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焦點 > EMBRACING STAGE FRIGHT / 不再怯場的方法
EMBRACING STAGE FRIGHT / 不再怯場的方法

EMBRACING STAGE FRIGHT / 不再怯場的方法

2018-03-23 ‧ Monica Yang


每年二月三月,美國各地的音樂學校在大雪嚴寒中如火如荼的進行著auditions。台上三分鐘,台下十年功,這句話學音樂的孩子們從小聽到大,問題是在舞台上因緊張焦慮,而出錯時,誰能看到台下的十年功?理想狀況下,我們要呈現給觀眾的,是十年功累積出來的,值得一聽的三分鐘,當這三分鐘失常了,出錯了,十年功就此沈入大海,浮不出水面是沒有人會知道的。


我們都知道練琴不是為了考試,但考試卻是所有人升學必經的過程。除了博士班的audition時間較長,其他的學位差不多都介於十到十五分鐘。考生準備了一系列的曲子,長度絕對足以開一場獨奏會,但考試的那十分鐘,卻會決定你接下來的大學四年或碩士兩年的學校,其實是真的可怕的。這也就是為什麼許多人覺得考試的短短十分鐘比音樂會來的壓力大,跟著壓力一起來的緊張感也就更大了。

從「舞台」和「觀眾」誕生的那一天起,橫跨古典流行,怯場(stage fright)不知已影響了多少世界各地的演出和表演者。

大師們也會怯場嗎?答案是會的。波蘭鋼琴詩人Chopin,鋼琴家Vladimir Horowitz,Leopold Godowsky,Steven Osborne和知名的女高音Renée Fleming,他們都曾在媒體前公開表示過自己因為上台前的過度緊張,而嚴重影響到接下來的演出。離開古典音樂界呢?以下是曾經公開表示過為怯場所苦的明星歌手:Adele,Ozzy Osbourne,Luciano Pavarotti,Katy Perry,Rihanna,Rod Stewart,Barbra Streisand。

這一週在學校看著無數個身穿全黑的考生們,背著樂器在學校教室樓進進出出,每一個考生準備考試的臉都肌肉緊繃。狀況好一點的看著鎮定 ; 差一點的,過度緊張到嘴唇都發白了。基本上只需要看考生們「臉」,就能輕鬆判斷他考完了沒。

對抗怯場?或許你們跟我一樣,已經聽過了無數種方式。比如說全程閉著眼演出,上台前深呼吸,試著在全黑的房間練琴,腦中模擬自己是在台上,幫曲子編故事後演奏時跟著故事走等等。這些聽了上百遍的方式,你是否跟我一樣,都嘗試過了,但這些方法並不是一直那麼管用,上台前的緊張依然揮之不去。這些大家所提出來的方法,當然都有幫助,但是這些都只是輔助。

看了一週的考生,無數個緊張的臉孔。我突然想通了。

上台前的緊張感,是不可能完完全全地被剷除的,因為它是表演的一部分。

為什麼我們上台前會緊張?是因為我們心裡「很在意」接下來的表演或面試。我們想要呈現最好的一面,我們給自己壓力,所以緊張。如果有一天你上台一點緊張感,一點興奮都沒有,那只說明了一件事,就是你其實不太在意這次的表演,不覺得重要。缺少了興奮跟緊張,我想這場表演的精彩度是有限的。

緊張是演出的一部分,無法被完全克服的。只要我們在意,緊張感不會消失。我們能做的,只是降低緊張感,讓自己在緊張的狀態下,仍然思路清晰的演奏。而在壓力緊張的狀態下,還能有意識地做音樂的方法只有一個:那就是不斷不斷地練習,做到超過100%的準備「The best way to conquer stage fright is to know what you're talking about 克服怯場最好的方式就是清楚知道自己要表達什麼」,作家 Micheal Mescon在教導公開演講的方法時曾這樣說過。

面對小時候粗心大意的我,我細心的大提琴老師不厭其煩的每週用各種色鉛筆把需要牢記練習的細節寫上。

我們必須對整首要演出的曲目瞭若指掌,熟記每一個細節,指法,弓法,呼吸,每一段的情緒,像刻印章一般刻進腦子裡,做好了萬全的準備,才能在緊張的狀態下做出好的演出。上台前的準備越完整,緊張感就會跟著降低,因為我們心中已經有一個藍圖,取而代之的是「興奮」,把這個藍圖化為實體的興奮。當我們感覺到,雖然緊張,雖然害怕,但卻迫不及待的想要表演,想要把所準被的呈現出來。當這股衝動來臨時,接下來的,一定是一場很棒的演出。

與其想盡辦法要殲滅永遠無法完全消失的stage fright,不如讓我們擁抱它吧!做到了最多的準備,盡力練習了後,讓我們擁抱那份緊張,那份不安吧!畢竟每一場現場演出,就是因為表演者心中的緊張,興奮,和未知,讓表演變得更加不可預期,更加精彩,不是嗎?

「A little bit of stage fright, then I'm ready 一點點緊張感代表我準備好了」美國鄉村歌手Faith Hill幽默地說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