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焦點 > 奧地利音樂教育教我的第3課:「讀書」不是學習唯一的路
奧地利音樂教育教我的第3課:「讀書」不是學習唯一的路

奧地利音樂教育教我的第3課:「讀書」不是學習唯一的路

2018-07-12 ‧ 楊佳恬

  • 台灣這麼想:學業就是要照著規定走,升高中然後念大學。

奧地利這麼說:讀書並不是人生唯一的出路,就算沒有念高中,一樣可以考大學。

我來到奧地利的第一件事就是拜師,還有考「藝術大學」(在當時,「藝術大學」還稱做「音樂暨藝術學院」)的入學考。儘管順利的考上了藝術大學,但是因為年紀還小,只能以「先修班」(Vorbereitungsklasse)學生的身分入學。

▲ 作者的母校 奧地利國立格拉茲音樂暨表演藝術大學(University for Music and Performing Arts Graz)© The Schubidu Quartet / Thomas Raggam

▏奧地利教育告訴我:學習並不是只有一條路

一般來說,要報考大學不都需要先念完高中嗎?

沒錯!一般來說,高中畢業後才來考藝術大學的學生佔多數。不過,我當時報考的「鋼琴演奏系」(Konzertfach Klavier)不受這個條例限制:演奏系並不要求高中畢業文憑,只要接受完九年義務教育即具備報考資格。也就是說,只要通過入學考試,十六歲便可以成為正式的大學生(相當於台灣國中畢業、高中一年級的學生)。

若想要在十六歲前報考藝術大學入學考,只要有指導教授看中你的潛能、肯收你,並且通過藝術大學入學考,就能夠以「先修班」學生的身分進入大學。所以,在奧地利的大學裡面,就有一些像我這樣,年紀輕輕就進來的小朋友。當時的我十三歲,但是學校裡居然還有年紀比我更小的學生,我遇過年紀最小的藝術大學學生只有八歲,他進入的就是俗稱的「神童班」,開放六歲以上,具有高度天分孩子就讀。

為了栽培音樂新秀,奧地利政府在教育制度方面下了很多功夫。儘管現在的制度跟二十多年前(我入學的時候)相比,有了許多差別,但也更加完善,學歷制度也做了非常大的調整。但是,讓有天分的孩子及早接受正統音樂訓練的核心概念,始終如一。

不需要高中文憑就可以上大學修音樂,甚至小學生就可以上藝術大學接受訓練等等,也傳達出奧地利對於教育的觀念:讀書,不是唯一的路,如果你決定要專心一致發展個人的音樂潛能,政府也會想辦法提供具體的框架給你。

不少在奧地利完成學業的音樂人,便是放棄了一般的高中學業,一心一意走音樂這條路。這是一個破釜沉舟的決定,因為賭注極大,如果遇到無法突破的瓶頸而無法從大學畢業的話,那麼,就只有國中學歷。我認識多位音樂朋友都是抱著這樣的覺悟,毅然決然的投入了音樂這塊領域,且絕大多數的人現在都在各地發光發亮,成為受人尊敬的老師,並且努力傳承音樂。由此可見,讀書絕對不是人生唯一的路!

▲ 在奧地利,普遍認為「教育是政府的責任」,所以學生要負擔的學費極低廉。

▏只要有興趣,就可以多方嘗試的奧地利教育模式

如果狀況是反過來呢?一個學音樂的人也很喜歡念書呢?當然也可以!在奧地利, 你也可以同時發展不同的興趣。當我在念藝術大學的時候,我也同時進入當地的中學學校。這樣的學習方式當然非常不輕鬆,上午,我必須在中學與同年紀的友人嘻嘻哈哈,下午卻必須跟一群年紀比我大的大學生一起修課,晚上回到家就是練琴,還有拚命學習德文。在高中畢業後的隔年,我也從藝術大學畢業,並且拿到了演奏文憑(相當於現在的學士)。這時候,我心裡萌起了想要到其他大學修課的欲望。在奧地利,你常會看到同時念好幾科截然不同科系的人。因為對奧地利人來說,只要你應付得來,想念多少科系都可以。

我多年的音樂夥伴佩特拉.慕思曲(Petra Music)可說是天才中的天才,她在大學時期同時念了「德語文學」、「長笛演奏」以及「長笛教學」三個科系,可說是能文能武。她還曾經在美國念長笛演奏博士學位,同時在奧地利念德文系碩士,像空中飛人一樣在大西洋兩邊奔波。

我的另一位學長則同時念醫學系還有大提琴演奏系,現在已經出來自己開業診治病患,但仍然不時兼教學生大提琴、開音樂會。

奧地利文化界著名的網路工程師瑪格達蕾娜.卡爾(Magdalena Kahr),就曾在應用科技大學念「資訊設計」還有「媒體設計」時,一方面在音樂學院念「豎琴演奏」。瑪格達蕾娜與我在多媒體業界是合作對象,我們也不時以豎琴鋼琴二重奏的身分共同演出。

就連我的母校──格拉茲藝術大學,前任校長格奧爾格.舒爾茨(Georg Schulz),除了是從藝術大學畢業的手風琴演奏家,同時也是一位化學博士!在奧地利,同時念多個科系的情景相當普遍,也很正常,因為對奧地利人來說,只要有興趣,就可以嘗試並且挑戰自己。

我也有過瘋狂念不同科系的日子,在兩所大學念四個科系:在藝術大學念「鋼琴演奏」和「器樂教育」,在綜合大學「語言學」和「音樂學」。儘管念了四個不同科系,卻沒有在經濟上造成額外的負擔,因為在奧地利國立大學體系裡面,不論你念幾個科系或是幾所大學,都只需要繳納一次學費。在奧地利,普遍認為「教育是政府的責任」,所以學生要負擔的學費極低廉。當時,我每學期只繳納約新台幣一萬元出頭的學費,就可以在兩所大學內修四個科系。

不過,我只念了兩年語言學還有音樂學,就因為考試成績不盡理想,灰頭土臉的放棄了,後來也接著放棄了鋼琴獨奏的碩士班。原以為自己可以掌控四個科系,最後卻搞得自己鼻青臉腫,只勉強念完器樂教育的碩士。

雖然我在綜合大學的成績都很差(好幾個科目考了兩、三次才勉強及格),「語言學」和「音樂學」都沒有畢業,但是語言學給了我從不同角度分析語言構造、語言邏輯的能力,教授與同學對語言的熱情,給了我無窮無盡的啟發。在音樂學遇到的教授都擁有考古學家般的謹慎態度,當時的系主任也是一位物理學家,我從他身上學到了科學思考、用理智冷靜態度看待音樂這門感性的科目。就算沒有完成這兩個學科的學業,但是那兩年的學習仍然不斷影響我的思考與未來,完全沒有虛度光陰。

▏教育,應該讓學生嘗試多元的環境,找到屬於自己的路

後來,我考上了「室內樂學系」碩士班,這是一門必須與他人合奏的科系。我這時候才真正發現,這門科系非常符合我的個性!從小到大,我就非常不喜歡一個人坐在舞台上表演,也不喜歡鋼琴獨奏,而管弦樂團在旁伴奏的感覺,而是喜歡跟別人平起平坐的玩音樂。

不過,不少鋼琴系的同學對我選擇的科系保持不以為然的態度,因為當時的學院派認為:「只有『混不下去的』鋼琴家才會『屈就』於室內樂學系。」我也是當時唯一報考室內樂學系碩士班的鋼琴演奏學生,後來,以風光姿態畢業的時候,我的教授偷偷跟我說:「其實在入學考的時候,妳的表現並不好,評審團對妳的印象非常差,但是如果不讓妳考上,碩士班就無法開課,只好勉強讓妳還有妳的夥伴考上!」

在奧地利的求學生涯中,我也曾經跌跌撞撞,但是也從中得到非常多一生受用的知識以及觀念。教育,應該要讓人成長,也必須提供學生各種可能性;身為學生也必須具備勇氣,嘗試各種不同的道路,找到自己想要的為止。或許,正是奧地利教育的這種觀念,讓學生能更有勇氣挑戰自己的能力,讓我們勇於嘗試與創新。


▏奧地利翻轉我的人生觀

  • .念書不一定是成就未來的唯一道路,只要有能力,不論年齡大小,都可以找到自己專精的道路。
  • .教育是提供學生多元的環境去嘗試,從學習的旅途中找到自己的定位,並且勇於挑戰自己。
  • .給學生嘗試犯錯的機會,才是讓培養創新與勇氣的關鍵。

【購書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