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焦點 > 用巴赫及韓德爾吟唱福音詩篇—新世紀福音戰士
用巴赫及韓德爾吟唱福音詩篇—新世紀福音戰士

用巴赫及韓德爾吟唱福音詩篇—新世紀福音戰士

2018-08-07 ‧ AB王

( ©GAINAX / Project Eva..TV TOKYO)


不論從任何方面來看, GAINAX公司製作的《新世紀福音戰士》(新世紀エヴァンゲリオン,Neon Genesis EVANGELION,以下簡稱EVA)絕對有資格稱為二十世紀末最具話題性的日本動畫作品!


這部由庵野秀明導演的動畫,以令人印象深刻的場景與視覺設計、明快流暢的分鏡、引用自各種宗教、心理學甚至物理學的專有名詞,加以顛覆或轉化後所產生的大量資訊,配合獨特細膩的世界觀以及引人入勝的情節,自1995年開始播映後,就創造了高收視率以及廣泛的討論熱潮,電視版播映完畢後,又接連推出了三部劇場版《死與新生》、《The End of EVANGELION》、《REVIVAL OF EVANGELION》,除動畫本身外,更有多種平台上的衍生遊戲以及各種不同的週邊系列商品,熱賣持久不退。除此之外,《EVA》本身的視覺風格、著名台詞及橋段也成為其他後進動漫相關作品仿效或影射的對象。2007年,正當大家以為《EVA》熱潮消退之際,GAINAX與庵野秀明石破天驚的「再度」推出全新的劇場版(ヱヴァンゲリヲン新劇場版),以接近全盤改寫的設定與情節,再度創造了《EVA》熱潮,目前新劇場版已播映兩部,預計播映四部完結,可以預期這股《EVA》風潮還會繼續的持續下去。


▲新世紀福音戰士 - TV版


充滿謎團的劇情發展

以拯救人類免於毀滅這樣典型的機器人動畫橋段作為開場,《EVA》的故事發生在西元2015年,人類因「第二次衝擊」而瀕臨危機的十五年後,謎樣的巨大生物「使徒」突然出現並侵襲日本的第三新東京市,就在此時,年僅十四歲的主角碇真嗣由於父親的安排來到第三新東京市,就在非自願而又不得不為的情況下,加入了聯合國祕密組織「NERV」,成為人類唯一能對抗使徒的巨大人形兵器-EVA初號機的操縱者,隨著一次次使徒的進襲,第二次衝擊的真相、使徒的目的、NERV與幕後人類補完計畫的秘密等等,種種的謎團圍繞在主角碇真嗣、綾波零、明日香以及「NERV」成員與第三新東京市的眾人身邊,隨著劇情的進行而不斷的揭露,卻又不斷的衍生出新的謎團;到了電視版的最後,依然以隱諱未明的敘述與抽象表現手法留下眾多的謎團,雖然這樣的方式引來不少批評,卻也更增添了《EVA》的話題性與觀眾的自由想像空間。

大受好評的配樂創作

《EVA》的配樂由作曲家鷺巣詩郎擔綱,鷺巣詩郎之前即曾經與庵野秀明合作擔任動畫「海底兩萬哩(ふしぎの海のナディア)」的背景配樂,在《EVA》中,鷺巣巧妙的使用弦樂、管樂以及鋼琴搭配電子音樂,針對各種不同的氛圍與場景,適切的襯托出動畫本身,也使得其配樂獲得1997年アニメーション神戸的音樂部門獎項以及2007年JASRAC的背景配樂銀牌獎。

說到配樂,就不能不提一下它的片頭與片尾曲;《EVA》片頭曲「殘酷天使的綱領」(残酷な天使のテーゼ)由佐藤英敏作曲,及川眠子作詞,高橋洋子主唱,除了歌曲本身的動聽之外,堪稱日本動畫經典的片頭與歌曲本身的密切配合更是功不可沒,《EVA》的電視版片頭可以說是該片動畫風格的具體展現,流暢且高密度的畫面資訊,精確的搭配歌曲的節奏閃現在觀眾眼前,其美感與意象表達完美無缺;也因為如此,這首「殘酷天使的綱領」在「Oricon公信榜」上創造了60萬片以上的銷售佳績;在片尾曲方面則是別出心裁的選擇了翻唱1964年由Bart Howard作詞作曲的歐美老歌〈Fly me to the moon〉,而且除了由英國歌手CLAIRE演唱以外,劇中的多位聲優也有各自翻唱的版本。


▲新世紀福音戰士 - 破(©khara)


巴赫、韓德爾與貝多芬

除了主題曲與鷺巣本身創作的音樂以外,為了劇情的需要,《EVA》也用了多首廣為人知的古典音樂作品,有趣的是,就如同劇中各種遭到顛覆與重新定義的專有名詞,在這些古典名曲的應用上,《EVA》也表現出同樣的精神,以下是幾個例子:

在《EVA》的第22話「せめて、人間らしく」 中,出現了位於衛星軌道上,有如巨大鳥形的第十五使徒Arael(猶太教中司鳥之天使),當明日香不顧命令擅自出擊時,使徒發出劇烈的光芒,瞬間看透自負驕傲的明日香內心的空虛與脆弱,並造成巨大的精神損傷;在這個橋段中使用了韓德爾的著名神劇《彌賽亞》中的〈哈利路亞〉以及〈Worthy is the Lamb...Amen〉(第三部終曲),配合宛如上帝降臨一般的場景,塑造出本劇中的「使徒」既偉大又恐怖的形象。

而在24話「最後のシ者(最後的使者/死者)」中,碇真嗣遇到了神祕卻待人和善的少年,接替遭受精神汙染無法操作EVA的明日香而來的第五適任者渚薰(渚カヲル),兩人成為好友,但是渚薰的真實身分竟然是第十七使徒Tabris(猶太教中司自由意志的天使),當雙方在第三新東京的最底層激鬥,眼看要觸發第三次衝擊的瞬間,渚薰卻突然轉身面對真嗣,任由初號機抓住了他,渚薰要求真嗣殺了他以避免人類滅亡,在這段場景中,從開頭的戰鬥到最後初號機抓住渚薰並戲劇性靜止的一分多鐘,背景音樂有如諷刺一般的播送著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第四樂章,也就是著名的〈快樂頌〉樂段,就在快樂頌結束的瞬間,真嗣被迫做了痛苦的決定。背景一片死寂,只有物體掉入水面的不祥聲響。

除了以上的作品,在劇場版「シト新生(死與新生)」中,也使用了巴赫的BWV 1007,G大調第一無伴奏大提琴組曲作為「Death篇」的開頭過場音樂,以及巴赫的無伴奏小提琴奏鳴曲與組曲 E大調第三組曲中的〈嘉禾舞曲〉和帕海貝爾的《卡農》作為插入曲。

劇場版「The End of EVANGELION」中,則是採用巴赫BMV1068 管弦樂組曲第三號中的〈G弦上的詠嘆調〉(Air on the G String)作為第25話的插入曲,另外,在原聲帶「THE END OF EVANGELION」(ジ・エンド・オブ・エヴァンゲリオン)中,還另外收錄了巴赫清唱劇 BWV 147中的第六首〈主啊,吾民仰望的喜悅〉。

後記

值得一提的是,這部劇場版在1997年七月公開上映之前,曾在日本東京文化村果園廳舉辦演奏會,由Derrick Inoue指揮新日本愛樂交響樂團演奏《EVA》劇中多首古典作品以及相關配樂,並以實況錄音的方式出版CD專輯。

對於日本的動畫製作團隊來說,音樂是動畫作品的重要元素;就如同《EVA》片中基督教、猶太教的專有名詞經過轉化而成為其中引人入勝的關鍵,《EVA》對古典樂的獨特應用,不但使得作品本身成為經典,更展現出古典音樂的獨特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