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焦點 > 法、匈、波對決!香港國際指揮大賽進入最後階段
法、匈、波對決!香港國際指揮大賽進入最後階段

法、匈、波對決!香港國際指揮大賽進入最後階段

2018-01-13 ‧ 陳安駿

( 首圖:得到最後決賽入場券的格拉塔德、卡利、隆茲)

第一屆香港國際指揮大賽準決賽於1月12日傍晚結束,來自法國的格拉塔德(Antoine Glatard)、匈牙利的卡利(Gabor Kali )、波蘭的隆茲(Dawid Runtz)脫穎而出,將以三強之姿在1月14日的決賽裡一爭勝負。

本次香港國際指揮大賽,為該地首度舉行的大型西樂指揮比賽,由香港小交響樂團(以下簡稱小交)主辦,吸引了全球49個國家或地區的310位報名者。經過資料審查,篩選出18位選手,除不克前來者,共有16位來自俄、法、德、英、意、波蘭、羅馬尼亞等歐洲國家及新加坡的指揮們齊聚港島,在1月10日的初賽中指揮兩首序曲,勝出的8位參賽者,再經1月11、12日兩天準決賽鋼琴協奏曲與交響曲的連續比試,終由33歲的格拉塔德、35歲的卡利、25歲的隆茲挺進最後決賽,他們將再次面對交響曲以及小交委託駐團作曲家陳慶恩所創新作《十一月的流星》的考驗,角逐屬於自己的冠軍、亞軍和季軍寶座。

(三者中最年輕的隆茲)

1月12日中午,筆者飛抵香港,下午正逢該賽進入準決賽下半場的白熱化階段,選手要以排練模式帶領樂團練習一首指定的交響曲。首先登臺的隆茲抽到布拉姆斯第三號交響曲,他把前20分鐘花在第一樂章與第二樂章上,從他初次停下腳步、提醒單簧管所奏第一主題開始,可以看到他相當注意管樂,尤其是木管樂器對旋律線的維持;在本曲最優美的第三樂章,則顯示出對「漸進」(crescendo)效果的掌握與表現,總體而言一馬平川,順暢地在半小時內片段地走過四個樂章。

接著上場的德國選手妮梅爾(Corinna Niemeyer)曾在初賽網上直播時,給筆者留下特別印象,她的指揮看似並不特別,但管弦樂合奏的共鳴感卻有意外的出色,也讓筆者對現場觀賞她的表現有些期待。這回她面對的是三首指定曲裡相對較冷門的舒曼第三號交響曲,與隆茲明顯不同的是,她相當著力於弦樂部分,例如第一樂章開頭的「piu dolce」、第二樂章弦樂各部的動態分配、第四樂章弦樂單獨下行、有如兩腳漸次步下階梯的左右分立感,都可見一斑。她對樂團時時有著具體的提點,練習某些段落前,常說明自己詮釋的重點,用於各個樂章的時間相當平均,還稍諳中文,給人帶來小小驚喜。

(信心滿滿的卡利,很有一切操之在己的氣魄)

第三位、指揮貝多芬第五號交響曲的卡利,對第一樂章的「命運」主題有著自己的見地,只聽他帶樂團初奏此段時,拍子隱隱有些混亂,呈示部進行完畢後,他果然回到這個段落,原來他要的是前四音與後四音間「沒有等待、沒有多餘停頓」的直入連擊;像這樣比較關鍵、有特色的想法,又在第三樂章第133小節附近「不要彈性速度」(no rubato, just in tempo),並提示低音弦樂部出聲前置入一個類似吸氣的小間隔時,更加突顯出來;此外,筆者相當欣賞他在第四樂章開頭指示樂團「不要那麼用力」,蓋聽多樂團暴力者,皆對指揮能夠注意「強弱適中/對比」有所盼望吧。卡利的舉手投足之間,明顯有著一分顧盼自雄的信心,這似乎也是他再上層樓的保證。

最後回到布拉姆斯第三號,指揮是英國的夏洛克(James Sherlock),其實筆者有些意外他能在此出現——初賽一開始,這位選手的「手勢」好像就跟樂團不怎麼合拍,沒有如臂運指的流暢感,雖然笑容可鞠,英式社交技能滿滿,但在指揮臺上明顯沒有「福爾摩斯」(Sherlock Holmes)的精準犀利——這次他一如既往,也許是擁有「母語優勢」,用英語和樂團溝通時,堪稱文情並茂,然而倒無前兩位選手的言語之間那樣的醍醐灌頂,也許,到這裡就可以了。

(筆者目前唯一沒有得以現場觀賽的出線者格拉塔德)

賽畢,這個下午登臺的4位選手中,即有卡利與隆茲2位從8位選手之中勝出,成為最後爭奪前三名的佼佼者,筆者得以現場「預習」了他們即將步上最高擂臺的英姿,也對他們接下來將要指揮自己從三指定交響曲中選擇的一首(格拉塔德及卡利為貝多芬第五,隆茲為布拉姆斯的第三)有了一些意在言外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