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焦點 > 奧地利音樂教育教我的第1課:從文化與歷史,培養出的音樂教育優勢
奧地利音樂教育教我的第1課:從文化與歷史,培養出的音樂教育優勢

奧地利音樂教育教我的第1課:從文化與歷史,培養出的音樂教育優勢

2018-07-10 ‧ 楊佳恬

台灣這麼想:音樂只是一種生活的休閒娛樂,與文化、歷史沒有關係吧?

奧地利這麼說:音樂就是文化的一部分,是國家應該保障與保護的一環。

奧地利在國際上打著「音樂立國」的招牌宣傳,在各式各樣的觀光形象廣告中,奧地利的首都──維也納,也常常被稱為「音樂之都」。我自己就是為了學音樂來到奧地利,而我在這裡遇到的台灣留學生,大多數也是為了接受奧地利的音樂教育,而來到這個國家。

讓國際學生趨之若鶩的奧地利音樂學校

我的音樂求學生涯,最難忘的倒不是哪個教授教得特別好(我接觸過的教授大多都很讚,但是也有遇過經常打混摸魚的教授),而是我的母校──格拉茲音樂暨表演藝術大學(University for Music and Performing Arts Graz),整體環境就是一個令人心醉神迷的小世界村,有來自將近七十個國家的留學生,除此之外,就連教授、講師、行政人員的背景,也像個小聯合國。儘管我們有著不同的語言、不同的文化,但是,我們都為了音樂而相聚在奧地利。

▲ 奧地利第二大城Graz的市中心(Hauptplatz)

十三歲時,我以先修班學生的身分進入格拉茲藝術大學,這個小世界村,也開啟了我的眼界。有時候,上大班課時甚至看不到奧地利學生,上課的教授不是奧地利人,學生也都見怪不怪,由此可見學校中外國教授與學生的比例有多驚人了。

不僅我的母校如此,奧地利最著名的兩個城市──維也納、薩爾茲堡(Salzburg,為奧地利第四大城市)市內的國立藝術大學,名氣也比我的母校格拉茲藝術大學大多了,每年更是湧入無數的外國留學生,想盡辦法通過艱難的入學考試。

然而,奧地利的音樂環境到底有什麼魔力,能夠吸引全世界各地的莘莘學子?這就得把歷史的時間軸往前拉回數百年了。

▏將維也納打造為藝文重鎮的奧地利王朝

在二十世紀成為共和制度的民主國家前,奧地利也曾是君王制。哈布斯堡王朝以奧地利為中心,花了幾世紀,建立了跨越歐洲的帝國,現今德國、瑞士、法國、葡萄牙、羅馬尼亞、蒙特內哥羅、波蘭、烏克蘭、義大利部分地區、西班牙、斯洛伐克、匈牙利、斯洛維尼亞、克羅埃西亞、波士尼亞、塞爾維亞等等,都曾由哈布斯堡家族統治。

▲ 哈布斯堡(Habsburg)的家族成員

哈布斯堡皇室自視為歐洲文化龍頭,一步一步將維也納宮廷打造為歐洲藝文重鎮。而音樂,就是用來炫耀國威的武器(用現代的說法,就是「軟實力」)。

雖然是出自於政治考量而推廣音樂,但這些皇室成員也都是熱情的音樂愛好者,他們灑下重金聘請歐洲各地大師級音樂家到奧地利宮廷演奏、作曲,或教導王子公主。這個情況也大力帶動了奧地利的音樂產業,大量的年輕音樂家從歐洲各地湧入,希望能夠在維也納(或奧地利其他城市)得到機會、展露頭角。

皇室對音樂的熱情,也漸漸影響了其他貴族以及中產階級,出錢、出力來維持音樂活動。在這樣的環境之下,奧地利培育了歐洲音樂史上不少重量級的音樂家,許多音樂史上舉足輕重的歐洲音樂家,都曾旅居或直接搬到奧地利發展。

因此,兩百多年前,民間人士也聯手創立,維也納最著名的音樂廳「維也納音樂協會」(Wiener Musikverein),這棟擁有許多表演空間的建築物。儘管今日的維也納音樂協會也受到政府補助,但是由民間人士管理,並靠售票、拉企業贊助來維持運作的傳統仍保存至今、未曾改變。

如同我居住的城市──格拉茲(Graz),人口雖然不到三十萬,但是本地的音樂活動也十分蓬勃,也有自己的音樂協會(Musikverein für Steiermark)。格拉茲音樂協會的音樂廳,也是兩百多年前,本地儲蓄銀行贊助所建造而成。直到了今天,音樂協會依舊是純民營,依舊每週定期邀請全世界的音樂家前來演出,也是本城最重要的音樂活動推廣單位。

▏音樂,就是奧地利人生活的一部分

奧地利是個很保守、傳統、冥頑不靈的國家,有時候真的讓我又好氣又好笑。但是,在保存音樂家的遺物與作品、生活器具,以及維持傳統文化上,我又不得不感謝和佩服奧地利的頑固。

▲ 貝多芬於維也納近郊海利根(Heiligenstadt)的故居

許多數百年前的大音樂家的老家或是住所,到現在都還保留著。走在奧地利的街上,不時會看到某棟老房子外牆上有一小塊牌子,寫著哪位音樂家曾是這裡的房客、在這裡寫了哪首交響曲、哪齣歌劇。許多百年前的音樂會節目單,甚至手抄譜,也都被好好保存下來,珍藏在不同的文獻館中。直到今天,還是有許多音樂學家埋首奧地利的教堂或是貴族後代的城堡裡面,挖掘並整理著幾百年前的樂譜。

當初感動音樂家的許多奧地利景色,到現在都沒什麼改變。我個人特別傾心的景點,就是奧地利中部的鄉間溫泉小鎮巴德伊舍(Bad Ischl),這裡散發出來的奧地利氛圍讓我百分之百折服。幾百年來,這個人口不到一萬五千人的小鎮,不僅曾是奧地利王室的避暑勝地,許多奧地利的文人與音樂家都喜歡到那裡長住。

巴德伊舍的居民說著連奧地利其他市鎮的居民都不太容易理解的方言,當地的婦女在街上穿著傳統長裙晃來晃去,男人則穿著奧地利皮褲,看起來既自然又不矯情。很顯然,傳統就是他們生活的一部分。一八七○年出生的奧地利輕歌劇作曲家法蘭茲.萊哈爾(Franz Lehar,其最為著名的作品為喜劇《風流寡婦》)就是在這個小鎮度過了大半人生。他的住家已經成為了博物館,保留了當時作曲用的鋼琴,我曾有機會彈到那架鋼琴,當時的我感動不已,那架鋼琴竟然還保養的非常好!

▲ 奧地利中部的鄉間溫泉小鎮巴德伊舍(Bad Ischl)

我實際的感受到,奧地利的音樂文化以及籠罩在周圍的氛圍就是這樣一路被傳承下來。一旦體會了這個奧地利獨特的氛圍,就會為之深深著迷。對我來說,這就是奧地利為什麼如此吸引音樂人前來,最深刻的原因。


▏奧地利翻轉我的人生觀

  • 音樂代表的是一個國家的文化與歷史,音樂文化的培養不該是口號,而是需要每個人的傳承與保存。
  • 國家發展不需要一味的追求現代化的設施,許多古老的傳統與生活都值得我們細細保存。
  • 歷史與傳統,就是獨一無二的文化展現,從奧地利的歷史來看,我們同樣可以藉由這樣的文化展現發展自己。

【購書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