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焦點 > 被詛咒妖魔化的小提琴「魔琴傑里尼」(4)
被詛咒妖魔化的小提琴「魔琴傑里尼」(4)

被詛咒妖魔化的小提琴「魔琴傑里尼」(4)

2018-08-14 ‧ 陳義雄

前篇閱讀:被詛咒妖魔化的小提琴「魔琴傑里尼」(3)

思慕之情日益熱烈的主教,終於忍不住對婕娜碧雅吐露愛慕衷情。聽完主教說出心裡的話,婕娜碧雅趕緊婉言規勸他說:「請您萬萬不可以為了我而這麼做,如果您這麼做,神一定會發怒。您應該回想一下您在神壇上的誓言。我是很愛您的,難道這樣還不夠嗎?」

幾個月後,墜落情網、越陷越深、不能自拔的主教,更執拗地逼婕娜碧雅結婚。但是她哭著說:「我不能跟您結婚。」

「為什麼?」

「我愛這具小提琴甚於一切,且除了您之外,我也愛上另外兩位男人。」

聽了這些話,主教非常生氣,盛怒激動大聲吼叫著說:「妳發瘋了?那兩個傢伙是誰?我要殺了他們!」

「您把他們殺了,我還是會愛著他們的。」她說:「就是製作小提琴的歌斯巴羅.大.薩洛和雕刻家傑里尼,我是很愛他們的。」

聽她這麼說,主教不禁失笑。這個時候他清醒過來,深深領會到婕娜碧雅心靈有一股熱烈的愛情,愛情深處有看不見的熱情,而這股熱情與他毫無關聯,能喚起她的愛情之火的人不是他。

▲阿爾鐸布朗尼主教之別墅

主教為了調節轉換一下她的情緒,希望她性情開朗一點,就帶她到郊外的別墅去住了下來。可是住進別墅之後的婕娜碧雅卻顯示不對勁。漸漸面容削瘦如柴,臉頰也凹了下去,只有眼睛卻睽睽發亮。尤其她在拉奏小提琴時,她的眼光會令人毛骨悚然,怪異不舒適的感覺,令主教覺得她好像是魔鬼的化身。歌斯巴羅.大.薩洛小提琴反射出來的,帶有微紅的褐黃色色彩,有若吸血魔鬼在吞噬婕娜碧雅全身血肉與精氣。鳴響出來的琴音,聽起來竟然會使人產生驚悸感。主教就憂煩地離開心愛的婕娜碧雅的房間,划平底船到沒人的出海口,以忘卻他無可奈何的煩惱。

婕娜碧雅不再拉奏輕快活潑、令人愉悅的「抒情詩曲」之類的樂曲了。她開始自己編寫拉奏一些節奏快速章句(passage),演奏技巧艱難的「即興曲」,雖然也是高藝術價值的樂曲,卻多是暗淡而予人有窒息、不舒服的感受。主教聆聽了很心痛,覺得就像是魔鬼的音樂!

婕娜碧雅在拉奏完小提琴後,會覺得非常疲倦,常常有氣無力地伏臥在地板上。主教看在眼裡,終於忍不住激動地大聲喊叫:「我要砸毀這小提琴!自從那罪惡的傑里尼觸摸了這樂器之後,惡魔就進入符合於琴身了,我要砸毀它!我要把琴砸的爛碎!」

婕娜碧雅聽到了主教的話,驚跳起來,緊緊抱住主教,淚流滿面,輕聲地說:「您也察覺到了嗎?當初從歌斯巴羅.大.薩洛那裡接到琴時,這小提琴是晶瑩、明朗、溫暖、怡悅地鳴響。可是經過了傑里尼的手之後,它就變了,每次我在拉奏的時候,就是跟它在打鬥。雖然都是我打贏,但是也都渾身乏力、疲憊不堪。」

主教安慰她,讓她躺下來休息。婕娜碧雅又一次緊抱主教,說:「我對不起您,可是這是萬不得已的。歌斯巴羅.大.薩洛向我哀告願望,傑里尼卻引誘我。我以為可以不傷害您而同時跟他倆周旋玩耍,這證明是錯誤的。現在我不得不贖罪。」

主教再次安慰情緒亢奮的婕娜碧雅,讓她躺在床上休息。一個人悄悄地走到屋外走廊,眺望河流的出海口。不久,從漆黑的遠處傳來平底船的櫓聲,聲音漸大,終於有船影橫靠走廊的階梯邊。

「是誰?」主教喊問。

「是我,裴彼諾(Peppino)。」是從威尼斯來的執事(事務官,即佣人領班)。

主教要下階梯趨前迎接他時,執事好像要閃躲,急忙搖著雙手阻止。他說:「不要靠近我!三天前威尼斯開始發生很可怕的事情。」這時候主教聞到從執事裴彼諾身上傳來一股濃烈的醋酸味。

這件可怕的災禍就是發生在1575年的鼠疫(黑死病),從中東來的商船,把鼠疫帶到威尼斯,引發一場大流行瘟疫,到1577年,約兩年之間死亡好幾萬人。這期間為了消毒,在威尼斯的街道燃燒一些藥材、藥物種子、辛香料,滿街到處瀰漫著藥味煙霧。

執事報告完災情,立刻就趕回威尼斯。

婕娜碧雅──魔琴傑里尼的首位受害者

第二天一大早,主教為了要保護婕娜碧雅免於感染黑死病,把別墅與外界隔離,命令僕人緊閉門戶,不准任何外人進出。之後,快步走進婕娜碧雅的房間。這時候從她的房間傳來她久已未曾演奏,曲風明朗愉悅的費拉利的「抒情詩曲」。看到主教走進來,她很高興的一邊奏琴並對他微笑。但是突然間有氣無力軟癱倒在地板上。主教大驚,衝過去把她抱起來,可是為時已晚,婕娜碧雅已氣絕,香消玉殞了。

婕娜碧雅的死因至今不明,不過根據西洋的傳說,她是在拉琴時,跟這具「魔琴傑里尼」搏鬥,過度疲勞致死。不管怎麼說,婕娜碧雅是被詛咒妖魔化的「魔琴傑里尼」的第一位受害者。

魔琴肆孽作祟

主教辦完婕娜碧雅的喪事一星期後,抱著成仁取義的決心,獨自前往威尼斯,冒險看護鼠疫的病患。很幸運地,沒有感染到這種可怕的疾病。

婕娜碧雅死後,為免觸景生情,主教盡可能避免聽到音樂,宴會時一開始奏樂,他必立刻離席,因此被視為怪人。晚年更住在完全聽不到音樂的別墅,過著安寧恬靜的生活。70歲那年,他想到要在婕娜碧雅的忌日那天,用小提琴來紀念追思她,於是請來了當時在威尼斯極負盛名的小提琴家彼耶杜洛.葛布利葉里(Pietro Gabrieli)到別墅來,用婕娜碧雅生前珍愛使用的小提琴來演奏,葛布利葉里被引進到客廳,主教就從琴盒裡取出琴來,並說明這具小提琴已經有二十多年沒有拉奏過,不知道能不能發出和昔日一樣美好的音響?彼耶杜洛接過琴來只看了一眼,立刻就大聲驚嘆著說:「哇!這莫非是歌斯巴羅.大.薩洛嗎?一看到這超美的塗漆就知道的,尤其是這種雕飾實在是太美麗了!」

「雕飾是傑里尼的傑作。」主教說。昔日帶著美貌的婕娜碧雅訪問傑里尼的往事情景,又一一回到腦海,映現眼簾。

葛布利葉里拿掉小提琴上的舊弦,換上他自己帶來的新弦,調好音之後就開始拉奏。這具歌斯巴羅.大.薩洛製作的小提琴,像往昔一樣發出極為優美的音韻。坐在旁邊的主教聽了心如刀割,無可奈何地睥睨著眼睛,仰望窗外天空。

葛布利葉里已經被歌斯巴羅.大.薩洛的小提琴美好音色所迷惑,進入忘我的境界,興奮忘情地一曲又一曲不停的演奏下去,也不知道演奏了多少首樂曲。就在這個時候,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葛布利葉里突然發高燒,臉色蒼白,眼神宛如發狂,如窒息一般地氣喘,頭也暈暈的,全身乏力,無法演奏,只好把小提琴放在桌上,精疲力盡地橫著身體,慢慢地軟癱坐在椅子上,雙拳緊握在胸口,痛苦呻吟。主教嚇了一跳,慌忙跑過來問他要不要緊。葛布利葉里瞪著眼說不出話來。稍後氣喘、痛苦漸趨緩和,等了一會兒才得以開口說:

「這具小提琴有魔鬼潛伏在裡面,隱藏著一股看不見的妖氣,如強烈火焰燃燒到我的身體,進入我體內。所以,為了逃命,竟不知不覺的拼命奏起琴來抵抗!不管怎麼樣,這具小提琴我不敢再拉奏了,請主教原諒。」

為了使葛布利葉里衰弱的身體康復,主教讓他在別墅逗留了數天,康復後才讓他回去威尼斯。

繼續閱讀:被詛咒妖魔化的小提琴「魔琴傑里尼」(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