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焦點 > 從周星馳看喜劇笑匠的古典DNA(上)
從周星馳看喜劇笑匠的古典DNA(上)

從周星馳看喜劇笑匠的古典DNA(上)

2018-07-02 ‧ 藍祖蔚

  • 圖:博偉提供
  • 本文摘自《MUZIK古典樂刊》No.18

默片時期的音樂演奏主要採取現場演奏和唱片播放兩種形式,音樂形式分為古典音樂、流行音樂和即興彈奏三種,音樂表現的主要趣味就在於喜劇情節用輕鬆音樂,悲傷場景就換成了哀傷音樂,扮演著強烈的輔佐說明性格。

有聲電影時期的音樂則是分為現成音樂與原創音樂兩大類,現成音樂的來源包括了古典音樂或流行音樂,原創音樂則是另請作曲家針對電影主題來創作敘事或抒情樂章。現成音樂有時是大家耳熟能詳的作品,但在導演巧手妙心的處理下,往往能超越原曲的既定框架,創造出更多的樂趣與意境,其中,喜劇電影對於古典音樂的運用往往最能捉住音樂節奏,配合演員動作,創造引人發噱的驚喜效果。

▲ 極盡挖苦醜惡之責的喜劇演員。


一種可以穿透身軀的情緒,一種可以依附個人的音符。

              ─ 《鋼琴師和她的情人》作曲家麥可.奈曼


喜劇天王卓別林(Charles Chaplin)就是最懂得運用音樂的高手。他的默片作品都在音樂的扶襯下,讓諧趣動作更加有趣,讓悲傷情緒更加悲涼;電影進入有聲電影之後,他在自導自演的《大獨裁者》(The Great Dictator)中分別使用了華格納(Richard Wagner)《羅恩格林》(Lohengrin)序曲和布拉姆斯(Johannes Brahms)《第五號匈牙利舞曲》(Hungarian Dance No.5),表現出既能說明角色性格,又能創造出乎意料的情境,更被喻為是電影音樂的經典示範。

《大獨裁者》中的卓別林扮演兩個角色,一個是模仿希特勒,也嘲諷希特勒的歐洲小國獨裁者;另一個則是猶太裔理髮師。其中《羅恩格林》序曲用於獨裁者妄想征服世界的場景,《第五號匈牙利舞曲》則是緊接著出場,用於理髮廳之中。


▏華格納《羅恩格林》序曲 樂曲解說

華格納的三幕歌劇《羅恩格林》,淵源於中世紀詩篇,1848年完成,1850年由李斯特指揮首演。神秘的聖杯騎士羅恩格林,同情被誣告殺害親弟的愛爾莎,並且與她相戀。但在婚禮當晚,愛爾莎卻違背「不許追問姓名」的誓約,羅恩格林在將愛爾莎之弟由天鵝變回人類後,便離返天國,留下傷心懊悔的愛人。此劇序曲為A大調,音響與配器手法均十分簡潔精采,小提琴與木管的一長段纖細朦朧之和弦高音,讓一幅崇高燦爛的聖杯天國氣氛油然而生。


▲ 小提琴演奏家雷梅尼(Ede Reményi,1828-1898)。

希特勒喜愛華格納的音樂,用華格納音樂來詮釋註解希特勒的行徑,原本就是一種刻意的連結。《羅恩格林》序曲是以盛過耶穌基督在十字架所流鮮血的聖杯傳奇為主題的音樂創作,曲調緩慢而沈重,卓別林飾演的這位獨裁者其實是膽小之人,幕僚慫恿他君臨天下時,他卻嚇得爬上了窗簾,然後趁著房內無人,拆下了房間內的地球儀,理應沈重厚實的地球儀此時卻變成了輕飄飄的氣球,可以彈跳飄浮,於是他就配合《羅安格林》序曲的旋律,表演起獨裁者的芭蕾狂想舞,一統天下的戰爭陰影成為獨夫的狂想囈語,甚至他還爬上桌子用臀部來彈拍氣球。氣球彈到半空時,觀眾看到納粹的「卍」字旗卻已變形為兩個「╳」所組成的旗幟,聖杯聖血的悲傷氣息,轉化成為侵略戰爭的生靈塗炭,嬉鬧與悲涼的矛盾情緒,就在《羅安格林》序曲的樂聲中逐一浮現。最後鑼鈸聲一響,氣球碎了,獨裁者夢碎,卓別林清楚完成了嘲諷效果。

布拉姆斯當年在小提琴演奏家雷梅尼(Ede Reményi,1828-1898)的推薦認識了摻雜有吉普賽音樂風情的匈牙利舞曲,因而創作了一套21首的《匈牙利舞曲》,包含了急板、行板、不很快的快板到很快的快板等各種激情元素,原本是四手連彈的音樂創作後來改成管弦樂曲,變得更加華麗豐富。其中的第五號舞曲更是只有短短的2分50秒長度,活潑地呈現了狂歡起舞的舞者神態,但是卓別林卻強把這首大眾耳熟能詳的名曲壓縮在二分鐘的表演,顯示了完全不同情趣的肢體動作。

▲ 布拉姆斯《匈牙利舞曲》,成為理髮師刮臉梳髮的練達節奏。(影久提供)


要評斷電影音樂的好壞,就看觀眾在看完電影時能不能哼唱著主題旋律走出戲院。能,電影音樂就是成功的,不能,就白忙一場了。

                      ─ 中國作曲家趙季平


《大獨裁者》中的《第五號匈牙利舞曲》則是試圖在工作中找樂趣的音樂表現,鏡頭先從一台收音機開始,廣播傳出來「快樂時光」節目的主持人聲,介紹了即將要為大家播出《第五號匈牙利舞曲》之後,畫面就轉到卓別林飾演的理髮師正在打肥皂泡沫,打算塗抹到客人臉上,以便開始刮鬍子。此時,空間中明明就迴盪著《匈牙利舞曲》的樂聲,卓別林的雙手與肢體卻是準確配合音符做出打肥皂泡、上膏、塗抹等動刀行為,一切就像踩著軍樂聲行進的軍人一樣,配合得天衣無縫。甚至接下來的擦手、磨刀,刮臉、上香水、掏耳朵、梳髮、拔毛巾、戴帽等動作,無一不是貼合著音樂旋律完成,而且音樂慢,動作就慢,音樂快,手足就飛舞,明明就是一場理髮師的刮臉梳髮,卻因為有了音樂的旁襯佐舞,帶出了匪夷所思的戲劇效果。

這場戲所以動人,主要是卓別林深諳電影音樂與人物動作的緊密互動關係,一般人踩著音樂行進舞動,本來就會產生律動齊一的共振效果。以往的電影配樂都是音樂來配合動作,卓別林卻反其道而行,先整理分析了理髮師的基本招式後,配合音樂節拍及感情,設計出準確對位的肢體動作。因此,耳熟能詳的《匈牙利舞曲》就突然有了魔法,讓理髮動作起了煽情魔力,一舉手一頓足都踩在音樂的節拍上,平凡的動作不再平凡,反而因為太過精準的音樂對位,而起了讓人捧腹發噱的力量。


▏布拉姆斯《第五號匈牙利舞曲》 樂曲解說

布拉姆斯一生共寫作了21首《匈牙利舞曲》。顧名思義,這些曲子的創作動機,幾乎都來自於匈牙利當地流傳的民謠與通俗音樂。布拉姆斯在原創時,本來是將這些曲子寫作給鋼琴的四手聯彈,但後來又陸續的將其改編為鋼琴獨奏、小提琴加鋼琴、甚至是管弦樂團等不同版本,也大大的增加了這些曲子被演奏的機會,進而成為作曲家最受歡迎的一部作品集。其中標示為快板的第五號,是當中最受到大家所喜愛的。強烈的節奏,加上簡單易記的旋律,使得它成為古典音樂的不朽名曲,也經常的被使用在各樣的配樂和表演中。


閱讀下篇: 從周星馳看喜劇笑匠的古典DNA(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