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焦點 > 鋼琴家范德騰:「殺掉我爵士樂裡的貝多芬!」
鋼琴家范德騰:「殺掉我爵士樂裡的貝多芬!」

鋼琴家范德騰:「殺掉我爵士樂裡的貝多芬!」

2018-02-01 ‧ 洪雪舫

任職於東吳大學音樂系的專任副教授范德騰(John Vaughan)集結了刊載於「PAR表演藝術雜誌」過去六年的專欄文章,用幽默的筆觸和讀者們漫談和音樂相關的大小事,書名《殺掉我爵士樂裡的貝多芬》就是其中一篇故事,講述自己一開始在彈奏爵士樂曲時,被老師指出「太過古典」,裡頭有太多貝多芬的影子,因此他決心「殺掉我爵士樂裡的貝多芬」。

范德騰從小嚮往能夠到異國居住,感受不同的文化,他還記得當年跟隨著妻子來到台灣時,是靠著「電視廣告」學中文,而讓這位遠道而來的美國音樂學者印象最深刻的,竟是大多臺灣人朗朗上口的「斯斯感冒膠囊」主題曲:「人家莫札特在五分鐘的曲子裡也才用一次的拿坡里和弦(Neapolitan Chord),在斯斯廣告不到兩分鐘的廣告裡竟然足足出現了四次!」就是這段「感冒用斯斯,咳嗽『用斯斯』」第二句的「用斯斯」使用了拿坡里和弦,在課堂上,要和學生解釋何為拿坡里和弦並非易事,他驚喜的發現多了一個能引起臺灣學生共鳴的絕佳「教材」。

熱愛音樂的范德騰,生活中自然處處充滿著音樂,例如在他的母親每年生日時,他都會寄一首和家人創作的「生日歌」祝福遠在美國的母親,某一年,范德騰錄下他不到一歲的孩子牙牙學語時無意間「唱」出的「旋律」,並加以改編成一首完整的曲子,副歌部份就是孩子的那段「歌唱」。「我的母親感動的流著淚打電話給我,問我,孩子還這麼小是怎麼訓練的,能夠讓他的音唱得這麼準?」范德騰笑著說:「這個作品之於我就是像是第九號交響曲之於貝多芬。」

而面對古典音樂的教育與推廣,范德騰這麼認為:「要用『狗會說話』的態度」。他在某一場音樂會時的安可曲,拿了三顆球上台雜耍,「像是狗會說話,你不會去指責他的發音不正確,但你會記得他是一隻有趣的狗。」恰如古典音樂,若是有一天發現在音樂廳內不一定要正襟危坐,而且還看到有位鋼琴家在舞台上快樂的丟著球,也許從這時後開始,就會有越來越多人開始享受欣賞音樂的樂趣。

博客來購書連結

延伸閱讀:

到底拿坡里和弦是何方神聖呢?簡單來說就是「♭II級的大三和弦」,在莫札特、貝多芬及蕭邦等的作品裡都可以看見它的影子,想知道他是怎麼構成及以如何牽引我們的情緒呢?可以看這個由官大為(Wiwi)所發佈的拿坡里和弦解析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