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焦點 > 魔王與侏儒:舒伯特的敘事歌曲
魔王與侏儒:舒伯特的敘事歌曲

魔王與侏儒:舒伯特的敘事歌曲

2018-07-03 ‧ 席慕德

▏邊讀邊聽.舒伯特〈侏儒〉.費雪-迪思考演唱


▏侏儒(Der Zwerg)

  • 柯林(M. von Collin)

席慕德 譯

  • 山脈已消失在昏暗的微光裡,載著王后和她的侏儒的小船,
  • 漂浮在平靜的海上。她仰望穹蒼,那明亮的藍空

和那橫跨過天空的蒼白銀河。

  • 「你們從未欺騙我,星兒們!」她這樣呼喚著:
  • 「我不久即將消失,你們這樣說,但我死得甘願。」
  • 接著侏儒來到王后身邊,把紅色的絲帶綁在她的頸上,

一面不斷的哭泣著,好像由於憂傷想把眼睛哭瞎。

  • 他說:「妳該為這樣的痛苦負責,因為你為了國王而拋棄我;
  • 現在只有妳的死亡才能讓我快樂。
  • 雖然我將因此永遠憎恨自己,因為是我以這隻手致妳於死地。

可是妳仍必須如此年輕就凋零。」

  • 她把雙手放在那充滿年輕生命的心上,
  • 抬眼向上天祈禱,流下痛苦的眼淚。
  • 「但願你不要因我的死亡而痛苦」她說,接著侏儒就吻了那蒼白的面頰,不久,她就失去了知覺。
  • 侏儒看著這死去的女人,親手把她沉入海底。
  • 他燃燒的心仍充滿對她的渴望,

從此,他將永遠無岸可靠。


敘事詩(Ballade)是德國藝術歌曲中的主要素材之一。所謂的敘事詩聽其名就知道是用詩句來敘說一個故事,有時是一個古老的傳說,有時是一個英雄人物一生的事跡,有時是某一個事件的發生情形。因此詩的長度都不可小覷,有很多不同的角色,做著不同的動作。要讓這些漫長的詩篇能夠吸引人,充分表達故事的戲劇性,作曲家必須在旋律、節奏、和聲上精心安排。當然,演唱者的詮釋能力也是這類歌曲成敗的重要因素。

我們一般最熟悉的敘事歌曲可能就數舒伯特的〈魔王〉(Erlkoenig,D328)了。這個故事的場景是一個淒風苦雨的夜晚,人物除了講故事的人以外,還有父親、父親懷中的孩子、緊隨他們的魔王,與不停奔跑的馬。舒伯特給了每一個角色不同的旋律和節奏 —— 父親的沉穩、孩子的慌張、魔王的狡猾和陰險。節奏、旋律,以及和聲跟隨著故事的發展不停的變化,但速度的基調卻總是那不停趕路的馬蹄聲。這是舒伯特18歲時(1815)的作品。

大約七、八年後(1822或1823)舒伯特作了另一首敘事歌曲 —— 〈侏儒〉(Der Zwerg,D771)。這首歌和〈魔王〉有很多相似之處,但音樂更淒美,故事更詭異。它敘述在一個天空有星星閃耀的夜晚,年輕美麗的王后和她的侏儒共乘一艘船,漂流在平靜的海上。我們從他們的對話中知道侏儒將因王后的背叛而殺了她,而王后也將從容的面對死亡,沒有任何掙扎。侏儒哭泣著把紅色的絲帶綁在王后的頸上,然後殺了她。自己也從此成了飛行的荷蘭人似的幽靈。這是一個平靜中充滿暴力的故事。詩人柯林(M. von Collin,1779-1824)沒有告訴我們故事的全貌,只給了我們最精采的高潮。這其實是一般敘事詩的寫法,詩人常常只用一兩句詩詞敘說背景作為故事的開端,或是直接進入當前的場景。因此我們只能想像王后在沒有嫁給國王之前一定和侏儒是一對戀人,或是,她嫁了國王以後,一度愛上宮廷裡的侏儒,但最後還是決定回到國王身邊,而侏儒卻無法忘懷。讓我們覺得好奇的是,為什麼一個美麗的姑娘會愛上身體畸形的侏儒呢?她又為什麼甘心情願地跟他上了這艘死亡之舟呢?國王又在那裡呢?這一切詩人都沒有給我們答案。

這個故事的奇特或是特別吸引人的地方,就在於王后和侏儒的戀情 —— 美麗高尚與醜惡低下的結合。有關侏儒的傳說從中古時期的歐洲就開始了,他們不時出現在文學戲劇藝術漫畫中。直到今天他們還有時會出現在小說或電影裡。每個時期的傳說對於侏儒都有不同的認知,有時是宮廷中,國王身邊奸滑靈巧的弄臣,有時是馬戲團中的小丑;有時他們代表邪惡,有時代表善良和慈悲。撇開傳說給他們的形象,我們知道他們只是基因出了問題,不能長高的人,心智和一般人沒有兩樣。

柯林敘說的故事雖然吸引人,但他的詩卻過於平鋪直敘,很多情感的暗流和劇情的變化都是點到為止,甚至侏儒在什麼時候,用什麼方法殺死了王后都沒有說出。真正讓這個情殺的故事充滿張力和戲劇性,是舒伯特的音樂處理;詩人未能成功地用語言表達的暴力、愛慾,失戀的憤恨與痛苦,舒伯特用音樂表達了。他在平靜進行的音樂中,以奇特的轉調和強烈的和弦,來突顯某些詞句的力量和涵意,使文字更有力量,進而增強歌曲的戲劇張力。鋼琴伴奏雖然是平靜地展開前奏但緊接著左手的低音就出現了我們熟知的,貝多芬第五交響樂中那所謂的「命運在敲門」的樂念,而這個音型也就像〈魔王〉中的馬蹄聲一樣主宰了全曲的節奏。也許舒伯特認為這一對戀人的遭遇是命運的安排吧!

對於歌者來講,演唱敘事歌曲特別需要想像力和音色的變化,來營造故事的氣氛,扮演好歌中不同的角色。〈魔王〉的詩出自大文豪歌德之手,父親、小孩、魔王三個角色的企圖與心情,躍然紙上。〈侏儒〉的困難,在於它沒有太多動作的描寫。最後,我們只知道他把她沉入了海底,自己從此漂流海上。因此,我們只有靠舒伯特的音樂給我們的暗示,來塑造這兩個角色,和他們在情殺案發生前後的心情。也許這就是為什麼很多歌者都敢演唱〈魔王〉,卻不敢輕易嘗試〈侏儒〉。有些歌曲本身就很討好,詮釋技巧稍有欠缺,也能造成一定程度的效果,有些歌曲就非要有頂尖技巧和智慧的人,才能突顯它的魅力。〈侏儒〉一曲之較不為人知,可能就是這個原因吧!

(本文選自《MUZIK古典樂刊》No.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