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焦點 > 轉開瑯嶠的時空膠囊—HEAR HERE來聽恆春「半島歌謠祭」
轉開瑯嶠的時空膠囊—HEAR HERE來聽恆春「半島歌謠祭」

轉開瑯嶠的時空膠囊—HEAR HERE來聽恆春「半島歌謠祭」

2018-10-11 ‧ 陳安駿

圖:半島歌謠祭


  • 思想起 祖先鹹心過臺灣 不知臺灣生作啥款
  • 思想起 海水絕深反成黑 在海山浮漂心艱苦
  • 思想起 黑水要過幾層啊 心該定 碰到颱風攪大浪
  • 有的抬頭看天頂 有的啊 心想那神明
  • 思想起 神明保佑祖先來 海底千萬不要做颱風
  • 臺灣後來好所在 經過三百年後人人知……

40年前,已故民謠歌手陳達應雲門舞集之邀,在舞作《薪傳》裡,用月琴彈撥來自家鄉恆春的曲調,和著他蒼桑卻嘹亮的嗓音,娓娓道出先民險渡黑水溝、來臺開墾的艱苦過往;10年之前,從臺北一路向南,民謠進香團把這般原汁原味的聲音帶回故鄉,並用恆春民謠節標註經典的再起;今年,半島歌謠祭乘著落山風、循著先輩的足跡在地紮根,靜觀雲起百餘年的老城門仍將為之見證。

看著《薪傳》、聽著《思想起》,從它獨樹一格的曲調、唱詞與氣口中,或也不難聞得幾分「域外」的失落——與臺灣其它地方歌謠不同,舊時因蝴蝶蘭盛開而得名「瑯嶠」(取排灣族語「蘭花」之音)的恆春,雖然氣候溫暖宜人,地形卻是三面環海、一山阻隔,外人不易進入,早期漢人帶著來自閩、粵的鄉音故曲,踏上這片陌生的半島,與當地原有的排灣、卑南歌謠內部融合,在相對封閉的環境中,累積逾百年、完全「原生」的傳統音樂,就這樣一路保存到1970年代,未受後來的日本或西洋音樂影響,意外成為臺灣音樂史上獨有的瑰寶。

▲ 蒲葵編織的稻穗,剪影恆春人與土地連結的稻田

陳達一曲《思想起》,曾因史惟亮與許常惠的採風、1977年發行的《民族樂手——陳達和他的歌》專輯,加上《薪傳》登臺,一步步走出孕育它的山涯海角,一時名聞臺島,甚至催生了後來知名的民歌《月琴》。但在恆春當地,民謠反映的早日艱苦,卻與1980年代以降發達的觀光產業,及隨之而來的富裕生活格格不入,相對受到冷落,直待10年前陳明章、嚴詠能、胡德夫等又一群音樂人組成宣傳車隊、為陳達弟子朱丁順舉辦公演,帶來第一屆恆春民謠節,才讓式微的鄉音又回到眾人耳畔。

脫胎自民謠節、承繼發展與延續恆春與滿州地方音樂的主軸,以及將民謠與月琴融入恆春半島小學與社區大學教育、創下千人彈唱月琴紀錄的點滴累積,今年首度擴大登場的「半島歌謠祭」,涵蓋車城客家、牡丹原住民、滿州與恆春閩南歌謠,以模擬落山風聲的HEAR HERE,一方面號召在地人團結、紮根有溫度的文化土壤;一方面呼喚更多來人、體驗古城尚存的生活積澱。在森林、大海、稻田、落山風的懷抱之間,流行樂團與民謠傳統對話、傳統與現代在地合作、天然資源化為聲音設計的素材——自10/20依托恆春北門的開幕式,到11/03止於西門廣場的閉幕式,化全城為舞臺,冶「文化扎根」、「駐點創作」、「跨界創新」、「世界音樂」於一爐,邀請國內外諸多音樂人與在地傳藝師共同創作,融合不同文化與語言元素—— 這一切,都從改編朱丁順留下的開場曲《卜聽民謠來阮兜》唱起。

半島歌謠祭,邀您駐足恆春「聽此」。

▲ 一把月琴一個人,故事就這樣開始、這樣繼續

音樂試聽

Rocky × 恆春阿嬤

你太白了去曬黑 × 滿州阿嬤


詳細內容請見半島歌謠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