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焦點 > 能飛得多遠—《寂寞鋼琴師》
能飛得多遠—《寂寞鋼琴師》

能飛得多遠—《寂寞鋼琴師》

2018-10-03 ‧ 楊為茜


在片中,音樂學院教授在入學考試聽完盧卡彈奏巴赫作品後,指定盧卡彈奏的,就是拉赫曼尼諾夫升C小調前奏曲,其靈活的運指與強大的渲染力在曲中表露無遺,不同於巴赫作品的工整與精準,充滿個人特質的詮釋,似乎讓他暫時脫離母親的陰影。

該曲創作於1892年,本曲在「莫斯科電力博覽會」首次亮相後便大受歡迎,成為拉氏所到之處必備曲目,過度的演出讓他後來對這首曲子痛恨至極,卻成為現代鋼琴家最愛彈奏的小品。第一主題莊重、有力帶有陰鬱色彩,被後人稱為拉氏的「命運主題」;第二主題則是受莫斯科克里姆林宮鐘聲的啟發而寫成。


有人說,音樂不被任何形式綑綁,可以穿透任何銅牆鐵壁,就算身體不自由,心靈在音樂的世界裡,則是絕對的自由。音樂真能救贖人生嗎?又或者音樂才是開起悲劇的巧合與延伸?《寂寞鋼琴師》讓我們看見音樂的一體兩面:受制於音樂,卻又從音樂之中解脫。

這部影片由鋼琴家打開琴蓋開頭,由琴鍵上飛舞的十指及了然於心又憂鬱的笑容結尾,講述著「義大利爵士鋼琴詩人」盧卡‧佛洛瑞(Luca Flores)的傳奇人生,因為融合民謠風格的爵士樂動人心弦而傳奇,因為38歲懸樑自盡而成絕響。他的音樂啟蒙於母親因思念丈夫而奏的旋律,在巴赫平均律f小調前奏曲裡,母子倆找到了共同的依偎,而這樣的心領神會,讓母親翌日開車時頻頻在後視鏡裡與之相視而笑,而後慘劇發生,因分神駕駛的車子打滑,母親當場死亡,罪惡感從此在小盧卡心裡揮之不去,而巴赫的前奏曲也成了緊箍咒,直至音樂學院的入學考時,一首拉赫曼尼諾夫的前奏曲解放了他,讓他受到爵士樂手的青睞,從此踏上了爵士樂的道路。

尖銳,一直是盧卡的本性,他既尖銳又誠實的話語,比單純的尖銳更加傷人,一句「我們的音樂沒有交流」打散了第一個團體,一句「我們家不成家,你要負最大責任」讓老父的生日氣氛為之凍結,一句「你怎麼知道那是我的孩子?」促使女友拿掉孩子,就是這樣包含著最真實的尖銳之語,處處刺傷身邊的人更刺傷了自己,終於在被負面情緒淹沒之前,用一捲卡帶向父親懺悔,在自創曲〈能飛得多遠〉中,飛向生命的終點。

本文選自《MUZIK古典樂刊》No.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