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焦點 > 那些年,華格納幫朋友戴過的綠帽
那些年,華格納幫朋友戴過的綠帽

那些年,華格納幫朋友戴過的綠帽

2018-07-12 ‧ 胡耿銘

本文取自《MUZIK古典樂刊》No.17


▏邊聽邊讀.福特萬格勒指揮.華格納〈女武神的飛行〉


華格納(Richard Wagner,1813-1883)真是音樂史上最深詰厚黑學的音樂家,我總是將他與中國歷史上的曹操相比擬,曹操為人的哲學是:「寧可我負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負我」。這樣的想法簡直與華格納不謀而合,就連感情世界也是如此,華格納專釣有夫之婦,可從來不管「朋友妻不可戲」那套。

▲ 1871年的華格納。

▏樂劇達人

華格納雖非醜得不得了,但也絕不是什麼帥哥,矮小的身軀頂著一顆大頭顱,若我是女人,當然不會對他有興趣。妙的是,其貌不揚的他好像很會釣馬子,除了老婆以外,先後紅粉知己還真不少,而且專找有夫之婦下手。24歲時,華格納娶了位漂亮的歌劇女明星敏娜(Minna Planer),婚前,當他們去牧師家討論結婚儀式時,竟然在牧師面前吵架,甚至鬧到要分手的局面,這似乎預言了他們倆人日後的不幸福。婚後,華格納一直紅不起來,日子當然過得不好,人家說貧賤夫妻百事哀,也怪敏娜倒楣,窮苦的生活使他們夫妻倆常吵吵鬧鬧,互揭短處。華格納對敏娜並不好,敏娜不是受不了他拈花惹草,就是禁不住窮苦,兩人時分時合,婚姻不甚美滿。實際上,大多數女人可不願嫁給窮光蛋,可是敏娜具備賢妻素質,她甚至在貧困時總是把自己的那份食物讓給老公吃,問題出在嫁錯人啦,華格納自己承認:「敏娜如果嫁給普通男人,可能會比較幸福。」說句公道話,這段婚姻華格納錯得較多,也許他之後對敏娜有些悔意,但就如曹操一般,他的悔意總是極為短暫。


華格納自己承認:「敏娜如果嫁給普通男人,可能會比較幸福。」


▲ 華格納第一任妻子敏娜。

1849年,薩克森公國國王腓特烈.奧古斯特二世拒絕履行法蘭克福議會通過的憲法,同時解散議會。這項行動讓他統治下的德勒斯登民心沸騰,終至爆發革命,但不久即被軍隊平息。這個暴動與華格納有何關連呢?原來華格納也跑去跟人家湊顛覆性政治活動的熱鬧,因此被薩克森王國列為通緝犯,不過他幸運脫逃到威瑪投靠李斯特,然後在李斯特幫助下,繞道瑞士蘇黎世前往巴黎,之後因為他不喜歡巴黎,又回到蘇黎世居住。

華格納當時在瑞士已小有知名度,經由介紹,在蘇黎世結識了不少有錢有勢的凱子願意資助他,其中一位富有的絲綢商人韋森東克(Otto Wesendonck)與華格納關係最為密切,多次慷慨為華格納解決債務,可是華格納卻和他老婆瑪蒂德(Mathilde)談起戀愛,韋森東克一家人對華格納真是太好了,老婆給他愛情慰藉,老公給他金錢幫助,後來還送他一棟房子讓他能夠專心作曲,比起日前的顛沛流離,這段時日的華格納真是幸福極了。

丟下家裡的黃臉婆敏娜不管,在婚外情的滋潤下,華格納寫下了歌劇《崔斯坦與伊索德》,1857年11月到1858年5月間,更先後為瑪蒂德所寫的五首詩譜曲,就是華格納難得的藝術歌曲作品《韋森東克歌曲集》。要知道自戀的華格納是很少為別人寫的文字譜曲的,可見他多麼重視這段戀情,華格納還曾將其中第五首〈夢〉編成用小提琴和小樂團演奏的小夜曲,於瑪蒂德生日時演奏給她聽。好景不常,這對戀人沈醉在愛河中昏了頭,連約會也不知掩人耳目,最後問題終究爆發出來,韋森東克夫妻前往義大利轉換環境,以後與華格納漸行漸遠,而華格納也將目標轉向另一位指揮家好友畢羅(Hans von Bülow)的老婆柯西瑪,也就是李斯特的女兒。李斯特與華格納有相同癖好,專門勾引有失之婦,老爸一生釣了不少有夫之婦,結果女兒遭到現世報,成了被釣的有夫之婦,李斯特起先為了此事對女兒很不爽,後來大概覺得自己半斤八兩,也只好認了。

華格納於蘇黎世居住的是情人之老公所贊助的房子,有一天黃昏,當他正寫作《崔斯坦與伊索德》時,畢羅夫妻與韋森東克夫妻同時來訪,華格納一時興起,為包括老婆敏娜在內的眾人朗讀《崔斯坦與伊索德》半成品詩篇,當時在場的竟有他的妻子、愛人、與未來的妻子,而且每個人的丈夫都在,這種一屋三妻的場面真是絕無僅有,試想,換做你是華格納,此時會是什麼樣的心境?這個世界上還真有如此厚臉皮的人。

▲ 柯西瑪

華格納早在柯西瑪少女時代就見過她,但他真正對柯西瑪發生興趣,卻是在柯西瑪婚後,由於華格納與柯西瑪的老公畢羅是好朋友,所以他們有很多見面機會,華格納在自傳中提到:「畢羅因為要準備演奏會,只有我和柯西瑪像以前那樣乘坐漂亮馬車去兜風,這時我們並沒有說笑,一路上只有沉默,互相凝視對方,都希望用眼神將真實情感吐露出來……」,終於,華格納開始公然與柯西瑪同居,就這樣過了幾年,先是妻子敏娜於1866年孤零零的死去,然後戴綠帽的畢羅終於忍無可忍而與柯西瑪離婚,柯西瑪求之不得,迫不及待於1870年再嫁華格納,當時華格納57歲,柯西瑪33歲,柯西瑪對華格納的愛情已到了忘我的境界,相對的,華格納這個善變的音樂梟雄也被剋得死死,不但沒有再泡其他女人,而且對柯西瑪言聽計從,始終如一。

在華格納與柯西瑪同居時,兩人已先後生了三個小孩,前面兩個小孩伊索德與伊娃都是女孩,1869年產下的第三個小孩終於是男孩,華格納當時正在寫樂劇《齊格飛》,欣喜之餘,遂將自己的小孩以劇中英雄齊格飛命名。齊格飛出世後翠年,華格納與柯西瑪正式成婚,於瑞士特里普生共築愛巢,這一年的12月25日是他新婚妻子的生日,為了給老婆一個驚喜,華格納偷偷寫了首曲子,瞞著老婆找人練習。當天早上,由華格納助手漢斯.李希特集合樂師,先在廚房調好音,再到柯西瑪房前的樓梯上排成一列,由華格納親自指揮開始演奏,對計畫一無所知而仍酣睡的柯西瑪被美妙樂音喚醒,自然高興得不得了。各位女性想想看,若是妳老公送你這樣一份感人的生日禮物,你會不會愛死他,而且為他死心塌地,終生不渝呢?果然,柯西瑪之前雖有背叛第一任老公畢羅的不良記錄,在華格納死後卻非常貞潔,為他守寡至死。

這首生日禮物當時稱做《特里普生牧歌》,華格納的小孩叫它「樓梯上的音樂」,後來樂譜出版時改名為《齊格飛牧歌》(Siegfried Idyll),華格納附上一篇獻詩,稱此曲為「畢生最喜愛的曲子」獻給柯西瑪。後來之所以更名為《齊格飛牧歌》可能有雙重意義,一是華格納除了為老婆慶生外,同時也慶祝他們兩人愛情結晶 ─ 齊格飛的誕生。另一層意義是這個作品的旋律多半取材自他自己的樂劇《齊格飛》,例如〈和平的愛〉、〈齊格飛啊!看看我的煩惱〉、〈世界之寶〉、〈活躍的齊格飛〉等,因此具備樂劇《齊格飛》精選集的味道。

系列文章

這些女人曾讓鋼琴之王李斯特栽過跟斗普契尼的不倫之戀 印象樂派大師德布西的情婦們

▏延伸閱讀:

華格納教我的10件事(上)、華格納教我的10件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