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焦點 > 掛在絞刑架上的加農砲—帕格尼尼(下)
掛在絞刑架上的加農砲—帕格尼尼(下)

掛在絞刑架上的加農砲—帕格尼尼(下)

2018-06-06 ‧ 莊裕安

  • (本文取自《MUZIK古典樂刊》No.4)

閱讀上一篇: 掛在絞刑架上的加農砲-帕格尼尼(上)

▏邊聽邊讀.帕格尼尼-A小調第五號小提琴協奏曲


這首示愛二重奏其實是一魚雙吃,帕格尼尼私底下為侍女法拉西奈而寫,但卻在艾麗莎女爵的面前表演。艾麗莎是拿破崙的妹妹,因此才有以拿破崙為名的奏鳴曲。帕格尼尼年輕時有兩段失蹤之謎,都是到女人宅邸去當入幕之賓,拿破崙妹妹這段是主僕通吃。另一段風流韻事,就是奉陪比薩的瑪麗娜夫人。瑪麗娜是位愛彈吉他的有錢貴族,擁有自己的城堡,帕格尼尼早年很多吉他室內樂都是為她而譜。據說帕格尼尼能夠同時擔任吉他四重奏的吉他手與小提琴手,拉完小提琴獨奏,馬上閃電般演奏吉他,還能保持樂曲的雍容自若。評家發現帕格尼尼能在第一弦演奏旋律,同時在第二弦演奏顫音,隨後並在第三、四弦加斷奏,應該是從吉他領悟的演奏法。這些有錢的女貴族都無法挽留帕格尼尼的心,包括為他生下兒子的女高音安東妮雅,全都只是一場露水姻緣。

雖然靈魂與肉欲不容易捉摸,帕格尼尼的身體留下的證據,足夠後人研究良久。帕格尼尼在醫學上最引起爭議的,就是有無罹患馬凡氏症候群。這個病起因於身體結締組織異常,造成特殊的蜘蛛狀手指、體型高瘦細長、關節過度伸展、下頷顏面骨發育不全、脊椎側彎,並有眼睛晶狀體、心臟瓣膜血管的毛病及睡眠障礙。罹患這個症候群的政治名人有林肯、詹森、戴高樂、賓拉登,音樂圈的像拉赫曼尼諾夫、當代作曲家約翰‧塔凡納。這些人都有瘦骨嶙峋的身材,而且臉長手長腳長,據說有人準備把雙臂過膝的劉備與埃及法老王阿肯納頓算進去。

義大利政治家阿楚齊歐在他的回憶錄裡描述,帕格尼尼又高又瘦「像一座會走路的絞刑架」,這個形容比巴黎樂評人賈寧所謂,帕格尼尼像「復活過來的死人」,修辭高明多了。帕格尼尼的身高、臉頰、脊椎、四肢、指頭,都讓人想到削瘦修長。但他的肩膀卻很寬,而且幾乎是水平的,不知是天生還是訓練出來,他的鎖骨幾乎就是為夾琴而生。他夾琴只需用到下巴,左手完全不必使力。他的左肩高於右肩,那是經年累月夾琴的結果,他是最後一位不用腮托的小提琴家。至於全場背譜演出,他也是史上第一人,或許是視力不夠好的折衷。帕格尼尼死後13年才下葬,當時有個叫尚‧卡納的醫生,一度還將他的軀體注射防腐與除臭劑,民眾只要肯付點小錢便可以參觀。因此,帕格尼尼的遺體,意外留下一些測量數據。

巴黎音樂院留有他右手的模型,他的右拇指長67毫米,食指長101毫米,以一個190公分的男人,這種長度其實僅符合平均值。帕格尼尼的右手不及左手神秘,大家都知道左手才是指法的訣竅所在。「帕格尼尼的左手」幾乎可以寫成一篇學術論文,他的醫師法蘭西斯科‧班奈提曾有第一手的觀察記錄,後來又加入多方醫師的各種修正。但結果同樣要讓人大失所望,帕格尼尼有一雙普通比例的左手,就像右手一樣尋常。雖然外觀沒有驚人之處,但伸展開來竟能擴大一倍寬,足可跨過3個八度音,而且有異乎常人的移動速度。最令人詫異的,就是姆指往後翻可以觸到小指,彷彿沒有肌肉也沒有關節。

所以有人目睹帕格尼尼演出時,說小提琴有如一片葉子,那樣飄飄欲墜沒有重力。那應該不是讚美小提琴的柔軟,而是操之手掌肌肉與關節的柔軟。至於他的速度有多快呢?有人算過他的那首〈無窮動〉,一共有1008個音。當今的演奏大約4到5分鐘,帕格尼尼只花3分鐘,平均每秒可以拉5個半的音。據說他在巴黎曾拉出每秒12個音,行家說每秒要讀12個音幾乎不可能,何況是演奏出來。最叫他的頭號對手,德國小提琴界泰斗路易斯‧史博讚嘆的是,即使是這麼快的速度,帕格尼尼還是能照顧表情細節與和諧。他的雙音、泛音、顫音、斷音、撥弦種種技法,有如義大利歌劇界的美聲唱腔一樣夾帶革命精神。威爾第曾經暗槓他的重要詠歎調,不要在排練時曝光,帕格尼尼同樣也在排演時留一手,等到正式演出才使出全力。

帕格尼尼雖然好賭,經營賭場也失敗,但他還算理財能家。由於兒子年幼,他又有隨時會死亡的危機意識,因此懂得投資股票、土地及衍生性金融商品,其中有一樣是他特別精通的小提琴。帕格尼尼身後留下22把名琴,有11把是價值連城的史特拉底發利珍品。這11把裡有4把稱「帕格尼尼四重奏」,是大師生前極愛惜的搭配,白遼士曾針對絕佳的那把中提琴譜寫《哈洛德在義大利》。這4把提琴本來由華盛頓的科可倫博物館蒐藏,1994年出售給日本音樂學會典藏,目前借給東京四重奏演奏。日本音樂學會對出借這4把琴有個但書,就是它們必須以四重奏形式同台演出。

還有一把「瓜奈里加農砲」,也是一樁傳奇。據說嗜賭的帕格尼尼,有一回以一把阿瑪蒂小提琴換籌碼當賭本,沒想到輸得精光。眼看就要上台卻無琴可拉,一位慷慨的法國蒐藏家皮耶‧里柏隆,借出珍藏的瓜奈里給他應急。里柏隆受邀到場聆聽,非常感動帕格尼尼的琴藝,發現他的琴出現從未有過的管風琴音色,音樂會結束後大方贈送給他。帕格尼尼十分喜歡這把琴,稱呼「我的加農砲」,日後以此琴長伴演奏生涯。帕格尼尼曾經將此琴,送交巴黎修琴名師韋爾勞密維修,韋爾勞密做出一把幾可亂真的仿琴。帕格尼尼肉眼很難分辨,只有認真細拉從音色才可察覺真假,他把複製品送給最鍾愛的入室弟子西佛利。里柏隆曾希望瓜奈里琴只屬於帕格尼尼一人,請他將來捐給博物館,帕格尼尼的兒子依約捐給家鄉熱那亞博物館,目前連同韋爾勞密仿製的那把成雙珍藏。1997年所羅門‧敏茲曾借出到荷蘭與馬斯垂克交響合作演出,1999年尤金‧佛德借到加州與舊金山交響合作演出,今年二月還出借給倫敦皇家音樂學院的帕格尼尼音樂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