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焦點 > 被詛咒妖魔化的小提琴「魔琴傑里尼」(2)
被詛咒妖魔化的小提琴「魔琴傑里尼」(2)

被詛咒妖魔化的小提琴「魔琴傑里尼」(2)

2018-08-14 ‧ 陳義雄

前篇閱讀:被詛咒妖魔化的小提琴「魔琴傑里尼」(1)

▲19世紀小提琴巨擘歐勒.布爾最珍愛的小提琴

「魔琴傑里尼」──被詛咒妖魔化的小提琴

自古以來小提琴就比任何樂器更含有神祕性,許多製琴家、演奏家以及愛琴成迷者、琴癡,為探求其神祕性,從未有厭倦的時候,因而產生了許許多多的逸聞奇譚,與真實的事跡、學識、歷史,共構而成一門「小提琴學」(Violin Lore):「19世紀小提琴巨擘雷曼夷被自己持有的『死神之弓』(the Bow of Death)殺死於音樂會演奏中……其後此弓之持有者亦皆相繼罹患種種災禍死亡……」既其一則,似是惶悚怪譚,卻是真人實事!

有「死神之弓」,也就有被詛咒而妖魔化了的小提琴──「魔琴傑里尼」,豈無獨有偶定律乎?過去「魔琴」肇禍發生的種種不幸,不尋常的悲劇性故事,怪力亂神、駭人聽聞的傳說、報導很多,看似「當代聊齋」(contemporary gossip),卻是千真萬確,真有其人,確有其事!

1559年的某一天夜晚,在威尼斯樞機主教阿爾鐸布朗狄尼(Cardinal Aldobrandini)的宮殿裡正舉行一場盛大的舞會。樂隊是城裡召來的,有一位美少年正在拉奏古六弦提琴。就因為美少年長得實在太漂亮,吸引了主教的目光而靠近仔細觀賞他的演奏。當音樂進行到古六弦琴獨奏,魯特琴(Lute)伴奏時,主教發現美少年的演奏技巧實在很完美,所以在演奏完了之後,就召見美少年,殷殷垂詢問話。這一下子讓主教非常吃驚,原來他不是男孩,而是一位非常美麗,名叫「婕娜碧雅」(Zenobia)的女孩子。婕娜碧雅的祖父也是樂隊之一員,這時候坦誠稟告主教孫女女扮男裝的緣由。

當時的威尼斯是一個繁榮的貿易港口,不少暴發富商、商業貴族聚集於此,誘拐年輕貌美少女的事情時有所聞。婕娜碧雅的母親就是被一個貴族誘拐,生下婕娜碧雅後,遭到遺棄,極度失望悲傷而病倒,不久含恨而逝。為了使漸漸長大成人的孫女不再重蹈母親覆轍,重演悲劇,才把她女扮男裝參加樂隊演出。

舞會後數日,婕娜碧雅的祖父突然去世了,起因於樂隊裡的一個男歌手心懷不軌,引誘死纏婕娜碧雅。為了阻止男歌手進一步的惡行,祖父出面阻止,引發爭鬥而被男歌手用刀刺死。在鬥爭當中,也把婕娜碧雅唯一的六弦古提琴打得碎碎爛爛的。

不久,主教也獲悉這件噩耗,基於同情婕娜碧雅的遭遇之外,也被她的美麗高雅大方的氣質所動,就收留她在身邊就近照顧,也好培育他的音樂才藝。主教想到了該給她一具世界最好的小提琴,於是就委託當時義大利最偉大的製琴巨匠,住在布雷夏的歌斯巴羅.大.薩洛(Gasparo da Salò)精心製作一具絕佳的小提琴。

▲歌斯巴羅.大.薩洛之墓

歌斯巴羅.大.薩洛遺留傳世的小提琴數量甚少,其中最著名的就是主教委託訂做的這一具,目前珍藏於挪威的貝爾根(Bergen)的博物館。這是19世紀樂壇風雲人物,挪威的小提琴巨擘歐勒.布爾(Ole Bull, 1810~1880)遺孀愛夫居逝世後贈送故鄉的禮物。

數月後,主教收到樂器製作完成的回信,就帶著婕娜碧雅到布雷夏訪問歌斯巴羅.大.薩洛,領取小提琴。這具小提琴用象牙和青銅裝飾得很漂亮,琴身塗飾稍帶微紅的黃褐色漆,光滑如鏡,閃爍美麗的色澤。用一個臉型清秀如天使,卷頭髮的少年小頭,取代一般常見的渦卷型琴頭(Scroll)。

看到這樣美麗的樂器,婕娜碧雅太高興了。她小心翼翼的從桌上拿起小提琴和弓,開始調音及試音,然後開始拉奏一首教堂奏鳴曲(Sonata da chiesa)。從歌斯巴羅.大.薩洛製作的這具小提琴流洩出無法言喻的淒涼而又優美絕倫的音樂。主教也漸漸被小提琴美好的琴音迷住了,坐在椅子上靜靜的傾聽。歌斯巴羅.大.薩洛也深為自己所製作的小提琴,能發出如此令人難以置信的美妙音韻而大為驚訝。他長期以來夢寐以求能製作出音色特別優美,音量更為宏大雄渾的小提琴。他激動得臉色蒼白,還以為正置身美夢中呢!

婕娜碧雅演奏完奏鳴曲之後,大.薩洛向她說明這具小提琴的特點:這具小提琴有比較長的指板。當時的樂曲多在低把位位置(positions)拉奏,不需要長的指板,所以指板都比較短。大.薩洛預期到將來會有需要高把位演奏的樂曲,也預見會演奏高把位的小提琴演奏家將會出現。為了讓演奏者能有自由發揮演奏的空間,所以製作了加長指板的小提琴。聽完大.薩洛的說明,婕娜碧雅又拿起小提琴,演奏了一首翡冷翠(Firenze)的少女們跳舞時所唱的音樂「抒情詩曲」(Canzone)。演奏到了高音之處,小提琴就越會發出一種扣人心弦、熱情奔放而憂傷的音韻。樂曲奏完後,她把小提琴收進琴盒裡,向站在一旁發呆、猶如夢中的歌斯巴羅.大.薩洛握手,感謝的說:「當我在拉奏這具美好的小提琴的時候,我一定會想起您的。」

歌斯巴羅.大.薩洛對自己製作的樂器,能被那麼美麗可愛的婕娜碧雅喜愛使用,心理有說不出的喜悅、欣慰,但是他沒說出口。

主教和婕娜碧雅攜帶著琴,滿心歡喜的告別歌斯巴羅.大.薩洛,馬不停蹄地前往翡冷翠,目的是為了要把這具歌斯巴羅.大.薩洛製作的小提琴裝飾得更為美麗出色,要委請當時住在翡冷翠最著名的雕刻大師褊貝努托.傑里尼(Benvenuto Cellini)再加以精心雕飾。

旅途中兩人投宿了帕爾瑪(Parma)、摩蝶納(Modena)和波隆尼亞(Bologna)三個地方。在帕爾瑪招待主教的宮廷宴會,主教讓自願扮成男侍童的婕娜碧雅演奏小提琴。

▲歌斯巴羅.大.薩洛製作/褊貝努托.傑里尼雕飾

由於歌斯巴羅.大.薩洛的樂器不同凡響,聽眾狂熱喝采。演奏後貴婦們圍著「他」,撫摸著親「他」的臉、吻「他」的頰,寸步不離。這些貴婦人真把她當成「他」了。其中也有人想當做他的守護贊助人(Patron)。之後,在摩蝶納的演奏也是同樣受到熱烈的歡迎。白天,當主教在處理受威尼斯共和國依賴的公務時,她就在宿舍熱心練琴,因此琴藝精進。尤其是重音(雙弦)演奏更是驚人,鳴響出以前的樂器無與倫比,魅惑心靈的音韻。歌斯巴羅.大.薩洛的樂器時而令人怡悅、溫暖、興奮,時而又使人陷於憂煩,又時而恬靜澄瑩。

在宿舍偶而聽聽她練琴的主教,漸漸地感到她練琴時的氣氛有點可怕,但始終不敢開口。在摩蝶納逗留中,有一天她被邀請到宮廷演出,當他演奏卡爾洛.費拉利(Carlo Ferrari, 1730~1780)的「抒情詩曲」,主題以雙弦重音(Double stop)反覆演奏時,她突然感覺不安,好像另有他人在她身邊一起演奏,她驚奇地數次瞟瞄周圍,卻不見有任何人。

演奏完之後,她立刻跑去見主教,詳細說明演奏中發生的怪現象,並且說:「歌斯巴羅.大.薩洛的這具小提琴寓有魔法,不知是惡魔要把我趕走,或者是琴頭上卷髮的守護天使在給我發警告呢?」雖然主教早就感到異樣,卻極力避免表明,反而安慰她說:「沒有那麼一回事,絕對不要這樣想。那是因為妳太認真演奏才會有如此的幻覺。一定是妳聽到來源不明的反響回音吧,千萬不必擔心!」她雖頷首表示領會,內心卻仍不同意主教的話。

逗留波隆尼亞辦完公事,主教就陪婕娜碧雅到翡冷翠拜訪名聞遐邇的天才雕刻家褊貝努托.傑里尼。

繼續閱讀:被詛咒妖魔化的小提琴「魔琴傑里尼」(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