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焦點 > 回望法國音樂黃金歲月—從法朗克到普朗克的劃世代
回望法國音樂黃金歲月—從法朗克到普朗克的劃世代

回望法國音樂黃金歲月—從法朗克到普朗克的劃世代

2018-03-06 ‧ 陳怡汝

▏閱讀時間.一首《三首常動曲》FP14、一首《搖籃曲》.9 min.


十九、二十世紀之交,被音樂史學家喻為「第四個黃金時代」。這人才輩出、諸家爭鳴的世紀末,不僅是浪漫時期的結尾,更奠基了二十世紀的現代音樂。法國傳統曲風的清澈及高雅、日耳曼浪漫樂派陽剛大器的曲風,相互交織出日後法國音樂的走向與發展。


1871年,自詡為歐陸第一強權的法國被小國寡民的普魯士擊敗,戰爭的失利激發知識分子的省思,進一步催化藝術創作上的變革。以振興法國藝術為口號的法國國家音樂協會,在此時應運而生。一方面從過去的經典作品中尋求靈感,力求復興法國音樂的特點,另一方面,鼓勵本國音樂家,演出自己的作品。

1980年後,法國音樂逐漸發展成兩個派別,一是以聖桑為首,發揚法國傳統音樂精神;另一派則是以法朗克領軍,主張學習日耳曼音樂長處,兼容傳統與現代。在兩派互相影響下,進一步造就印象樂派的形成。

法朗克的信仰告白

來自比利時,年過半百才歸化法國籍的作曲家法朗克,以一位「外來客」的身分,為法國音樂帶來新意。法朗克主張廣泛學習日耳曼音樂長處,尤其是華格納與李斯特劇前瞻性的語法,同時兼具「民族」「國際」。承受華格納影響,曲中常穿插大膽和聲、相對不穩定的「德式」段落,濃厚且神祕的音樂色彩、半音階的手法,首見於鍵盤樂器,或是,將管風琴般的音響效果放入器樂曲中表現。然而,雖受華格納影響,法朗克卻將華格納音樂裡的戲劇性,深耕成形而上的心靈表白。

著名的《前奏曲、聖詠與賦格》,可見法朗克明顯的個人特色,同時又具有巴赫與孟德爾頌管風琴曲的影子。透過旋律的和弦變化,巧妙安排多次轉調,採用循環曲式,讓音樂展現多變音色與豐富音響效果。管風琴的寫作技巧如半音階、八度和聲,簡短的主題動機等都融合在此曲中。全曲以一種平和的心境喃喃祈禱、與上帝對話,隱晦將宗教的複雜情感與信仰化作純淨樂音。即使直至晚年才成名,卻未一味追隨仿效巴哈的聖詠形式,反倒一點一滴匯聚創作能量。這股來自信仰的力量,反映出法朗克音樂中純粹卻不簡單的音樂情感。

以樂作畫的蕭頌

法朗克於巴黎音樂院任教期間,大膽獨特的音樂創見受到不少學生擁護跟隨,蕭頌即是當時「法朗克黨」的其中一員。家境優渥的蕭頌最初畢業於法學院,然而對文學藝術的熱愛卻遠大於法律。藉由在巴黎沙龍發表詩作和畫作的機會,和音樂家、藝術家多元交流,豐富了創作內涵與層次。

1880年,轉換跑道進入巴黎音樂院拜馬斯奈(Jules Massenet)為師,更私下找法朗克學習,精進作曲實力。擔任國家音樂協會秘書期間,蕭頌積極推廣法國音樂,更是慷慨金援當時包含德布西在內的多位年輕音樂家。

創作初期受老師馬斯奈法朗克影響,旋律優雅富音樂性;同時,受到華格納的影響,擅長運用厚重和聲和多變節奏發展旋律。父親去世後,蕭頌開始接觸俄國象徵主義文學,風格趨向戲劇化。一生創作數量不多,最著名的莫過協奏曲式的作品《詩曲》《詩曲》原是以俄國文學家屠格涅夫(Иван Сергеевич Тургенев)的小說《愛情與勝利的詩篇》而寫的標題音樂。以這部描述魔法世界的幻想愛情故事為背景,《詩曲》以神祕且緩慢的管弦樂序奏,附和小提琴喃喃的畫出情境,主題寧靜優美帶有冥想感,企圖用音樂營造出優美、詩意的情境;並且運用簡潔的古典手法,在連續十六分鐘不間斷的音樂中,交錯出憂鬱、內斂與炙熱等多種情感面相。

法國印象樂派奠基者─佛瑞

十九世紀中葉後,某些法國主流音樂家開始迴避創作交響曲、協奏曲等十八世紀德奧地區發展出的音樂形式,企圖擺脫如「法朗克黨」過度日耳曼化的表達方式。從聖桑開始,作曲家企圖擺脫德國影響,漸脫離浪漫樂派的和聲和結構創作手法。師承聖桑、原國家音樂協會成員的佛瑞,眼見協會日漸傾向日耳曼化,於1909年成立「獨立音樂協會」。不用日耳曼調性音樂式厚重、充滿張力的語法,反以強調法國調式音樂的靜態與多彩。

佛瑞作品多小品及歌曲,尤愛好透過鋼琴曲表達聲音的情緒與層次。從前奏曲、敘事曲、夜曲與船歌等樂曲名稱,可知其深受蕭邦影響。但佛瑞只沿用曲名而非沿襲風格,在多樣性和豐富度上仍獨樹一幟。去掉誇張風格與大膽和聲,轉化為饒富法國風情的委婉與優雅細緻。著名的《敘事曲》有著法國文化輕薄短小的美感,與「希臘化」般的澄澈平衡,連鋼琴之王李斯特都認為此曲太困難;可見,技巧容易表現,深層的音樂內涵反倒難以詮釋。從十九跨越二十世紀,佛瑞一生目睹孟德爾頌、蕭邦、華格納、布拉姆斯等浪漫樂派名家,直至新古典主義之史特拉汶斯基及荀白克等人音樂主張,佛瑞卻不為所動,堅持走自己的路。在印象樂派開花結果前,扮演了最具影響力的人物。歷經半世紀的時間,終於在十九世紀末開花結果,在德布西和拉威爾身上,找到真正屬於法國人的聲音。

▏普朗克無限魅力的本能音樂

在法國印象樂派茁壯之際,出現一群志同道合的作曲家─米堯(Darius Milhaud)奧乃格(Arthur Honegger)、普朗克(Francis Poulenc)、奧里克(Georges Airic)、杜瑞(Louis Durey)與泰勒費耶(Taileferre),共同反對浪漫主義、模糊且過度繁複的印象樂派,一同被音樂評論家亨利柯萊(Henri Collet)稱為「法國六人團」。此團以薩替(Erik Satie)為精神導師,主張如十八世紀的美學觀點─「回到最初」。以直接、自然清新的音樂形式,偶摻入爵士節奏,走向新古典音樂風格。一生從未受過正式的科班教育,普朗克的作品沒有嚴格的形式,卻流漏出自由不拘的優美特質。

他曾說過:「我的標準就是本能。我沒有主義,並以此為耀。我沒有任何作曲法的體系。靈感是神祕的東西,無必要說明。」以此可知,普朗克的作曲態度隨性,且創作類型相當廣泛。其中,歌曲和室內樂可謂其創作的精華。為鋼琴和管樂所寫的六重奏,以鋼琴扮演居中協調的角色;管樂器和鋼琴間亦趣亦諧的互動,充滿個人特色與巧思。不僅旋律線條優美,也呈現新古典主義作品的豐富度,屬普朗克最受歡迎的室內樂作品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