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焦點 > 台灣一代指揮名家陳秋盛離世
台灣一代指揮名家陳秋盛離世

台灣一代指揮名家陳秋盛離世

2018-04-09 ‧ 洪雪舫

在台灣享有盛名的指揮名家陳秋盛於今日(4/9)晨間睡夢中溘然離世,樂壇一陣沈痛,陳秋盛在擔任台北市立交響樂團團長的數年間,推動許多與他國樂團交流的機會,退休後更是栽培了如指揮家簡文彬、呂紹嘉等多位當今活躍於樂壇上的音樂家們。

MUZIK在No.40期與陳秋盛的訪談中,問及他對簡文彬及呂紹嘉兩位的看法,他回應:「呂紹嘉跟簡文彬有一個共同的特質──他們都是很好的鋼琴家,熟悉一種樂器對指揮而言是很重要的,我也是藉由他們的演奏中看出他們具有指揮的能力。」原來是在兩位演奏樂器的過程中,慧眼獨具的陳秋盛便在其中為台灣樂壇挖掘出了珍貴的寶藏。

而在他個人的指揮生涯中,「嚴厲」是陳秋盛的指揮風格,他認為:「指揮沒什麼好溝通的。」乍聽之下有些「鴨霸」,但並非指「用極端強勢的方式來對待樂團」,雖然在指揮台上樂團必須聽從指揮,但必須要保有人與人之間的尊重,懂得「硬話軟說」,用道理來說服音樂家遵從自己的詮釋。把音樂建立在「合作」的基礎上,「指揮必須要有這個觀念才能夠創造出美好的樂音。」

雖然在指揮台上叱吒風雲,但退休走下指揮台的陳秋盛仍有許多「平凡」的嗜好:「很多喔!我這人遇到喜歡的事情 就會很入迷,像是釣魚、收集古玩、種植盆栽等等。」而這些興趣也為他的生活帶來了許多趣事:「像是我曾經送給俄國指揮家泰密卡諾夫(Yuri Temirkanov)一尊古代的馬俑,他相當喜歡,結果之後他亞洲巡迴要來台灣,人還在日本就打電話問我還能不能給他一尊, 因為他原本的那尊放在辦公室,沒想到有一天俄國總理普丁(Vladimir Putin)來,就把它給帶回去了!」或是擔任南非開普頓交響樂團的客席指揮時,他就曾教導當地貴婦如何製作盆栽,隔年回到開普頓時,那些盆栽都已經長得非常漂亮了。

陳秋盛說:「你可以說我做事有種『死心眼』,喜歡的東西一定要鑽研到深處,但我也認為『死心眼』才能造就成功,當初我接觸音樂、學習小提琴到擔任指揮,也都是因此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