌 Blend 285 的攤位,其中尤以百事可樂為首,四處可見「Pepsi」字樣的旗幟、logo。進入會場時不能帶水,而場內唯一有賣水的就是百事可樂的攤位(10 泰銖一瓶,還可以用 60 泰銖加購百事可樂杯),可見他們能從這活動獲得多大的消費市場。

除了飲料商,僅弄得一個攤位的品牌也祭出奇招。譬如牙刷品牌 Berman 就有一台牙刷鬥牛機;泰國知名的媽媽泡麵也可現場沖泡;罐裝咖啡商更是直接在現場一罐一罐送給路人試喝(恰好現場幾乎沒有賣咖啡的攤)⋯⋯。所有體驗都在現場完成,不會只是攤開商品擺著。

▲從早到晚都有人在玩的牙膏鬥牛機!

強大的內需市場

Youtube 甫公布 2017 年全球最熱門影片,第一名是 GMM Grammy 旗下的泰國搖滾樂團,Cocktail 的主唱參加泰國版《蒙面歌王》的影片(演唱曲目是張學友〈只想一生跟你走〉的泰語版。他們今年也有到大山表演)。其名次比紅髮艾德的〈Shape of You〉、女神卡卡的超級盃中場秀還高,絕非意外。

只消走過這麼一趟大山音樂節便可以體會到,泰國令台灣音樂界羨慕的流行音樂內需市場。他們打出以國內音樂人為主的名單,便可擁有吸引七萬人購票的魅力(甚至盛名遠播國際)。對於在台灣玩團的人來說,或許也會羨慕他們佔據摩天輪主舞台最長、樂迷最多的表演者,幾乎都是搖滾樂團。

泰國人對音樂娛樂的熱衷,不僅反映在音樂節的萬人大合唱中,若你把主舞台的樂人名字拿到 Youtube 搜尋,隨便一查都有點閱率破億的泰文歌。有意思的是,無論流行、獨立,大舞台或小舞台,樂團或個人,泰國音樂人都挺熱衷於翻唱西洋流行歌。就我在大山有聽到的翻唱曲目就包括:Bruno Mars〈That’s What I Like〉、Mark Ronson〈Uptown Funk〉、Chainsmokers〈Closer〉、Amy Winhouse〈Valerie〉⋯⋯。

前文曾提到的 Bomb At Track,今年在台灣演出時曾翻唱 Limp Bizkit 的作品,因而被一些台灣人嫌棄為「翻唱團」。如今看來或許是文化差異所致,因為在泰國演出時穿插翻唱曲,是很平常的事。

▲「烏克麗麗王子」Singto Numchok 在牛舞台演出,牛舞台的特色是舞台上的牛眼睛會隨歌曲作變化。

缺席大山的搖滾巨星

最後我想提一個故事,一件我在泰國一直聽到的時事。

泰國最紅的搖滾樂團 Bodyslam,今年在大山音樂節缺席,原因是主唱 Toon,在 11 月開始了他最後一回合的「一人一步」公益長跑計畫。

以泰國最南邊的勿洞(Betong)為起跑,泰國最北邊的美塞市(Mae Sai)為終點。2,191 公里的路程,Toon 預計要跑 55 天,並在過程中募得 7 億泰銖,捐給全泰國共 11 間醫院添購設備。

儘管身材精實,滿臉鬍髭的 Toon 確實很有魅力,但泰國社會對他的長跑關注熱度簡直非比尋常。不過就是個樂團主唱的公益活動嗎?怎麼每個人談起來他來,都像是信徒提到摩西下山那樣眼神發亮;就連十世泰王也特地舉辦儀式,御賜禮物給這位音樂人?

我們不妨回顧一下泰國的二十一世紀史。從 2005 年起,泰國歷經了十年的「紅黃衫軍」壁壘衝突,並在 2014 年以軍人政變作結。歷史上已翻修多次的泰國憲法又再次被推翻,到了 2016 年,連在位最久的泰王拉瑪九世都過世了。

社會動盪,浮動的人心急須精神寄託,公眾形象甚佳的 Toon 的公益長跑,儼然成了泰國人心中的光明象徵。

但我們也可以有另外一層面的看法。

Bodyslam 是泰國最大影視娛樂集團 GMM Grammy 旗下廠牌 Genie Records 的樂隊,而大山音樂節也是 GMM Grammy 與 GAN 合力主辦的。GMM Grammy 在泰國的娛樂產業市佔率超過七成,影視領域無孔不入——電影、電視、廣播⋯⋯鋪天蓋地的宣傳能力,是這位被神格化的搖滾巨星身後那條業界巨龍的實力。泰國有政治上的壓抑與衝突,也有娛樂上的熱錢與歡醉,當我們驚豔於大山音樂節以及泰國流行工業的壯麗時,莫忘這些,讓這棵參天巨木得以壯大的條件。

(本文感謝顧問 Anber、薑黃以及泰國導遊薇薇的貢獻。)

文章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