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焦點 > 一生的第一次——2018TC室內樂.初道內心風景
一生的第一次——2018TC室內樂.初道內心風景

一生的第一次——2018TC室內樂.初道內心風景

2018-08-07 ‧ 陳安駿

Taiwan Connection(TC)去年復出臺灣樂壇,今年正式推出第一屆國際室內樂節,其首場演出、也是TC本年的開幕之作,於8月4日由音樂總監胡乃元信步登上舞臺開場:延續TC多年來的小傳統,他一人一琴,為全場聽眾略為介紹曲子背景、示範主題、提點轉折,暖起場子、也暖起臺下人們共有的TC回憶——其實本次國際室內樂系列之一「布拉姆斯的內心風景」所演布氏兩首弦樂六重奏,其中的第二號也正是2004年TC初創時選擇的重量級曲目之一。

相較以往,這回TC請來更多國外音樂名家,由曾任紐約愛樂中提琴首席的紐鮑爾(Paul Neubauer)、首爾大提琴家梁盛苑、邁阿密四重奏創始人大提琴家羅賓遜(Keith Robinson)、法國丹奈爾四重奏創始人丹奈爾(Marc Danel),與中提琴家李捷琦和胡乃元組成演繹六重奏的堅實陣容——這是胡乃元在國家演奏廳的初登場,也是筆者在此聆賞室內樂的初體驗,因緣和合,眾多的「第一次」就要在此發聲。

布拉姆斯的第一號弦樂六重奏(Op. 18)在帶有早期浪漫況味的第一樂章裡展開,其實對還不習慣六重奏的筆者而言,這種器樂「合唱」乍聽之下是有點參差的,舒伯特風格的柔美樂聲,剛好慢慢摸順耳道、磨掉毛邊,六把樂器的振動交錯漸次翳入當下空間、共時而鳴。就筆者在廳中偏於右後的位置聽來,TC此間各別樂器之間溝通的細密度,猶又勝於齊奏的聲勢,先是中提琴與大提琴綿長地互訴其琴/情,之後旋律焦點又轉往小提琴一方,身材最為高大、穿著三件式西裝的丹奈爾時而側身靠向夥伴身旁傾聽,時而擺動身體、攏起雙腿,在聽覺、也在視覺上融入六人共奏的場域,顯得格外醒目。第二樂章一轉前情,勃發英雄氣概的磅礡,復施以變奏,現場聽之,蓋無怪乎論者有云其為「貝多芬式」的主題,全副精神為之一振,起而投身第三樂章詼諧曲的輕盈歡快,至第四樂章之輪旋曲,除了與第一樂章呼應、相仿的主題,又有海頓筆法的明亮感,TC六位名家愈形入神,把後人暱稱為「春」的六重奏發揮得明媚、健壯兼而備之,幾近滿座的臺下喝彩大鳴。

中場休息後登場的第二號弦樂六重奏(Op. 36),創作時間雖與第一號僅僅相去4年,卻完全是另一番況味:從中提琴的第一音開始即貫串整個樂章的雙音主題,反複的半音輪迴砌成壓抑的不安,如不散之魂圍繞全曲的,許是布拉姆斯對於「一生一次,卻未能圓滿」的複雜情愫:因創作而在最後時刻放棄的婚姻,對已然相許的彼此不啻都是嚴重的傷害,布氏難以再言的掙扎,化為情人名字(Agathe)的相近音名,構成著名的「阿嘉特主題」(A- G- A- D- H- E,D為t的音名化,H在德語音名中即為B的還原音)——故事看似纏綿悱惻,現場真聽一回,才知其悶塞,實與雙音主題「相輔相成」,經過臺上六把弦樂器的緊密疊加,旋律少、對位多,簡直有如當代嚴肅作品糾纏耳際——也許這才是布拉姆斯室內樂曲真正迥異於管弦樂曲的「內心風景」,「撞牆」之情,可謂不言自明。

對筆者來說,第二號弦樂六重奏的拉扯緊繃,直到安可曲——紐鮑爾出線大展琴藝的兩首吉普賽風味短篇,才算真得一解——這樣的曲思雖與布拉姆斯的匈牙利舞曲有些牽絲帶縷,演出的形式與風格卻是大相逕庭,頗有意外驚喜,亦可視作向布拉姆斯曾經巡遊各地演出的那段年少過往,致以遙遙的敬意,復為這個組合接下來的多場節目,埋下了非僅止於布拉姆斯的趣味與期待。

2018TC音樂節更多場次,詳情請見官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