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焦點 > 耳朵借我,一場法國的耳間旅行
耳朵借我,一場法國的耳間旅行

耳朵借我,一場法國的耳間旅行

2018-09-07 ‧ 洪雪舫


大家對法國的印象不外乎是艾菲爾鐵塔、香榭大道、充滿故事的每一個轉角。但是你有想過「法國的聲音」是什麼嗎?是國歌《馬賽曲》、浪漫唯美的香頌?還是印象樂派朦朧神秘的旋律?

這次臺北市立交響樂團(TSO)邀請了法國鋼琴家尚-菲利佩.柯拉德(Jean-Philippe Collard)帶來拉威爾、佛瑞、法朗克這三位同樣來自法國的作曲家之作品,一起享受來自法國純正樂音的耳間之旅。


法國學派的的最佳典範

尚-菲利佩.柯拉德來自法國一音樂世家,年紀尚輕便被發掘天賦,年僅16歲在巴黎國立高等音樂學院獲得一等獎,與法國國家交響樂團(Orchestre National de France)以及指揮家馬捷爾(Lorin Maazel)演出的拉威爾被留聲機古典音樂雜誌評論為最佳音樂會錄音。柔軟細緻的演奏技巧也被稱為法國學派的的最佳典範。

拉威爾《左手鋼琴協奏曲》

這場音樂會的重頭戲莫過是拉威爾為戰爭、為維特根斯坦所譜寫的《左手鋼琴協奏曲》了。

一戰初始,法國面臨德國猛烈砲火之時,拉威爾毅然投筆從戎,成為運輸裝備裝甲車駕駛。砲聲隆隆,拉威爾駕駛的裝甲車「阿德萊德」在運輸途中拋錨,拉威爾因此在荒野中受困數日。

經過戰爭殘暴痛苦洗禮,拉威爾為在戰爭中亡故的士兵們譜寫了《庫普蘭之墓》(Le Tombeau de Couperin)也為在戰爭中失去右手臂的鋼琴家維特根斯坦(Paul Wittgenstein)寫了《左手鋼琴協奏曲》。

在譜寫《左手鋼琴協奏曲》時,拉威爾本人也陷入與身體的戰爭——神經疾病的侵擾,拉威爾一面對抗病魔,一面寫出了這首跳脫傳統左右手共構的曲子,融合活潑鮮明的爵士樂段,並發揚「配器之王」美名,為支撐只有左手而略顯單薄的鋼琴份量,讓樂器各自演奏旋律互相交織游離,使整首曲子充滿流動感。

法國人常說:「我們的富饒,是存在於我們所限定的限制之中」,這句話完全體現在愛國的拉威爾之創作,也讓拉威爾繼德布西去世之後,幾乎成為法國古典樂壇的象徵。

▲ 維特根斯坦演奏《左手鋼琴協奏曲》

▲ 法朗克(César Franck)

▲佛瑞(Gabriel Fauré)

佛瑞《敘事曲》、法朗克-D小調交響曲

十九世紀中葉開始,法國主流的作曲家開始掙脫受德奧體系的音樂型式,而法朗克反其道而行,認為德奧充滿張力與前瞻性,應該從中擷取長處,為法國音樂帶來更多新意,法朗克的D小調交響曲和白遼士的《幻想交響曲》,以及聖桑(Camille Saint-Saëns)的第三號交響曲《管風琴》,三者皆為法國的19世紀後半重要的交響曲代表作。而後由聖桑帶起、漸成一家之言的法國流派,聖桑之徒佛瑞,捨棄德奧厚重、充滿張力的音樂語法,使用法國獨有的優雅、輕盈的美感,在德布西、拉威爾之前扮演了最具影響力的法國作曲家之一。

法朗克-D小調交響曲

若說純正的「法國之音」是在拉威爾及德布希身上開花結果,那麼佛瑞以及法朗克便是在通往法國這條繁花似錦的道路上,細心播種、不可或缺的耳間風景。

音樂會資訊

2018臺北市音樂季-TSO瓦格獻禮《法蘭西-黃金印象》

時間地點:

  • 2018/09/21(五)19:30 國家音樂廳
  • 演出:
  • 指揮:吉博.瓦格 (Gilbert Varga)
  • 鋼琴:尚-菲利佩.柯拉德 (Jean-Philippe Collard)
  • 臺北市立交響樂團
  • 曲目:
  • 佛瑞:《敘事曲》,為鋼琴與管弦樂團
  • 拉威爾:D大調左手鋼琴協奏曲,M.82
  • 法朗克:D小調交響曲

購票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