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焦點 > 致遙遠的戀人⎯十二個認識貝多芬的方法
致遙遠的戀人⎯十二個認識貝多芬的方法

致遙遠的戀人⎯十二個認識貝多芬的方法

2018-02-06 ‧ 李欣恬

從巴赫、海頓、莫札特到貝多芬,這四位古典樂發展史重要的靈魂關鍵人物,他們之間相隔的年份並不長,但他們的世界觀和生命理念卻大大地左右了音樂的發展,巴赫和海頓終其一生只為固定的單位服務,莫札特曾經試著扭轉這樣的狀態,但本質上仍然還是仰賴著這樣子的狀態生存,貝多芬則是逐步地掙脫了受限於貴族和教會的資助與囿限,慢慢地建立起藝術家的社會地位。十二個了解貝多芬的生活提案,給你十二種了解貝多芬的方法和面向。

其一|貝多芬素描

中等身材、寬肩膀、骨骼粗大、短脖子,有著結實的肌肉,走路的時候,喜歡把雙手放在背後,抬頭望著天空;據說,貝多芬也是一名左撇子,每當他靈感湧現的時候,左手會不自覺地揮舞,他的穿著明顯,喜歡穿著長外套,有各式各樣的顏色,包括藍色、深綠色、黑色或灰色,他曾在日記上寫著:「不知道誰能夠介紹裁縫師?我現在有的衣服,與其說是長衣,不如說是乞丐的袋子,我穿著在外頭走路,可能會讓別人誤以為是我偷來的?!」而讓人更能一眼認出他的是,前額寬闊,一頭濃密的蓬髮,在耳邊留了兩條耳鬢;年輕時的貝多芬,笑得較為開朗,雙眼總綻放著神秘的光芒,喜歡戴禮帽,外出散步回來會把帽子掛在最高的架子上,若遇到下雪或下雨,會在室內把水甩得到處都是。在外面活動時,喜歡隨身攜帶一本小筆記本,方便與人交流,有時也會寫下靈感湧現的樂句。他看起來孤傲和世界格格不入,但是他的真實性格是絕對的懇切和真實。

▲ 貝多芬幼年、青少年和老年

二|大都吃什麼

貝多芬喜歡吃魚,任何一種魚都行,不管是鱸魚或鱈魚,並且喜歡以魚招待客人,經常為了能與朋友們分享一條魚而感到開心;早上喜歡喝自己烹煮的咖啡,如果有客人來訪,會加上通心粉。貝多芬對菜餚非常挑剔,也因此為他燒菜的僕人經常需要小心翼翼,他吃飯不定時,懂得吃,也重視食物的營養價值,他也喜歡把麵包和燉肉汁一起煮,或是用十顆雞蛋做出一個大蛋捲。飯後的貝多芬通常喜歡散步,有時候也會順道光顧小酒館或是咖啡館,遇上夥伴也會一同牛飲啤酒,他不是一個反對喝酒的人,喜歡喝啤酒或匈牙利酒,但最喜歡的飲料仍然是白開水。若是參加晚會,貝多芬則是會一個人坐在角落裡吃著燻鮭魚,不太搭理他人。

三|親愛的父親

貝多芬的父親是一名嗜酒如命的人,並且常常在半夜裡喚醒他,逼迫他練琴,這是我們從小到大都熟知的故事。除去對音樂的天份和熱好,或許音樂對於貝多芬而言,始終是一個非常沈重的家族使命。貝多芬的祖父是一名男歌手,對貝多芬疼愛有加,在祖父去世之後,貝多芬內心永存與祖父相處的鮮明時光。然而,即使貝多芬的父親經常對他暴力相向,但他對貝多芬有著高度的寄望,嚴厲地逼迫他練琴,為了向神童莫札特看齊;等到貝多芬七歲登台演出時,他的父親還謊報年齡,塑造貝多芬的神童形象。

▲ 貝多芬的父親約翰

四|海頓莫札特

一七八七年,貝多芬首次造訪維也納,本趟行程主要是與莫札特面會,並且在莫札特面前演奏曲子,現場貝多芬也臨時要求莫札特當下出一個音樂主題的旋律,他以這個旋律現場即興和變奏,莫札特對貝多芬的演奏能力著迷不已,於是他對身旁的人說了句:「你們要注意這位年輕人,因為他即將震驚全世界。」(der wird einwal in der Welt on Sichrenden Machen),這是歷史上記載的兩大音樂家相遇的過程,但在這之後,兩位音樂家並沒有太多的交流;即使同為音樂天才,同樣都被各自父親寄予厚望,兩人的命運仍然大不相同;相對而言,莫札特生長於一個較為溫暖的家庭中,與家人的關係非常緊密,而貝多芬的童年較少有快樂的回憶,也因此讓他把那個具有溫度的自我隱匿於內在。此外,貝多芬也曾經拜海頓為師,一開始非常順利,海頓也非常賞識貝多芬,他曾對貝多芬說:「你給我的印象是一個有著多顆腦袋、多顆心臟和許多靈魂的人。」但很快地,海頓因為忙著自己的事業,無暇顧及貝多芬,也因此貝多芬並沒有在海頓門下學習太久,但他仍然敬重海頓,遵循著他的音樂傳統,走出了自己的道路。

五|隱匿的英雄

一八〇九年,維也納被法國軍隊攻佔,和許多當時的歐洲人士一樣,貝多芬對拿破崙懷抱著崇高的敬意,認為透過他的革命,可以達到自由與平等的境界,並且著手譜寫第三號交響曲,但在拿破崙稱帝之後,貝多芬大為不滿,把這首原本要題獻給拿破崙的作品改為《英雄》,隨後只寫上了「用來紀念一名偉大的人」字樣,拿破崙曾經是貝多芬心目中外顯的英雄,從此永遠隱匿在心中。

六|之所以為貴族

海頓於一七九四年前往英國之後,貝多芬正式和這位大音樂家疏於聯絡,開始另尋自己的道路。他開始居住在里契諾夫斯基王子(Prince Karl Lichnowsky)的官邸中,這名王子也曾經是莫札特的學生和贊助者,在定期的音樂聚會中,貝多芬也結識了許多優秀的樂手,連帶地也創作了多首室內樂作品題獻給這些樂手們演奏,這段時期也讓他與里契諾夫斯基結下深厚的友誼。性格明確且忠於自己的貝多芬,有個小故事可以看見貝多芬的他一生堅持的信念。某次貝多芬在演奏時,舞台下有位貴族大聲喧嘩,貝多芬聽見後便停下演奏,對著那位貴族說:「你之所以為貴族,是因為你的血液;我之所以為貝多芬,是因為我的才華,和我的努力,未來,像你這樣的貴族,會有千千萬萬個,但卻會只有我一個貝多芬。」貝多芬憑藉他的琴藝與創作實力,不僅受到貴族們的尊敬,並獲得肯定,這樣未受雇於貴族的音樂家,在當時的環境下並不多見。

▲ 里契諾夫斯基王子

七|鋼琴奏鳴曲

貝多芬的三十二首鋼琴奏鳴曲是鋼琴創作史上重要的基石,對於十九世紀浪漫樂派有非常大的影響力,從第一首到第三十二首共可細分為早期、中期和晚期,同時也是貝多芬恢宏的生命史紀錄;有別於巴赫的《十二平均律》別稱為「鋼琴的舊約」,貝多芬的三十二首鋼琴奏鳴曲又被稱作「鋼琴的新約」,早期的些許奏鳴曲是題獻給海頓,當時的鋼琴和現代鋼琴很不一樣,較接近大鍵琴,能做的表現力也有限;一直到貝多芬獲得一台平台鋼琴之後,他也開始用作品積極地開發鋼琴的演奏潛能,晚期的鋼琴奏鳴曲處處可見多樣性的和聲變化和廣闊的格局,在音樂情感上也有著更為戲劇張力的表現力。

▲ 貝多芬的第30號鋼琴奏鳴曲手稿

八|弦樂四重奏

和鋼琴奏鳴曲一樣,貝多芬的弦樂四重奏作品同樣也是跨越他的生命之作,從早、中、晚三個時期也可看見貝多芬細密綿長的音樂鋪陳,交織著他的心靈感官。貝多芬的心靈內涵豐富,而其中的「悲劇」黑暗層面,是他人所無法體察的,他不斷地與自我拉扯和抗辯,只希望在這過程中可以體驗到一絲的歡欣,並且調整自己能夠適應生命的洪流,也因此,透過音樂是一個極佳的方式。在弦樂四重奏作品裡,貝多芬細密的鋪陳他的內心跌宕起伏,宛如和他心靈共存共生,越到晚期的弦樂四重奏作品,樂曲的結構也越趨複雜,單項樂器鋼琴已不再能夠為貝多芬帶來滿足,他需要的是更為細緻勾勒他內心騷動的室內樂編制,他在弦樂四重奏作品中遠離塵囂,當四個純粹的聲部達到一致的和諧程度,也讓失聰之後的貝多芬聽見了更為絢爛的色彩,宛如內心那個的夢境,在峰迴路轉之際,抵達柳暗花明和圓熟。

九|九大交響曲

自第一號交響曲開始,貝多芬開始了開創交響曲新紀元的緩慢練習,不僅讓交響曲擴充至第四和第五樂章,同時也開啟了「標題音樂」的可能性,第三號交響曲《英雄》、第五號交響曲《命運》、第六號交響曲《田園》以及第九號交響曲《合唱》更是讓交響曲和合唱做了完美與跨世代的結合,這是一首以席勒的詩作作為最後一個樂章的作品,在首演之時,貝多芬一度因為聽不見而絲毫不察覺聽眾反應熱烈,還是身旁的人請他回頭他才「看見」眾人的掌聲。

▲ 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第四樂章手稿

十|聽不見的世界

一八○一年,貝多芬的生活狀態開始好轉,里契諾夫斯基王子提供他一筆豐厚的年金,他的創作靈感也從不短缺,然然,逐步惡化的聽力卻讓貝多芬無能為力,他所罹患的疾病為「耳硬症」,在現代可開刀治療,但在貝多芬年代的醫術對這樣的疾病是束手無策的,因為聽不見,所以貝多芬也越來越遠離人群,然而,越是遭遇黑暗時期,貝多芬的音樂卻越趨光明,他的生命火爐也愈顯光輝,例如:D大調第二號交響曲和C小調第三號鋼琴協奏曲,這兩首作品出版時,貝多芬說:「我對過去的作品都不滿意,從這裡開始,我要走上新旅途。」知名的鋼琴奏鳴曲《暴風雨》也是這個階段的作品,具備戲劇特性的音樂發展,從第一個音到最後一個音的鋪陳,自風雨前的寧靜到雷霆萬鈞,最後又回歸平靜,帶有抑揚頓挫的音樂語法,最後以鋼琴最低音域作為結尾,喃喃道盡貝多芬的心境轉折,這不長也不短的三樂章,是貝多芬獨自在黑暗中掙扎的微型縮影。

▲ 貝多芬所使用的助聽器。

十一|月光愛麗絲

由於耳疾,促使貝多芬失去了他的社交生活,一七九五年,他曾經向一名女歌手求婚,但沒有獲得成功,往後數十年的歲月,貝多芬一直在尋覓一段關係,可以讓他完成愛與藝術。一七九九年,貝多芬和兩位女學生感情良好,也為了其中一名學生喬列塔.古琪爾諦(Giulietta Guicciardi)伯爵夫人寫出了知名的《月光》奏鳴曲。年輕時期的貝多芬,有許多紅粉知己,事實也顯示,曾經有許多女子傾心於他,然而,罹患耳疾卻讓後來的貝多芬不再與人群接觸,在表面上看起來將心封鎖的他,其實內心對這個世界和人類比任何人都還要渴望與熱愛。

十二|情書與遺書

「你們這些人,認為我是個惡毒、頑固而又厭世的人,那可真是對我的莫大誤解。 上帝啊,你看看我的靈魂深處吧,你會知道那裡有我對人類的熱愛和行善的願望。卡爾弟弟,謝謝你待我如此好,在此獻上特別的感謝,希望你們能比我生活得幸福、自在;把美德教給你們的孩子吧,唯有美德才能使人真正的快樂,而不是金錢,這是我的經驗之談。」

▲ 貝多芬致永恆的戀人書信。

一八〇二年,當貝多芬確實知道自己會逐步走向喪失聽力時,他聽從醫師的建議,到維也納郊外的海利根斯塔小鎮居住,在那裡也寫下了知名的「海利根斯塔遺書」,收信人是他的卡爾弟弟,在裡面有著貝多芬對自我以及塵世最誠實的告解,開頭他便寫著他飽受世人的誤解,眾人皆認為他是一名脾氣暴躁、頑固的人,那是對他最大的誤解,但他決定不再辯解,即使受到誤解,他仍然要把他對人類的熱愛寫進音樂裡,要在音樂裡埋藏最純淨的心思,他也將憂鬱的心境狀態做了一次徹底的反轉,後來貝多芬也在另一封信上說:「我將扼住命運的咽喉。」如此沈痛的一句話,勇者無懼的告解,也讓貝多芬將更多的心力及剩下來的時日裡投注於音樂創作。在信件末端他也告訴他的卡爾弟弟,要他以道德來教養子女,因為唯有美德才能使人感到真正的快樂,並不是金錢,對於卡爾弟弟的厚愛與寄望,也流露於書信之中,這封信可說是他獻給與遺留給世人最深情的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