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焦點 > 在巨人的肩膀上,引頸前行——新任藝術總監邱瑗談NTT 2018巨人系列
在巨人的肩膀上,引頸前行——新任藝術總監邱瑗談NTT 2018巨人系列

在巨人的肩膀上,引頸前行——新任藝術總監邱瑗談NTT 2018巨人系列

2018-08-10 ‧ 連士堯

▲ 首圖:臺中國家歌劇院(NTT)藝術總監邱瑗


今年臺灣表演藝術界十分熱鬧,在10月高雄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正式落成開幕後,國家表演藝術中心旗下的「三館一團」終將全數到位,同時,上半年也重新確立了各館所的藝術總監之位, 愛樂者相當熟悉、擔任國家交響樂團(NSO)執行長一職長達12年的邱瑗,於6月1日接下臺中國家歌劇院(NTT)藝術總監的棒子,為臺中表演藝術生態帶來另一番新的氣象。在甫上任的2018下半年,即將迎來的就是NTT第二年的「巨人」系列,要如何帶領觀眾,站上巨人的肩膀前行?邱瑗自有一套心法。


「巨人」的多層意義

去年NTT開啟「巨人」系列時,喊出的口號是「與巨人相遇」,邀請了眾多表演藝術名家如舞蹈家林懷民、赫佐(Christian Rizzo)、孫尚綺、鋼琴家向井山朋子、劇場導演克雷莫夫(Dmitry Krymov)等,以「巨匠」為主軸,強調將帶來他們長期藝術轉變的過程。然而若翻開今年的「巨人」系列安排,會發現比起強調「個人」,本次更注重「團體」,像是巴黎市立劇院、拉斐爾藝術合作社、人力飛行劇團、明華園等,皆是以團體的角度切入。究竟「巨人」的定義為何?

對此,邱瑗認為,「巨人」其實是可以有多層意 義的:「就拿《齊格飛》來說好了,你可以因表現手法視拉夫拉前衛劇團是『巨人』,也可以從音樂角度看,認為華格納也是『巨人』。但如果往前回溯華格納的創作史,『齊格飛神話』也可以說是『巨人』之一,這就是多層看待的意義所在。」因此,不論是核心創作者、演出人員或是文本,都有值得持續探尋的主題,這也是表演藝術之所以能夠歷久彌新的重要原因。

▲ 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指揮楊頌斯®Peter Meisel(BR)

臺中獨佔《春之祭》

在今年的巨人系列中,除了已連演第三年,今年將端上《指環》重頭戲的《齊格飛》外,純音樂類節目,還有愛樂者眾所期盼的「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Bavarian Radio Symphony Orchestra,簡稱BRSO), 今年再度以指揮大師楊頌斯(MarissJansons)領軍,並且也將是首次於台灣的「三館」聯合巡演,勢必引起又一陣的「BRSO熱」。

比較特別的是,BRSO幾乎是準備了兩套曲目,分配在台灣三地中, 而臺中場除了演出德弗札克第七號交響曲外,還有「獨佔曲目」——邱瑗十分興奮地表示:「想聽楊頌斯與BRSO詮釋的史特拉汶斯基《春之祭》,這次來臺中就對了!」近幾年來台,楊頌斯與BRSO端出的多半是後浪漫時期的曲目,繼兩年前的《火鳥》組曲後,這次將進一步帶來史特拉汶斯基開拓當代音樂語彙的經典《春之祭》,指揮大師的獨到觀點與德國名團的高超技巧,樂迷不得不親自到訪,才得以知曉。

▲ 奧地利林茲國家劇院芭蕾舞團《小美人魚》

世界共通的「人性」探索

今年「巨人」系列的三檔舞蹈節目,不約而同地皆有濃厚地「東方元素」。首先在11月第一個週末,大劇院搬演的奧地利林茲國家劇院芭蕾舞團《小美人魚》,編舞家是來自臺灣的林美虹;林美虹自小習舞,曾就讀義大利羅馬國家舞蹈學院,之後更赴德國福克旺學院學習,目前則擔任奧地利林茲國家劇院舞蹈總監,風格獨特的她,曾獲眾多德奧地區重要獎項,本次的《小美人魚》,更得到了奧地利國家音樂戲劇藝術獎。

11月的首週週末十分熱鬧,在中劇院則會上演陶身體劇場的《5》&《9》,此團由編舞家陶冶創立,最為人津津樂道的即是「數字系列」, 目前已有《2》、《重3》、《4》、《5 》、《6 》、《7 》、《8 》、《9》等作,本次要演出的《5》是將5名舞者交纏為一體,時而鬆脫、時而緊繃,展現出個體與群體之間的對話,《9》則是藉由9名舞者不間斷地跳動,讓觀眾從混沌亂數中,發現當中暗藏規則,呈現出亂中有序及不斷變換的流動視覺畫面。

而到11月底、12月初之際,台灣舞蹈大師林懷民則會帶來「雲門45週年林懷民舞作精選」,去年,林懷民拋出將於2019年卸下「藝術總監」一職的震撼彈,讓許多雲門的老舞迷們皆十分不捨,今年雲門舞集特別將林懷民過往的代表作,包含《水月》、《行草》、《白水》等的精采段落, 特別推出「精選之夜」,就是要讓大家能夠一口氣看透林懷民數十年來的舞蹈精神,接觸其舞作當中的獨特美學。

▲ 白水 ©劉振祥

雖說三個舞蹈節目皆有「東方」元素,但邱瑗認為表演藝術其實「不分東西」,世界共通的語言,就是對於「人性」的探索:「像是《小美人魚》,原本就是安徒生的童話,而且林美虹演出的是原版結局,也就是最後美人魚變成了泡沫,雖未能實現夢想但卻獲得了救贖。」這樣的共同主題,才會是這些舞蹈家的作品,能夠超越國籍,持續受到世界舞台注目的一大關鍵。

▲ 巴黎市立劇院改編了諾貝爾文學獎作家卡繆的作品《圍城》

時俱進的「劇場」

對於今年「巨人」系列中所包含三檔戲劇作品,邱瑗引用了她以前寫音樂劇專書時,提到的一個現象:音樂劇之所以能夠持續廣受大眾歡迎, 主因就是他們會持續使用最新的劇場技術,來吸引觀眾的目光:「而我也很開心發現,今年引進的三檔戲劇節目,也都有這樣的特點。」

巴黎市立劇院的《圍城》,改編了諾貝爾文學獎作家卡繆(Albert Camus)的作品,將獨裁者及其女秘書冠以「瘟疫」與「死亡」之名,明喻大眾在極權暴力下,會產生的各種反應;拉斐爾藝術合作社的《美國民主》,則是一齣相當難翻譯「劇名」的作品, 邱瑗表示:「此劇原名是Democracy in America ,直譯就是『民主在美國』,然而這太讓人會誤以為是一齣講『美國民主發展歷程』的劇,其實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美國民主 ©GUIDO MENCARI2

《美國 民主》是由法國政治思想家亞歷西斯. 德.托克維爾(Alexis de Tocqueville) 的《民主在美國》出發,探討的是法國式的民主與美國式的民主在本質上的差異——法國民主來自希臘悲劇的歌隊傳統,美國民主則是由清教徒認為新大陸為「應許之地」而生;因此在此劇中,是以「清教徒農民夫妻」與「美洲原住民」接觸做為故事主線,探討兩個異文化在彼此接觸時, 會產生種種好壞的化學反應,邱瑗表示:「因此這個劇名的『民主』, 事實上是一個反諷詞,很難直接翻譯它,所以我們只好把它寫成《美國民主》,但在標準字設計上,『民』這個字就歪一邊,代表這個民主其實歪了。」

除了這兩檔外國劇碼外,台灣人力飛行劇團與香港一舖清唱合作的新戲《阿飛正轉》,也是邱瑗相當期待的新作,一舖清唱是來自香港的「阿卡貝拉」團,在導演伍宇烈的妙手安排下,跳脫出只有「唱歌」的傳統表演,而是以「聲音劇場」的概念,顛覆翻轉出全新表演形式:「我以前就看過他們和香港小交演出的《大兵的故事》,2016年他們也在『香港週』來台演出《大殉情》,用唱歌的形式,把史上著名的殉情怨偶,像是梁山伯與祝英台、羅密歐與茱麗葉等等湊在一起,非常有趣!」這次他們與台灣人力飛行劇團合作的《阿飛正轉》,故事大綱是在講一群初出茅廬的「社會新鮮鳥」,正好遇上七夕鵲橋的「萬鳥海選」,於是眾「鳥」需使出渾身解數,徵得此份夢幻職缺——聽起來就是相當惡搞的歡樂劇情,至於會有怎樣超乎想像的發展, 就請觀眾親自一探究竟!

▲ 許亞芬歌子戲劇坊《謎魂奇案》

「戲曲」新滋味

在今年「巨人」系列中,另外還有兩檔戲曲節目,格外吸引人注意。台灣經典歌仔戲團明華園,首次將兩齣新編劇碼《龍抬頭》與《龍逆鱗》於兩日接連演出,合為全本「王子復仇記」,是明華園近年不可不錯過的曠 世巨作;而許亞芬歌子戲劇坊的《謎魂奇案》,則揉合「錯換靈魂」與「冤案還魂」的劇碼,笑中帶淚,是新編歌子戲的創新奇作。

對於兩齣戲曲節目,邱瑗毫不掩飾她的驚喜:「從他們的表現手法來看,台灣傳統戲曲真的已經走向十分嶄新的境地。」不論是「王子復仇記」巨大結構的史詩感,或是《謎魂奇案》裡融合芭蕾、水袖等跨領域元素,皆展現傳統戲曲的雄心壯志,希望觀眾也能一起來參與他們的全新蛻變。

【詳細節目資訊請見官方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