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焦點 > 緊密的迷人張力- 電影《濃情四重奏》與日劇《四重奏》(上)
緊密的迷人張力- 電影《濃情四重奏》與日劇《四重奏》(上)

緊密的迷人張力- 電影《濃情四重奏》與日劇《四重奏》(上)

2018-04-12 ‧ 連士堯


或許是最早來自於「宮廷伴奏」的關係,「四重奏」作品其實很受到影視配樂的喜愛,加上往往能追尋原曲中帶有的隱喻,如果要追尋配樂中的四重奏,族繁不及備載。

相對而言,真正以「弦樂四重奏」做為角色設定的影視作品,其實並不算多,除了需要演員做出「演奏動作」的表面難度外,四位主角之間的戲劇張力,更是演技的一大考驗。有趣的是,這幾年歐美與日本各有一部以四重奏為主題的影視作品,分別是2012年上映的美國電影《濃情四重奏》(A Late Quartet)以及2017年的春季檔日劇《四重奏》(カルテット)切入的角度大異其趣,但又彼此互補,傳達出四重奏音樂家之間,緊密中帶有迷人張力的火花。


▏一首晚期的四重奏

《濃情四重奏》是台灣代理商的官方譯名,原名「A Late Quartet」,可以翻為「晚期四重奏」,這個字面有兩個意思,一個是電影一開始就緊扣著貝多芬生涯最晚期的第14號弦樂四重奏,op.131,另一個則是指電影裡的四位主角已組成25年的「賦格四重奏」,也進入他們演奏生涯的晚期。故事由四重奏中的大提琴手彼得(由資深演員Christopher Walken飾演)發現自己罹患帕金森式症做為起點,做出必須中斷演奏生涯的選擇,「賦格四重奏」的其他成員卻也因為這個變動,變成長年累積不滿的破口,具有幾十年的知名四重奏之存亡危在旦夕,而他們還立刻在下週有排定的演出……

▲集合眾多演技派演員的《濃情四重奏》,展現出編導對於「古典音樂」的熱愛

不論熟不熟悉四重奏這樣的編制,在觀看《濃情四重奏》時,一定會感受到編劇兼導演Yaron Zilberman是位不折不扣的樂迷他以貝多芬第14號弦樂四重奏的背後故事,加上舒伯特遺言之一就是「想再聽一次這首曲子」,暗喻「賦格四重奏」可能面對的未來另外,大提琴手彼得在上課時提到自己與到傳奇音樂家卡薩爾斯(Pablo Casals)相遇的故事其實完全轉化自另一外大提琴傳奇皮亞第果斯基(Gregor Piatigorsky)自傳中提及的軼事甚至最終在彼得回憶裡出現的前妻,就是由知名次女高音凡.歐特(Anne Sofie von Otter)親自飾演,並且演唱康果爾德的歌曲……眾多小細節,皆會讓喜愛古典音樂的觀眾目不轉睛,深深受到吸引。

除了音樂的細節外,《濃情四重奏》前段也忠實反映出許多長期四重奏可能會遇到的狀況:第一小提琴丹尼爾(Mark Ivanir飾演)的演奏角度是客觀理論派,與第二小提琴羅伯特(由金獎影帝Philip Seymour Hoffman飾演)的唯心感覺派十分不同,羅伯特則一直不服自己僅能「屈就」於第二小提琴,提議自己是否也能開始演奏第一聲部,兩者關係劍拔弩張,身為羅伯特妻子的中提琴家茱麗葉(Catherine Keener)夾在兩者之間,十分兩難。而當夫妻間產生嚴重摩擦時,又必須要因為工作緣故一起演奏,如何收起情緒拿出專業表現,也是音樂圈常見的現象。後段雖然在這三位音樂家的情感戲糾葛鋪陳過於誇張,「八點檔」到令人出戲,但劇情其實想帶出許多音樂家常遇到的問題:長期需在世界各地演出,到底該如何面對子女教養的問題?

即便中段劇情發展令人「花系列」到些許不耐,《濃情四重奏》最終還是以回歸音樂本身,在貝多芬的傑作琴音下,做出深遠的結局。在經歷許多情感波折後,四人的合作卻有不同的火花,也獲得如雷掌聲,身為觀眾的我們,往往無法得知舞台背後,有多少高潮迭起的故事,音樂家在舞台上奉獻的不只是技術,也是他們的人生。

緊密的迷人張力- 電影《濃情四重奏》與日劇《四重奏》(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