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焦點 > 看作曲家如何用音符寫動物—《火鳥》、《天鵝湖》
看作曲家如何用音符寫動物—《火鳥》、《天鵝湖》

看作曲家如何用音符寫動物—《火鳥》、《天鵝湖》

2018-09-10 ‧ 陳懿儀

▏邊聽邊讀.史特拉汶斯基《火鳥》


狂歡的舞跳夠了,還有經典唯美芭蕾舞,在古典芭蕾舞劇裡有兩隻青春永駐、每天只睡一分鐘也絕不顯老的鳥,一隻就是柴科夫斯基純白無瑕的《天鵝湖》,另一隻就是史特拉汶斯基光燦耀眼的《火鳥》。


▲ 根據俄羅斯的古老傳說,火鳥代表了自由與一切崇高的美德,當它飛翔之際宛如一團火燄在天空劃過。

在天願做《火鳥》,在地願為《天鵝湖》

  • 《火鳥》(The firebird)/ 史特拉汶斯基(Igor Stravinsky)

《天鵝湖》(Swan Lake)/ 柴科夫斯基(Peter I. Tchaikovsky)

1909年,俄國最知名的芭蕾舞團創始者狄亞基列夫(Serge Diaghilev)委託里亞道夫(Anatoly Liadov)為其編曲,哪曉得這位老作曲家卻遲遲沒能交件,於是轉而求助史特拉汶斯基,當時的他雖然只有27歲,但曾經發表的管弦樂作品《煙火》(Fireworks)和《幻想詼諧曲》(Scherzo Fantastique)卻讓狄亞基列夫印象深刻,於是決定大膽一試,也讓史特拉汶斯基一戰成名。

▲《火鳥》讓史特拉汶斯基一戰成名。

《火鳥》根據俄羅斯的古老傳說改編,代表了自由與一切崇高的美德,當它飛翔之際宛如一團火燄在天空劃過,有位伊凡王子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捕捉了它,火鳥卻在拼命掙扎中變得黯淡無光,王子於是起了側隱之心釋放了它,臨飛前,火鳥拔下一根羽毛並告訴王子只要揮舞羽毛,火鳥就會現身。而後王子在與公主墜入情網之時,被壞魔王抓走,並展魔法要將伊凡王子變成石像,王子於是趁機拿出羽毛揮舞,果然立刻就看見火鳥金色耀眼的光芒,它奮力抵抗著魔王和他的爪牙,王子也在火鳥的指引下,摧毀了保有魔王長生不死的魔蛋,最後,獲救重生的人群興高采烈地在火鳥炫目飛翔的光芒下,舉行了一場盛大浩蕩的歡樂慶典。

史特拉汶斯基以七段色彩繽紛的音色描繪了魔王的使壞、光明希望的火鳥之舞、愛情的點燃及正邪對峙的肅殺,層次縝密音色豐沛,展現他足以駕馭龐雜的管絃樂,曲子中不時兜售著異國情調與神秘色彩,也讓《火鳥》雖是芭蕾舞劇配樂,卻得以不落俗套開展出那個時代所沒有的恢弘視野。

柴科夫斯基於1876年根據俄羅斯古老的童話所寫的芭蕾舞作品,敘述被魔法師變成白天鵝的公主奧婕托,只有在夜晚才能恢復美麗的容貌,一日在王子齊格菲游獵天鵝湖之時,兩人一見鍾情,奧婕托告訴王子,只有忠誠的愛情才能使她擺脫魔法的控制。不料,在王子挑選新娘的舞會上,邪惡的魔法師竟然讓自己的女兒黑天鵝偽裝成奧婕托欺騙王子,只有與她短短相處的王子自然沒有辦法分辨,宣佈娶她為妻,這時奧婕托現身看到這一幕,絕望地逃回天鵝湖,王子發覺受騙,激動的奔向湖邊,在奧婕托和群天鵝的幫助之下戰勝了魔法師,奧婕托也恢復公主原貌,與王子終成眷屬。

▲《天鵝湖》第二幕湖邊一景。

柴科夫斯基跳脫傳統芭蕾音樂短小鬆散的舞曲,改以交響曲式的結構,華麗而纖細的鋪陳出對場景的抒寫和戲劇張力,以及對各個角色性格和內心的刻劃,音樂與舞蹈水乳交融且一氣呵成,成為精密細緻的作品。有別於《火鳥》的大鳴大放,《天鵝湖》最著名的樂段就是雙簧管奏出憂傷悲悽的主題,開頭弦樂的急促震音,佐以豎琴的浪漫演奏,揭開姿態高貴的天鵝輕輕划動過波光淋漓的湖面。不過,《天鵝湖》的首演卻非常失敗,除了編舞空洞、舞者表現不理想之外,由於兩三首樂曲不能與舞蹈配合,樂團指揮竟然私自更動樂譜,改換上別首圓舞曲片段,掐頭去尾的讓這首作品成了四不像。直到1893年柴科夫斯基去世,著名編舞家Marius Petipa為籌劃追悼演奏會,以第二幕編排舞劇,隔年演出時獲得佳評,這讓Marius Petipa決定將就全劇進行編舞,由Riccardo Drigo重編音樂及親自指揮,1895年在聖彼得堡馬林斯基劇院(Maryinsky Theatre)演出全劇,並由義大利舞蹈家Pirina Lagnani演出,終於讓《天鵝湖》在首演失敗18年後得以一雪前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