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焦點 > 看作曲家如何用音符寫動物—《彼得與狼》、〈大象催眠曲〉
看作曲家如何用音符寫動物—《彼得與狼》、〈大象催眠曲〉

看作曲家如何用音符寫動物—《彼得與狼》、〈大象催眠曲〉

2018-09-11 ‧ 陳懿儀

▏邊聽邊讀.普羅高菲夫《彼得與狼》

大野狼之我要活下去

《彼得與狼》(Peter and Wolf)/ 普羅高菲夫(Serge Prokofiev)

除了聖桑的《動物狂歡節》,普羅高菲夫的《彼得與狼》也常是兒童音樂會的座上嘉賓,前者利用樂器的特性描繪動物的個性,後者則是以生動的旁白引導劇情,交錯著樂器特有的音質,讓音樂與故事的交響共鳴,曾被製作成無數的繪本或翻拍動畫,包括搖滾巨星史汀(Sting)、電影性格派影星史恩康納萊(Thomas Sean Connery),甚至美國前總統柯林頓(William Jefferson Clinton)都曾擔任“說故事老頭”的角色。

《彼得與狼》描述10歲的彼得在原野上快樂嬉戲,祖父卻時時擔心野狼可能會出現而限制彼得,外頭庭院上的小鳥和小鴨互看不順眼,小貓則一天到晚覬覦小鳥,最後野狼果然現身,泳技不佳的小鴨馬上就被一口給吞了,聰明的彼得在則獵人抵達之前,就和小動物們一起智擒了這頭笨狼,也為這齣荒野大作戰畫下完美句點。

普羅高菲夫以輕快的弦樂代表聰明調皮的彼得,以肉體誘惑笨狼的靈巧的小鳥則是高音嘹亮的長笛,貪婪狡猾躡手躡腳的貪吃貓則以豎笛來表現,應該多磨練泳技下場可憐的小鴨就用哀怨不已雙簧管來演奏,穩重的爺爺則是使用音域極低的低音管,遲來的獵人就以定音鼓連擊暗示可能隨之而來槍響,童話裡永遠的反派大野狼則用低沉的法國號陰森顫慄吹奏著,動物們的爭鬧鬥智讓音樂表現空間更顯多元,札實的譜曲讓故事揮灑起來既順暢又有趣。

▏邊聽邊讀.德布西《兒童天地》曲集〈大象催眠曲〉

孩子和大象都打呼了

《兒童天地》(Children's Corner)〈大象催眠曲〉(Jimbo's Lullaby)/ 德布西(Claude Debussy)

▲《兒童天地》是德布西為五歲的女兒ChouChou所創作。

《兒童天地》是德布西在1908年為五歲的女兒ChouChou所創作,他曾在這部六首聯篇鋼琴曲的第一頁寫下:「爸爸用這些作品來表達對Chou Chou最深的愛。」雖然ChouChou在14歲時就因病過世,但德布西卻一路以童稚的眼睛陪伴著女兒的成長,也帶領她遨遊在自己的創作世界中,使得作品裡有著大人難得的天真幽默,從第一首〈巴納遊博士〉octor Gradus ad Parnassum)描述小孩對於練琴感到枯燥乏味的愁眉苦臉,到跟著大象一起打呼的〈大象催眠曲〉、〈洋娃娃小夜曲〉(Serenade of the doll),或以四個單音描寫孩子望著窗外雪花紛飛的〈雪花飛舞〉(The Snow is Dancing),以及玩具牧羊人吹著笛子的〈小牧童〉(The Little Shepherd)到輕快多變〈黑娃娃步態舞〉(Golliwogg's Cakewalk)。

在〈大象催眠曲〉中,德布西註明左手要柔和的演奏,穩重的低旋律刻意營造大象步伐沈緩的笨重感,雖然不如〈黑娃娃步態舞〉般迅速悅耳討喜,但德布西細膩的描繪功夫,傻氣之餘,倒也讓這首曲子聽來有種返璞歸真之感。

▲ 當時《兒童天地》的插畫和樂譜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