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焦點 > 國王也能生孩子?表演藝術裡的性別不分
國王也能生孩子?表演藝術裡的性別不分

國王也能生孩子?表演藝術裡的性別不分

2018-05-21 ‧ Qbo 藝文頻道

講者/杜思慧(樹德科技大學表演藝術系助理教授兼系主任)

記錄編輯/洪瑞薇 圖/中山大學劇場藝術學系提供

中山大學劇場藝術學系於2017年11月17日舉辦「假鳳虛凰之外:性別倫理與戲劇藝術論壇」,在主持人許仁豪的邀集之下,多位劇場學者與創作者齊聚對話,分享他們的學術研究或藝術創作與性別的關係。會中之內容節要,即日起將於「Qbo藝文頻道」陸續刊載。

「帽子一戴變一人,國王也能生孩子。」這是杜思慧於2008年自編自導自演的獨腳戲《不分》所得到的網評。那是她留美學習劇場表導演返台後的第十年。

《不分》裡的她,既是Shihue、又是Andrea,也是拉夫拉夫人。透過這個詼諧的、帶點後設的作品,她想嘗試的是一個演員對於角色的不分,同時也在戲中討論「不分」。按她的形容是,「像把洋蔥切開了去炒菜,即使最後回不到原狀,但是你知道它是個洋蔥,這樣的一種很融合的感覺。」

一開始挑起這樣的主題,其實並不那麼關乎性別,而是想講情感中的分離狀態,在她自身的經驗裡,不單單只有愛情,與家庭的關係或是跟自己的關係,其實都一直處於一種——分開又在一起、分開又在一起的虛實交錯的狀況。在對這樣的主題發生興趣的同時,又恰巧讀到了張娟芬在《愛的進行式》裡提及的「不分」這種女同志角色,以及一本叫做《不分》的大陸小說,於是把這些遇見整合在一起,在第四屆的女節中,演了《不分》這樣的故事。這也是她接手主辦女節的起點。

此前,她於2004年第三屆的女節中,參與了徐堰鈴的導演處女作《踏青去》。最初是策展人傅裕惠提議來演開檔褲劇團(Split Britches)的某個成名作,大夥兒討論了一番,思索為何要演別人的作品?於是有了屬於自己的《踏青去》。演出氣氛之熱烈,幾乎掀翻了皇冠小劇場的天花板。同一屆中,Split Britches首度來台,帶來重量級的閉幕演出,並與台灣在地的劇場工作者合作,參與了該次workshop的成員,成了威力十足的種子,於往後的十幾年間發散出去,在不同領域裡做了許多與女性、性別、同志相關的研究、倡議及表演等。

▲徐堰鈴的導演處女作《踏青去》 圖/莎妹劇團提供

傅裕惠、秦嘉嫄、許雅紅等人自1996年發起每四年一度的女節,辦完了三屆後想喘息一下,交由杜思慧與藍貝芝來接棒。2008年第四屆的女節,除了有《不分》的演出,也邀請到倫敦「即場藝術推廣協會」(LiveArt Development Agency)執行長Lois Keidan帶著她的重要作品來台,同時引介多部英國前衛女性表演創作者的影片,推出「女人眼女人:英國女性表演影片展」。該屆亦舉辦了「當代表演創作工作坊」、「女人製造女人演╱研討會」等。

2012年第五屆的女節,同樣由杜思慧等主事,在策展上開始進入一種比較明顯的討論:關於以非傳統的、叛逆的、女性的(心理╱生理認同)、性別的、懷疑的、想像的、沒人說過的、無法歸類的等關鍵字,向各方提出邀請。這一屆也首次舉辦了公開徵集,其中包含了如今炙手可熱的編劇簡莉穎,其《妳變了於是我》為當年的亮點節目之一。

2015年重演《踏青去》,起初杜思慧一度覺得很猶豫:這個重演有辦法重現當年那個熱烈到天花板掀開的感覺嗎?關於演員自身、或者社會氛圍的轉變,在如今這樣已然很開放了的年頭,是否還需要再去討論同樣的問題?後來,她依然在排練的過程裡,感受到某種奇妙的連結:在首演的彼時與重演的此刻之間,有些事情似乎仍然是懸而未解的。

在2017年甫結束的第六屆女節中,杜思慧做為導演、藍貝芝做為演員,與更年輕的許芃一起合作了《馬利亞情竇初開》。這個作品已經不再談論認同,而是更進一步往上探尋:自我的信仰是什麼?

回顧這一路上的種種參與,杜思慧觀察到,在那些嘉年華會式的匯演裡,大家在宛若參加party的一種氣氛當中,似乎也真的都從這個party裡頭帶走了一些什麼,爾後自己再去做更深的耕耘。而時至今日,再也沒有什麼戴不戴帽子的問題了——只有想不想、以及怎麼做。

文章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