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焦點 > 音樂史上的平行調—你不可不認識的女性作曲家(下)
音樂史上的平行調—你不可不認識的女性作曲家(下)

音樂史上的平行調—你不可不認識的女性作曲家(下)

2018-09-13 ‧ MUZIK古典樂刊

▲ 音樂風靡全巴黎的作曲家:伊莉莎白-克勞德

早熟的天才:

伊莉莎白-克勞德(Elisabeth-Claude Jacquet de la Guerre,1665~1729)

伊莉莎白-克勞德是法國巴洛克時期具有高度天份的女作曲家,她出生於音樂世家,在五歲時便在法國國王路易十四面前演奏大鍵琴,並獲得了在宮廷中工作的機會,就此開創了自己的音樂事業路途,1684年,她嫁給了宮廷的管風琴師古洛(La Guerre,年代不詳)後,辭去工作,婚後她專心於教學,並且演奏家庭音樂會,她演奏的天賦使她名氣很大,傳遍整個巴黎,民眾對她有這樣子的評語「她的演奏,所有的和聲和即興都恰到好處,簡直迷死了她的聽眾。」

伊莉莎白於1687年出版的大鍵琴作品是法國17世紀鍵盤作品的典範,1694年她創作了第一部法國女性所寫的歌劇,隔年,她更是寫出早於赫伯(Jean-Féry Rebel,1666~1747)、布沙德(Sébastien de Brossard,1655~1730)、庫普蘭(François Couperin,1668~1733)等這些較常被提起的巴洛克時期音樂家的奏鳴曲,更可以說是法國境內最早出現的奏鳴曲。

在創作出奏鳴曲幾年之後,伊莉莎白的親人相繼死亡,包括她的丈夫、兒子、雙親、兄弟,這段期間,她過得非常悲痛,因此並沒有創作作品,到了1707年,她創作了一組給小提琴和大鍵琴的奏鳴曲,共有六首,這同時也可說是一個以鍵盤樂器來替器樂伴奏的先例,這樣的作品,同樣也獲得了路易十四的賞識。隨後,1708年和1711年,伊莉莎白出版了兩首法文康塔塔,這是她離世15年前最後的創作與出版。

▲ 芬妮愛於礙於所謂的道德規範,無法自在地創作。

壓抑的創作之情:

芬妮.孟德爾頌(Fanny Hensel geb. Mendelssohn,1805~1847)

芬妮.孟德爾頌來自富豪之家孟德爾頌家族,這個家族另外也產了一位男性作曲家菲利普.孟德爾頌(Philip Radcliffe Mendelssohn,1809~1847),芬妮對創作的喜好和天份絕對不亞於弟弟,也和弟弟接受同樣好的音樂教育,但是為什麼她的創作在當時無法被認可呢?在長輩特殊的觀念之下,原生家庭重男輕女枷鎖對她而言是否是一種羈絆呢?身為女性,芬妮是如何在創作與尊重這樣子的觀念之間取得平衡的?就讓我們一起來探討吧!

所謂的重男輕女,父親對於芬妮的教育,無非是必須遵守一個傳統女人該有的典範,他曾經在寫給芬妮的信件中提到:「音樂對菲利普而言,將會成為他的職業,但對妳來說,音樂始終都應該只是裝飾品……。」然而,父親並非不讓芬妮學習音樂,甚至還是讓芬妮和弟弟一樣接受好的音樂教育,芬妮姐弟倆的音樂啟蒙同樣是其母親的鋼琴教育,隨後她們跟法國女鋼琴家瑪莉.碧歌(Marie Bigot,1786~1820)學習,也和德國作曲家路德維希.貝爾格(Ludwig Berger,1777~1839)學習作曲,當弟弟孟德爾頌到當時知名音樂教育家伊格那斯(Ignaz Moscheles,1794~1870)門下學習時,芬妮也擁有同樣的機會;另外在作曲方面,兩人同樣都在德國作曲家與音樂教育家卡爾.策爾特(Carl Friedrich Zelter,1758~1832)門下學習。1819年,父親生日時,芬妮創作了一首《願迴盪的樂音使你歡喜》(Ihr Tone schwingt euch frohlich)給父親,卻得不到父親的鼓勵,接下來,芬妮想創作的欲望,只能在房間裡伸展,或者是趁父親出差不在家時才能作曲,父親一再強調,對女人而言,音樂不該是存在與行為的活動基礎,應當只是「裝飾品」,因此,父親讓芬妮學習音樂,只是為了在私人聚會時,扮演好點綴的角色。

然而,這一切在芬妮結婚之後,悄悄地有了轉變,芬妮的先生非常支持她,也促成她的作品發表與出版,芬妮婚前的作品,大多是聲樂作品,單一的鋼琴伴奏或是無伴奏人聲,婚後作品變得多元化,有管弦樂曲也有室內樂作品。

1839年,芬妮和丈夫帶著兒子到義大利旅居一年,這對芬妮而言,是一個難得的機會,因為她並不像弟弟有機會常常出國,在旅行的途中,她也在法國結識了作曲家古諾(Charles Gound,1818~1893),古諾給了她許多創作靈感也對她說了很多鼓勵的話,這趟旅程結束之後,芬妮也寫出了鋼琴套曲《美好的一年》,裡面包涵了12首性格小品,在這之前,尚未有任何一位作曲家是以這樣的形式來表現一年中的12月份。芬妮聰穎,答辯能力極佳,完全無法符合當時所謂「完美女性」的樣子,連摯友克拉拉.舒曼(Clara Schumann,1819~1896)也說芬妮是一個冷靜睿智的女人。

▲ 克拉拉父親總是為她在音樂路途上鋪路,和芬妮大不相同。

雖處於同樣年代,比芬妮大14歲的克拉拉的境遇卻截然不同,克拉拉的父親,積極將女兒推往音樂路途,有天賦的克拉拉也經常登台演出父親的作品,父親是克拉拉音樂路途上的關鍵角色,相對的,芬妮的父親則是希望女兒將音樂當作裝飾品就好,真的是兩種很大的對比落差,但即使如此,芬妮還是留下了大量的作品,共有466首創作,雖然在那年代,芬妮仍舊擺脫不了傳統的束縛,但以現代的眼光看來,,她嚴實的創作精神,絕對有資格被稱作一位作曲家。

天才背後的女人:阿爾瑪

(Alma Maria Mahler-Werfel,1879~1964)

阿爾瑪是馬勒之妻,1879年出生於維也納,是當時頗富盛名畫家辛德勒(E. J. Schindler)的女兒,美麗且活潑,很小的時候就開始學習作曲和鋼琴演奏,9歲就可以創作,得到波蘭奧地利籍指揮家策姆林斯基(Alexander von Zemlinsky,1871~1942)的賞識,積極鼓勵她創作,她在十幾歲時,至少創作出17首作品,那可說是她創作生涯中的黃金年代。

1902年,阿爾瑪和馬勒結婚,馬勒要求她放棄作曲,要阿爾瑪把心力放在支持馬勒的音樂上,阿爾瑪在自傳《我的生活》中寫下:「現在我只有一個目標,就是把我的幸福奉獻給另一個人,並且可能經由這樣的奉獻,使我的心獲得喜悅。」由此可見,阿爾瑪是一名相當傳統的女性。

放棄創作的阿爾瑪,直到1910年,某天她和女兒散步回家,聽到有人在彈唱她的作品,原來是馬勒發現了她的作品竟是如此具有才華,馬勒對阿爾瑪說:「我到底做了什麼,妳的作品這麼好,妳必須出版,也必須繼續開始創作。」但是,對阿爾瑪而言,靜止了八年不創作,儼然已經像是「一具被電鍍了的屍體」,再也寫不出任何的東西了。

對比舒曼和克拉拉同為音樂家夫婦,舒曼支持克拉拉的音樂發展,但馬勒卻認為那是可笑的,即使後來馬勒發現自己錯了,卻為時已晚,阿爾瑪雖有作品留下來,但是她的作曲才能早已被扼殺,再也塑造不出自己的風格,後人也無法享有她原有的風貌了,是非常可惜的事情。

以男性為重心的社會價值觀,一直是女性作曲家發展的絆腳石,觀察文章中的女性作曲家,家境多是富裕的,才能接受音樂教育和有機會顯現她們的天份,慶幸時代變遷和音樂史學者的努力,使得女性作曲家的地位逐漸浮現,也使得長久以來女性作品常被冠上的「外行」、「膚淺」、「沒創意」等種種負面形容詞,一一不攻自破。

閱讀上一篇:

音樂史上的平行調—你不可不認識的女性作曲家(上)

(本文節錄自《MUZIK古典樂刊》No.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