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焦點 > 【活屋十講回顧】要為家鄉做些什麼?告五人:我們的歌有宜蘭的氣息 但沒有目的
【活屋十講回顧】要為家鄉做些什麼?告五人:我們的歌有宜蘭的氣息 但沒有目的

【活屋十講回顧】要為家鄉做些什麼?告五人:我們的歌有宜蘭的氣息 但沒有目的

2018-07-18 ‧ Blow吹音樂

面對家鄉的聲音、音樂場景,我們如何記憶、理解並產生行動?來自嘉義的覺醒音樂祭的主辦人與宜蘭樂團告五人給出了不一樣的答案。

活屋十講七月場,主題討論城市與家鄉,邀請講者是在嘉義打造出大型音樂祭「覺醒音樂祭」的顏廷憲,以及團員中有三位宜蘭人的告五人。講座開頭,主持人小樹先請雙方分享小時候在各自家鄉的音樂場景是什麼模樣。

▲顏廷憲(左)、告五人(右)

自認過了雪山隧道就沒知名度的告五人主唱潘雲安說,他高中的時候,宜蘭只有一個地方可以買吉他、練團,那是四分衛的技師開的樂器行「搖滾阿明」。以蘭陽溪為界,分成西南(羅東)與西北(宜蘭)兩派的音樂人為了搶學校社團經費,常起衝突,他不禁大喊:「宜蘭都已經這麼小,這麼沒資源了還要分。」另一位主唱犬青年紀較小,對於派系衝突的歷史並沒有記憶,不過住海邊的他仍感受到,自己的台語腔調和宜蘭其他地方的人不一樣。而被大家戲稱「田僑仔」的鼓手林哲謙,記憶中的宜蘭聲音是蛙鳴。家在田邊,可以盡情練鼓,跟蛙鳴比大聲。

五人的吉他手班長不是宜蘭人,但他觀察三位宜蘭夥伴,發現宜蘭人的節奏很緩慢:「早餐一定要吃麵食,米飯還要很軟爛。」潘雲安與犬青在旁直點頭,前者還搶麥克風說他算過,宜蘭的麵店超過五百家!之前和老王在宜蘭共演的時候,也會推薦他們去吃麵。

▲(設計旁白)潘雲安:麻煩顏老闆多多照顧告五人了。

顏廷憲則提到,七、八年前他還在玩團時,嘉義就有地方買樂器、練團,只差沒有地方表演。他會參與覺醒音樂祭的草創期,即是想讓大家有個地方辦成果發表會。為了舉辦第一屆覺醒,他們走遍嘉義的雞肉飯店要贊助(大家開玩笑說告五人也可以跟宜蘭的麵店問贊助),籌了兩萬初頭的經費,結果光舞台後的帆布就被凹了五千塊。

如今覺醒已非當年只有一個舞台,給當地樂團做成果發表會的規模。2015 年請伍佰回「嘉」後,覺醒名號大開,甫結束的 2018 年第 9 屆不僅有九個舞台,還結合了鬼屋、恐龍展、AV 女優組成的偶像團體見面會⋯⋯等等。團隊甚至接了嘉義的跨年晚會,同樣的錢辦成三天的音樂節,人潮較過往更多。他回顧覺醒一波三折的歷史,包括:團隊理念不合分裂、兩次颱風襲擊——2012 年的颱風讓場地在演出前一天變成湖,得請出全嘉義的抽水車救;2017 年則吹垮一個舞台,於是他們決定將音樂祭的時間從 8 月慢慢提早到 6 月。

無論是嘉義或者宜蘭,樂團、音樂祭在過去多半不被政府、長輩視為正事,顏廷憲說在 2013 年以前他的名字和覺醒、Wake Up 都是嘉義政府的黑名單,他們還曾經偽裝成「流浪動物講唱會」辦音樂祭。潘雲安則感慨,後來看到宜蘭音樂祭都是外地人辦的,表演團也沒有宜蘭團,心情上十分複雜。

▲告五人與顏廷憲到台下參與中場的觀眾討論時間

被問到要為家鄉做些什麼,顏廷憲雄心壯志依舊:「我現在更貪心,把 Wake Up 弄更大就好。」他想持續把國內的樂團送出去,國外的團邀進來,產生更多國際交流。以嘉義為基地,在台北設辦公室,為台灣要更多資源。

告五人則有另外的看法。潘雲安說小時候他曾參加雪隧的開工典禮,去跳舞龍舞獅。真看到雪隧開通時心裡既感慨又開心:「我看到就業但看不到山林。」雪隧開通前,宜蘭與世隔絕;雪隧開通後,民宿越開越多。他並不會想在宜蘭變紅,而是會持續在外地發展,讓宜蘭維持對於自己仍是安全、舒服的故鄉:「我希望(宜蘭)停留在,夏天有蟬聲蛙鳴,小時候能看到螢火蟲的時候。」

每天上屋頂呼吸宜蘭的新鮮空氣,跨開雙腿吃麵不必在意眼光。有觀眾問潘雲安,會不會關心宜蘭的土地議題。他說自己會把答案寫進歌裡,告五人的歌會有宜蘭的氣息,但對宜蘭沒有目的。

文章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