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焦點 > 看作曲家如何用音符寫動物—《鵝媽媽組曲》、〈黃泉的天鵝〉
看作曲家如何用音符寫動物—《鵝媽媽組曲》、〈黃泉的天鵝〉

看作曲家如何用音符寫動物—《鵝媽媽組曲》、〈黃泉的天鵝〉

2018-09-11 ‧ 陳懿儀

▏邊聽邊讀.拉威爾《鵝媽媽組曲》


同鵝不同命

  • 〈黃泉的天鵝〉(The Swan of Tuonela)/ 西貝流士(Jean Sibelius)

《鵝媽媽組曲》(Ma mere l'Oye)/ 拉威爾(Maurice Ravel)

雖說是古典樂界最受歡迎的鵝,但是命運卻也大大不同,有天鵝變公主嫁入豪門的《天鵝湖》,在《動物狂歡節》裡極盡幽默嘲諷之能事的聖桑也不忍“惡搞”的〈天鵝〉;不過,同鵝不同命,也有已經在幽冥地獄裡還得一路被追殺的《黃泉的天鵝》,以及雖名為《鵝媽媽組曲》,但從頭到尾都落個說故事的角色,沒能一搏版面。

▲ 西貝流士的作品向來有著北國特有的清冷遼闊。

《黃泉的天鵝》是芬蘭作曲家西貝流士四部交響詩組曲《雷敏凱連的傳奇》(Lemminkainen Suite)的第三首,在1896年首演之後,經常被選作單獨演出。曲中敘述在土奧涅拉這個芬蘭神話中的地獄,有條寬闊而隱伏著激流的黑水,上頭有隻天鵝悠遊其中獨自高唱著歌曲,雷敏凱連為擄獲少女芳心,不顧母親的反對答應了魔女的條件,要去射殺天鵝,不料卻反被毒蛇所吞噬,死於黃泉的冥河之上。在悠遠淒清的弦樂聲中,安排雙簧管徐徐奏出,象徵天鵝莊嚴而悲涼的歌聲,唱出身陷於死亡這個無間地獄中的孤獨,整曲有著北國特有的避世氣味,剔透疏離的情緒張力絕對足以讓聽者沉溺。

▲ 《鵝媽媽組曲》是拉威爾根據法國童話家的作品《鵝媽媽童話集》所寫。

《鵝媽媽組曲》則是拉威爾根據法國童話家Charles Perrault的作品《鵝媽媽童話集》,在1908年為好友的兩個女兒所寫的雙鋼琴聯彈曲,沒有任何華燦的技巧,甚至連八度音都給省略,讓鵝媽媽透過〈睡美人的孔雀之舞〉(Pavane de la Belle au Bois Dormant)的夢境、〈拇指仙童〉(Petit Poucet)中迷路的慌張、〈陶瓷皇后拉德紅娜〉(Laideronette Imperatrice Pagode)裡中國玩偶開心地邊唱邊演奏、〈美女與野獸的對話〉(Les entretiens de la belle et de la bete)裡的善良化解醜陋到〈神仙花園〉(Le Jardin feerique)裡的美妙相遇,拉威爾融匯了他無邊的想像力,用簡樸而純摯的音符寫下童話世界裡無垠的夢幻,就如同他曾說「並非每個人都能記得,但我在音樂中珍藏著它們!」之後,又將其改編為管弦樂曲芭蕾舞劇的形式,更動順序外還加上前奏與間奏曲,甚至還親自設計劇情腳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