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焦點 > 音樂史上的平行調—你不可不認識的女性作曲家(上)
音樂史上的平行調—你不可不認識的女性作曲家(上)

音樂史上的平行調—你不可不認識的女性作曲家(上)

2018-09-13 ‧ MUZIK古典樂刊

1979年,柏林愛樂巡演至中國北京,在記者會上有人詢問指揮卡拉揚(Herbert von Karajan):「為什麼你的樂團裡不招募女性團員呢?」卡拉揚回答道:「女人是屬於廚房的,並不屬於樂團。」德國作曲家理查.史特勞斯(Richard Georg Strauss)也曾經說過,在他心目中,女人是沒有作曲能力的,而馬勒(Gustav Mahler)也要求他的太太,結婚後必須放棄自己的音樂創作,轉而全力支持他,由以上種種事例,或許我們可以知道為什麼西方音樂史會是一部著重男性的歷史了,但是否真的只有男性音樂家,沒有女性音樂家呢?

▲ 弗蘭倩絲卡.卡契尼演奏魯特琴的美麗身影。

第一位創作歌劇的女性作曲家:

弗蘭倩絲卡.卡契尼(Francesca Caccini,1587~1641)

弗蘭倩絲卡.卡契尼,普遍被認為是賓根.希爾德之後最有影響力的女作曲家之一,她出生於16世紀的義大利佛羅倫斯,是巴洛克時期作曲家齊歐里歐.卡契尼(Giulio Caccini)之女,齊歐里歐是當時「佛羅倫斯同好會」的成員之一,這個團體成立要旨在於主張捨棄對位法和複音音樂(Polyphony),轉而提倡單音音樂(Monody),他們認為,原始的複音音樂,反而模糊了歌詞演唱實的焦點,若是能將旋律單獨出來,加上伴奏,這樣的音樂表現方式將更加清晰,這樣的作法,連帶影響了後來的宣敘調、康塔塔、歌劇及神劇的發展。

弗蘭倩絲卡就是在這樣的氛圍之下耳濡目染,從小就跟隨父親學習歌唱和作曲技巧,另外也學習魯特琴、大鍵琴和吉他,她的首次公開演唱紀錄是在父親友人的婚禮上,卡契尼一家是家族音樂團體,從父親、母親、一個弟弟和妹妹,人人皆能演唱或演奏,大約在西元1600年,弗蘭倩絲卡也正式開啟了她的演唱生涯,1604年,全家造訪法國,弗蘭倩絲卡在法國國王亨利四世面前演唱,大獲讚賞,亨利四世對她說:「你是全法國最好的歌手!」隨後詢問弗蘭倩絲卡是否能長駐法國,但佛羅倫斯高層官員並不同意這個作法,他們將卡契尼一家召喚回國,並且給了弗蘭倩絲卡一個在宮中的終身職位。1605年,弗蘭倩絲卡正式就職,1607年,她和宮中歌手喬望尼.巴堤西尼.西格諾里尼(Giovanni Battista Signorini)結婚,1614年,弗蘭倩絲卡已是全宮廷薪資和聲望最高的歌手。

除了演唱,弗蘭倩絲卡也被定位為創作量大的作曲家,甚至有音樂學者大膽猜測,弗蘭倩絲卡的音樂才能可能高過其父,但或許是因為尊重父親,擔心影響父親的地位與聲譽,弗蘭倩絲卡很晚才開始作曲。她的作品大都為宮中娛樂使用的小品,重要作品為歌劇《從阿爾契納島解放的魯吉耶羅》(La liberazione di Ruggiero dall’ I sola b’Alcina)和歌曲創作集《第一本書》(Primo Libro)。歌劇《從阿爾契納島解放的魯吉耶羅》是宮廷為歡迎波蘭王子到來,才委託弗蘭倩絲卡創作,這部歌劇是弗蘭倩絲卡最重要的成就之一,更可說是史上女性作曲家所寫的第一部歌劇。《第一本書》則是貫徹了弗蘭倩絲卡父親的意志,以「佛羅倫斯同好會」所提倡的理念去進行的創作,單旋律,加上數字低音伴奏的創作手法,這樣的模式,也延續到巴洛克時期。《第一本書》計有4首女高音與男高音的二重唱曲、19首宗教特質的獨唱曲、13首世俗歌曲,另外也有一些牧歌、經文歌等不同種類的作品,共為36首。

收錄了36首不同形式風格的作品,包括了19首宗教性質的獨唱曲、13首世俗歌曲和,同時也有牧歌、讚美詩及經文歌等,對一名作曲家而言,如此廣泛內容的歌曲集得以出版,這還是頭一回,這些作品也都是以弗蘭倩絲卡的父親所提倡的《新音樂》風格創作之,伴奏部份主要是以數字低音呈現,這種巴洛克時期普遍存在的創作特色,一直到18世紀都還得到廣泛的使用。弗蘭倩絲卡的第一任先生於1626年死亡,她在1627年與貴族再婚,逝世於1641年。

▲ 和其他女性作曲家相比,芭芭拉.史特洛齊的境遇非常幸運。

蒙臺威爾第女傳人:

芭芭拉.史特拉齊(Barbara Strozzi,1619~1677)

芭芭拉.史特拉齊生於1619年,是義大利詩人齊歐里歐.史特拉齊(Giulio Strozzi)家中女傭伊莎貝拉.葛若妮(Isabella Garzoni)之女,由於齊歐里歐對芭芭拉真的疼愛有加,不僅讓她接受各方面的教育,甚至創立了《諧和學會》(Accademia degli Unisoni),供其演出和發表作品,而這個學會後來也成為專門培養音樂家且發展完善的機構,另外,齊歐里歐也立下遺囑表示芭芭拉是他遺產繼承人之一,讓人不難想像,芭芭拉其實或許就是齊歐里歐的親生女兒。

在齊歐里歐的極力栽培之下,他讓芭芭拉追隨好的作曲老師卡瓦利(Francesso Cavalli)學習,卡瓦利為蒙台威爾弟(Claudio Monteverdi)的弟子,透過種種良好的安排,芭芭拉能演奏魯特琴和大鍵琴、能創作也能演唱,被當時的社會視為「最有才華的女歌唱家」,她的作品共有八卷,編號為第一號到第八號,加上其餘未編號的作品,計有120首,就當時而言,是產量很大的作曲家,甚至連當時的男性作曲家也無法與她相提並論,這些作品當中,除了宗教歌曲,也有世俗歌曲,有器樂伴奏的曲目,也有合唱曲。或許是受到父親的影響,芭芭拉歌曲中所透漏出來的詩意性也相當強烈,同時,她的作品風格受到卡瓦利的影響很大,可說是傳承了蒙台威爾弟,對整個音樂史的發展也有著重要的貢獻。

閱讀下一篇:

音樂史上的平行調—你不可不認識的女性作曲家(下)

(本文節錄自《MUZIK古典樂刊》No.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