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焦點 > 醉在萊茵河-漫談萊茵河的音樂家與葡萄酒
醉在萊茵河-漫談萊茵河的音樂家與葡萄酒

醉在萊茵河-漫談萊茵河的音樂家與葡萄酒

2018-01-19 ‧ 王俊智

(本文選字2009年7月號 No.33)

▲ 羅蕾萊麗絲玲(Loreley-Riesling)與布拉姆斯豎笛三重奏(張耿豪攝影)

萊茵河(Rhine),可說是孕育歐洲文明最重要的一條河流。萊茵河三角洲的航運價值造就了歐洲的商業發展;而萊茵河中段流經德國,更創造出德國最重要的人文藝術成就。德國境內的萊茵河流域正是德國音樂與釀酒的中心,本期的專欄就為大家介紹德國萊茵河畔的美酒與音樂。

萊茵河與古典音樂

▲ 萊茵河最著名的一段:從緬茵茲到科隆(取自rahmelverlag)

萊茵河發源於瑞士境內,流經德國,最終在荷蘭出海。全長1320公里中以緬茵茲(Mainz)到科隆(Köln)這段約一百公里的流段最為著名。此段的萊茵河風景綺麗,河岸的陡峭山波生產著德國最高級葡萄酒,沿岸的小鎮更是眾多音樂家避暑的聖地。

在古典音樂盛行的年代,現今的德國與奧地利正是音樂舞台的所在地,所有知名作曲家幾乎都活躍於這個地區。而這音樂舞台主要座落在兩條重要河流上,一條是多瑙河(Donau),另一條正是我們今天所要介紹的萊茵河。

多瑙河流經當時的政治與音樂中心維也納(Wien),因此其流域範圍所創造出來的音樂經常帶著濃濃宮廷與貴族氣息。相反地,萊茵河流域遠離了當時的政治中心,因此代表著鄉村味以及休閒風格,許多在維也納宮廷任職的作曲家都熱衷於在此渡假或者避暑。兩條風格迥異的河流在當時一起見證了古典音樂的發展,也創造出多元的古典音樂。

遠離政治塵囂的萊茵河,自古散發出迷人的特有風格,不僅充滿了各式各樣的傳說故事(例如華格納就以萊茵河的神話創作出他的代表作《指環》,第一部定名為「萊茵河的黃金」),更在藝術品味風格上彰顯特色(例如十八世紀在科隆創造出獨樹一格的香水,也就是今日的古龍水),當然也在釀酒上釀出萊茵河獨有的典型,加上流域所孕育出來的偉大作曲家,整條萊茵河顯得多采多姿而又充滿著創造力。在這種環境的薰陶下,萊茵河在音樂上走出了自有的一條路,足以與貴氣閃閃的多瑙河分庭抗禮。

萊茵河的美酒

▲ 萊茵河兩岸成片的葡萄園

在德國境內,萊茵河的兩岸盡是陡峭的山坡,放眼望去都種滿了麗絲玲(Riesling)品種的白葡萄。德國萊茵河位處地球上釀酒的高緯度極限,是緯度最高的釀酒區域。在這最為寒冷的釀酒地區,剛好適合耐寒的麗絲玲生長。在這裡因為氣溫比起其他釀酒地區冷,總體日照時間也較短,葡萄熟成所需時間較長,許多因素造成這裡的葡萄會較為酸(其實麗絲玲本身就是酸味較明顯的品種)。因應這種特殊的狀況,德國的葡萄農會採取延遲採收的方式來增加甜度,並且於釀酒過程中在糖份尚未完全轉成酒精時就停止發酵,生產出低酒精度而含有殘糖的葡萄酒,這種釀造方式所生產出來的酒酸酸甜甜,一種微妙的酸甜平衡感總是叫人難忘。而萊茵河葡萄酒主要也依照延遲採收的時間與方式不同來做分級,以下是分級方式,越晚採收的葡萄會釀出越香濃的酒,而且也越具有陳年的能力(萊茵河的麗絲玲白葡萄酒是世界上最耐陳年的白酒):

  • Kabinett-成熟即採收
  • Spatlese-延遲採收
  • Auslese-逐粒精選豐滿葡萄來延遲採收
  • Beerenauslese-延遲採收直到葡萄感染貴腐霉菌才採收
  • Eiswein-延遲採收直到葡萄入冬結霜才採收
  • Trockenbeerenauslese-逐粒精選豐滿葡萄在感染貴腐霉菌才採收

造就萊茵河葡萄酒成為酸酸甜甜感口感的原因另有一個:這裡所栽種的葡萄生長在河岸陡坡,白天不僅接受到太陽的日照,更接受到從河面反射的日光,此種「日照充足」的程度絕非一般葡萄產區可比擬。而這種河面反射因牽涉到日照角度,導致北岸的葡萄園所接受到的反射日光會遠高於南岸(德國位於北半球的關係)。所以一般來說在萊茵河北岸所生產的葡萄酒都會比較高級。這種南北岸的差異在萊茵河支流莫色爾河(Mosel)所產的葡萄酒更加明顯,這方面在往後有介紹到莫色爾河的美酒時會有更詳細的介紹。

一般日照加上反射日照在白天時為葡萄帶來了熟度與甜度,而這甜度又剛好因高緯度的夜晚寒冷而將之鎖存在葡萄內,一天天成長所帶來的累積,在採收時化作美好的果實,釀出頂級的白酒,迷倒眾多愛酒之士。這也是萊茵河葡萄酒難以被取代的特色啊!

萊茵河的嗜酒音樂家

▲ 聞名的斑鳩小巷

▲ 琴戀克拉拉,舒曼的傳記電影

既然萊茵河流域生產美酒又聚集了許多音樂家,當中肯定有不少喜愛美酒的音樂家。

要談萊茵河的嗜酒音樂家,樂聖貝多芬絕對是不可遺漏的一位。貝多芬出生於波昂(Bonn),所住的房子離萊茵河非常近,徒步不超過五分鐘便能望見萊茵河。這位作曲宗師在波昂從出生居住到二十二歲,才遠赴維也納發展。貝多芬嗜酒是聞名天下的,甚至連他耳聾的原因也有許多學者推測是與飲酒有關,有一說法是說貝多芬不自覺地長期喝劣質酒才導致失聰,另一說法則是說貝多芬用的金屬酒杯鉛含量非常高所造成。不過我想貝多芬是住在德國而不是中國,要長期喝到黑心貨的機率應該不高,所以酒杯含鉛的說法似乎比較合乎常理。

貝多芬直到二十二歲才離開波昂,因此他肯定在萊茵河邊享用過萊茵河的葡萄酒,不過那個年代對酒莊與產酒地塊的觀念不像現今這麼強烈,因此文獻上鮮少有記載到貝多芬喜好那些特定的酒。否則的話,現在市場上早就充斥著「連貝多芬也說好喝好喝」之類的酒商廣告詞了。

談完貝多芬,接下來談談另一位與萊茵河葡萄酒頗有淵源的作曲家──布拉姆斯。說到布拉姆斯我們要先說到萊茵河葡萄酒的集散地露德斯海姆(Rüdesheim),這是整個萊茵河的酒鄉,當地結合了旅遊以及銷售葡萄酒,整個鎮內更以一條狹窄的斑鳩小巷(Drosselgasse)舉世聞名,巷內賣酒的商家一家接著一家,夜晚猶如不夜城,酒館內不時傳來優美的歌聲。

布拉姆斯有位友人Beckerath就住在露德斯海姆,1874到1895這二十多年間布拉姆斯非常頻繁的住在這位友人家中,由此可知布拉姆斯與露德斯海姆的淵源多麼深厚(甚至在1883年時還參與了當地最著名的尼德瓦德紀念碑揭碑儀式),想必在這段住在露德斯海姆的時光裡,布拉姆斯一定與友人共飲了眾多的美酒佳釀。到底是美酒重要還是朋友重要,去露德斯海姆主要是飲酒還是找朋友,這就留給大家自由想像了。

最後我們要談到作曲家舒曼,他也是一位非常熱愛萊茵河的作曲家,他不但定居在萊茵河畔的杜塞爾多夫(Düsseldorf),而且還為萊茵河寫了一首交響曲(第三號交響曲)。在這首交響曲中,舒曼親自為第三樂章及第四樂章下了標題,分別是「萊茵河的清晨」以及「莊嚴的禮儀音樂風格」,其中莊嚴的禮儀音樂風格是他遊憩到萊茵河大城科隆時,表達對科隆大教堂的崇敬之作。

舒曼患有精神疾病,情緒上的關係使得他熱愛萊茵河美酒到了有酒癮的程度,他曾在1854年2月19日喝醉後跳進萊茵河尋短,雖然後來獲救,但此後已變得情緒難以控制,這段故事在最近上映的一部電影《琴戀克拉拉》裡有描述,各位不妨欣賞一下這部電影來了解一下舒曼。

美酒與音樂

▲ Karl-Heinz Steffens演奏的版本,大提琴拉奏出的酸與豎笛吹奏出的甜就有如萊茵河白酒般迷人(Tudor C7115,2005,萊茵河堤)

▲ 美藝三重奏版本,充滿豐富細節的高貴型演出(Philips 4383652,1993,環球唱片)

▲ Florestan Trio版本,細膩婉轉的演出(Hyperion CDA67251/2,1998,上揚)

最後重點來了,這次音樂與美酒的搭配,我為各位挑選了布拉姆斯的豎笛三重奏OP.114來搭配萊茵河著名的麗絲玲白酒。

這首豎笛三重奏是布拉姆斯非常晚年的作品,是他結識當時有名的豎笛家穆爾菲特(Mühlfeld)後所為其創作的曲子,此曲原本是布拉姆斯想創作第五號交響曲的雛型,尤其第一樂章的主旋律就是布拉姆斯一直以來要用於創作第五號交響曲的主題。

曲子非常的優美,在Karl-Heinz Steffens演奏的版本非常巧妙的展現出一股宛如萊茵河葡萄酒般的酸甜和諧感,曲子從一開始,就由大提琴拉奏出主旋律展開,這是多麼的催淚的聲音,那種酸酸的感覺頓時一湧而出。隨即豎笛接手繼續吹奏主題,此時的同樣的旋律卻在轉眼間化成溫馨的甜蜜感。自此酸甜的交織展開了這曲動人的曲子。

隨著大提琴拉奏出的酸滋味,豎笛吹奏出的甜滋味,搭上一瓶羅蕾萊麗絲玲(Loreley-Riesling)就更妙不可言了,羅蕾萊是萊茵河最著名的一個景點,那是個萊茵河以S型奔流的一個最狹窄河道,自古就發生很多船難。因此附近的居民就流傳著河中有女妖羅蕾萊的神話,著名鋼琴家李斯特就曾為這神話譜過一首歌曲。羅蕾萊依萊茵河葡萄酒產區來分的話是屬於中萊茵產區(MittelRhein),這個產區並不是很高級的產區,但在羅蕾萊附近有少數打著Loreley-Riesling販售的酒卻頗有水準,這次我所挑的這瓶是Rudolf Jackel酒莊釀的2006 年份Spatlese (延遲採收)酒款。2006在萊茵河葡萄酒普遍算是較差的年份,但此瓶酒卻顯得氣味非常集中,整個濃郁程度完全不輸給一瓶上萬元的頂級萊茵河葡萄酒。梨子香與礦石的香氣優雅而明顯,酸與甜的滋味非常迷人而直接。以此瓶酒用來搭配Karl-Heinz Steffens演奏的布拉姆斯豎笛三重奏實在太完美了。我常想著要是布拉姆斯從沒喝過萊茵河的葡萄酒,到底能不能寫出這麼酸甜交織的名曲。

至於布拉姆斯豎笛三重奏也可選擇味道迥異的另外兩個版本,一是美藝三重奏(Beaux Arts Trio)版本,另一是佛洛瑞斯坦三重奏(Florestan Trio)版本,前者的詮釋非常著重對音樂內容的探討,對於樂句的看法有一套特別的見解,整個演出讓人覺得非常「有料」,就有如萊茵高產區頂級的約翰山堡(Schloss Johannisberg)酒莊的酒款那麼有複雜度。而後者的詮釋細膩內斂,帶著股淡淡的憂鬱,好比一瓶陳年的萊茵河葡萄酒,同樣讓人心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