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焦點 > 府城我們明年見:甘噪祭
府城我們明年見:甘噪祭

府城我們明年見:甘噪祭

2018-07-18 ‧ Blow吹音樂

文/呱咪、圖/甘噪祭提供

跳下長途巴士,時間已是晚上九點半。我帶著睡眼走向三二一巷,雖然甘噪祭的前夜祭已經結束,不過巷弄裡依稀還能聞到復刻舊民族路美食的南國音夜市集食物的香味。朋友向我走過來,遞給我一碗米糕和羊肉湯。我心裡想著,邊吃美食邊聽音樂,這樣的享受還真是新鮮。

六月九號被飢餓感喚醒,只好去國華街附近隨便吃個東西買杯飲料,就因為天氣太熱決定提早行程前往台南文創園區。園區周邊立著紅黃相間的旗幟,復古的字體及塗鴉著實讓人感受到甘噪祭這次主視覺的用心。我走向帳篷拿出印有「甘」「噪」字樣的紋身貼紙,工作人員耐心替我紋上,同時也準備了甘噪祭的印章作為雙重保險。真是貼心。

▲夕陽武士吉他手王立。

甘舞台上表演的是夕陽武士的吉他手王立,目前以個人身份執行音樂計畫。留著一頭中分,穿著襯衫拿著木吉,唱著〈New Year〉溫暖的歌詞貼近人的生活。他說他的歌是給人勇氣的那種歌。的確,聽王立唱歌總會不自覺閉上眼睛,細數生命中無意出現的挫折,卻又能在歌裡得到力量。有趣的是,他的歌裡多多少少都會提到貓,看來王立也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貓奴啊。

聽一個段落後我走到互動展處逛逛,這一次甘噪祭做了許多與人互動的小攤,實在深得我心。包括以求籤方式抽取有著各演出樂團歌詞的籤語;互動式黑膠唱盤,拿著樂團黑膠放置在唱盤上就會出現神奇的歌聲,一問之下他們竟然在互動黑膠裡面放了感應晶片,讓我刮目相看;另外將樂團定義為食物的酷卡,讓樂迷們收集各種食材,在聽覺還未滿足之前就能先拿著酷卡止止癮,在手上開桌滿漢全席。音樂祭的毛巾已是必備之物,於是我也買了一條掛在脖子,剛好可以應付台南炎熱的天氣。

位於拾壹庫展演空間的噪舞台表演者是馬克白。擁有帥酷後龐魅力的馬克白,帶來幾首舊專輯的歌,以前聽到他們總以為是國外的團,那種慵懶頹廢的語調唱起英文歌毫不違和。我站在舞台的側邊點著頭沈浸在這重比例合成器雙主唱的氛圍裡,迷幻中帶著一點歡快。讓人只想跳舞。

康士坦的變化球緩慢堆疊音牆,在情緒爆炸前夕持續低迴,〈五里霧中〉、〈餘燼〉、〈犬的視線〉、〈在你死後才想起曾經答應陪你去散步〉,唱了新歌〈母親〉的康士坦,舞台背景打著黑白的星跡,配上 Arny 富有感情的歌聲,像在敘說世界上的愛戀與關心將會永恆存在,持續輪轉,反覆輪迴。最後全場大合唱擱淺的人,也算是最經典的橋段之一。

接近晚上坐在拾壹庫裡休息,在舞台上表演的是 Empty Orio,滅火器吉他手辰辰自己創的團,聽一聽的確有滅火器的味道,南台灣的龐克配上有點黃色的男人笑話,一群人在台上台下顆顆的笑,我想這就是現場的魅力吧。觀眾能跟著台上的表演者交流打屁講幹話,所有人都能玩成一片。

Empty Orio 結束以後我坐在原地等著看拍謝少年。知道拍謝少年是高中的事,那時候一個朋友很愛聽〈深海的你〉這首歌,於是我也聽起了這種有著髒髒破破吉 他聲,土味很重的台式搖滾。作家駱以軍老師也在臉書上大讚這像是伍佰加林強加李英宏混合體的樂團。

拍謝少年現場的演出也沒有讓我失望,唱了〈台十七〉、〈輸贏囥一邊〉…第一張專輯的橫衝直撞到現在第二張的內斂中帶有力量。唱到〈暗流〉的時候,有陷在漩渦溺水的感覺,呼吸不過來卻又不敢喘氣,這就是大部分人無力的人生吧。隨著寫實銳利的歌詞溫柔被唱著,旁邊的樂迷低著頭揉揉眼睛,不知道他想起哪段回憶了。

▲茄子蛋

茄子蛋一口氣唱了六首歌,〈浪子回頭〉全場大合唱,最有趣的地方是在歌曲快要結尾時,台下樂迷大喊在 MV 中的經典台詞「看什麼喇」瞬間讓感人的氣氛變成輕鬆的場合。最後唱的〈把你的女朋友送給我好不好〉,讓我身旁許多男性發出真摯的怒吼。一邊覬覦著別人的女朋友一邊合唱,簡直是魯蛇界的國歌也不為過。

第一屆甘噪祭所有的表演在慵懶呢喃的甜約翰後劃下完美句點。雖然有些團沒有看到,不過我覺得音樂祭就是這樣,跟著幾個朋友鬼混聊天,不必把所有的團都看到,這就是自己的選擇。

不管怎麼做都是一次難得的體驗,同時也是能在短時間體會多重的人生經驗,在現場聽樂團及樂手用生命演繹歌曲,在參與的過程中能夠共感,打動的不只是歌詞,而是台上台下微妙的互動關係,是炙熱燃燒的每個瞬間,每個充滿能量的眼神,朋友之間的瘋狂與頹靡都是看音樂祭有趣的地方。謝謝甘噪祭能讓我邊拿著美食邊看表演,府城明年還請你多多指教了。

文章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