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焦點 > 法國的巴洛克音樂
法國的巴洛克音樂

法國的巴洛克音樂

2018-08-14 ‧ 劉聖文


巴洛克(Baroque)一詞,泛指大約在1600至1750年之間,建築、繪畫、哲學、音樂等各類藝術風格。這個名詞的起源一說是來自葡萄牙文的Barocco,意指不夠圓或型態不夠完美的珍珠,也帶有詭異、扭曲、誇張等意義。林布蘭和卡拉瓦喬等畫家,加上牛頓、伽利略的科學發現,盧梭、伏爾泰,莫里哀等人的文學創作,交織成了巴洛克盛世;而「巴洛克音樂」這個說法,則是遲至1920年才由薩克斯(C. Sachs)在他的論文中提出。


▲法國的啟蒙思想家盧梭

巴洛克音樂在風格上有些什麼不同呢?簡單來說,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是建立在和諧的基礎上,而巴洛克藝術加入了戲劇的元素,追求的是變化、創新與動感。文藝復興時代所重視的教會聲樂作品,逐漸轉向器樂音樂和戲劇音樂;而歌劇和協奏曲等巴洛克時代的明星曲式,均建立在對比的概念上,協奏曲有著獨奏和合奏的對比,歌劇有喜有哀有怒,情感的表達範圍擴展許多。作曲家們使用各式樂器組合,發揮各樂器特有的音色,再輔以特定的旋律、節奏、合聲、強弱,表現出略為籠統的「情緒」。當時盛行僅寫出主旋律線和持續低音(Basso Continuo)的型態,演奏者只要依照持續低音的數字來決定和絃,其餘的部份,在一定範疇內均可即興演出,和20世紀的爵士樂有異曲同工之妙!

巴洛克音樂的中心,莫過於義大利。從蒙台威爾第、史卡拉第等的歌劇,符雷斯可巴第(Frescobaldi)的鍵盤樂,到柯瑞里(Corelli)的協奏曲和三重奏鳴曲(Trio Sonata),最後以韋瓦第來連接到古典樂派,義大利音樂家的勢力遍及歐洲。在法國路易十四宮廷裡有著至高地位的盧利(Lully),就是位義大利出身、法國發光的法國巴洛克音樂大師。

▲路易十四。

路易十四的凡爾賽宮與盧利

人稱「太陽王」的路易十四世,4歲登基,在位長達72年;他建立了一個君主集權的王朝,全盛期的光芒貫穿全歐洲。1669年,路易十四決定將凡爾賽地方一棟舊的狩獵小屋,翻建成一棟前所未見的豪華大宮殿,華麗的裝潢令其他歐洲宮殿相形見絀。1683年落成後,凡爾賽宮成為當時藝術、文學、政治、以及宮廷奢華生活的重心;路易十四執政晚期,每年國庫稅收有一半是花在凡爾賽宮上,各種音樂舞蹈表演和宴會從不間斷。

路易十四熱愛藝術,本身是芭蕾的發燒友,「太陽王」這個稱謂,正是由於他曾親自下場參與芭蕾演出,飾演太陽王阿波羅一角而來的;音樂家盧利則掌控了這時期的所有音樂活動。盧利(1632-1687)出生於義大利佛羅倫斯,少年時期移居法國,受到路易十四青睞,很快成為其左右手。17世紀中期,歌劇從義大利被引進法國,起初受到不小的抵抗;對本國文化相當自傲的法國人,是不會對外來藝術照單全收的。漸漸地,歌劇裡加入了法國人喜愛的芭蕾,才開始被接納;200年後華格納為了要在巴黎上演歌劇《唐懷瑟》,也是必須加入芭蕾舞樂段方可,可見得法國人有多麼喜歡芭蕾!到了盧利的時代,法國人終於創造出適合他們品味的歌劇,首先是盧利和莫里哀合作,將宮廷芭蕾與喜劇結合,成為獨特的喜劇芭蕾(Comedie-Ballets),著名的有「平民貴族」等作品。

1670年前後,兩位音樂家坎貝爾(R. Cambert)與培朗(P. Perrin)創辦了一所皇家音樂學院,在教育之外也從事歌劇的演出;不久就因經營不善被剝奪了經營權。極富生意頭腦的盧利,趕緊趁這個機會,買下歌劇演出的獨占權,以幾乎每年一部新劇的速度,發表多部抒情悲劇(Tragédie lyrique)。他更利用與國王良好的關係,要求路易十四頒布命令,限制歌手和音樂家們在別處演出的次數,等於是壟斷了歌劇演出的市場,建立了自己的法國歌劇王朝。盧利的歌劇演出,充斥著各色聲光效果,像是由機關操控的天使與太陽,飛行在怒海中航行的船隻之上的舞臺特效;歌詞的選擇上,多是讚頌國王的辭彙,討好國王不遺餘力。

1677年,盧利在排練新創作的宗教音樂Te Deum時,用指揮棒擊地打拍子,不小心砸到自己腳指,傷口受到感染潰爛,他卻因拒絕截肢而死亡;不過,他倒是在死前把握時間將名下財產作了妥善處理。盧利對法國的貢獻,除了將芭蕾和歌劇作結合,也確立了法國巴洛克歌劇的型式 ─ 附上序曲的五幕結構。法國歌劇充滿了宮廷式莊重奢華的氣氛,特別重視芭蕾和合唱,詠嘆調和宣敘調也依照法語的特性作了調整。

盧利對音樂史上最大的貢獻,莫過於創造了法國序曲的形式。典型的法國式序曲(French Overture)由三部分組成,首先是充滿附點音符節奏的慢板部分,接著則是較快速的賦格式樂段,然後轉回原先的慢板部分結束。法國序曲的影響並不僅止於歌劇,巴洛克後期的組曲,甚至古典樂派的交響曲都可清晰見到它的足跡。

路易十四在位的後期,國庫緊縮,兩次全國性的飢荒和接二連三的軍隊失利,凡爾賽宮的光芒逐漸消退。然而民間的音樂藝術發展並未受到太大阻礙,樂譜的印刷出版業逐漸興盛,專為貴族及富家開設的音樂課程也大受歡迎;後盧利時代的音樂朝氣十足,隨著路易十五的登基,再度大放異彩。

本文節錄自《MUZIK古典樂刊》No.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