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佳慧《水織火》鋼琴獨奏會最終場,現場直播就在MUZIK Air 現在就訂閱
首頁 > 好物推薦 > 「關乎音樂,也關乎儀式」沈鴻元的音樂經
「關乎音樂,也關乎儀式」沈鴻元的音樂經

「關乎音樂,也關乎儀式」沈鴻元的音樂經

2016-12-15 ‧ MUZIK AIR編輯部

習慣在無線電訊號中接收古典音符、享受DJ琴邊閒話的愛樂者們,對愛樂電臺常青節目《臺北爵士夜》主持人沈鴻元,想必不感陌生。每到兩日交會的午夜時分、熟悉的片頭響起,這個電臺的風格似乎便隨子、丑二時的替換,忽而搖擺輕快了起來,即如對爵士樂素無慧根的筆者,彷彿也要跟著它滑入了另一個平行時空……。

黑膠,復興嗎?

主持每週七日不間斷的帶狀節目、擁有逾萬CD收藏的沈鴻元,憶起自己聆聽錄音的起點,還屬1970年代跟著父親聽音樂的幼年時光,彼時當紅的西洋歌手:湯姆.瓊斯(Tom Jones)、肯尼.羅傑斯(Kenny Rogers)的音樂,都透過黑膠唱片,一圈又一圈地刻印在他稚齡的聽覺底處,也讓他與西洋流行音樂、爵士樂結下了不解之緣,即便三、四十年後的今日,他依然記得那時家裡聽音樂的「裝備」:一部「王樣」的三合一音響,尺寸接近現在的三層小書櫃,整部機器自上而下排列著一部黑膠唱盤、一部匣式錄音機、一部卡式錄音機,全類比的裝備,滿足了當時解碼各種音樂載體的常備需求。

說起王樣音響,沈鴻元也提起了自己收集、購買錄音的起點,那個時候黑膠雖然當道,卻不是音樂市場上的唯一主流,與它同時流通的匣式錄音帶(現在已相當少見),足可與其分庭抗禮,而且因為匣帶的價格低於黑膠片,又較為方便攜帶、易於保存,占的空間也小,便成為一般聆樂者「買片」的首選,黑膠則對應比較高端、有能力使用的族群。匣式帶的時代過去之後,卡式錄音帶(Compact Audio Cassette)繼之而起,接收了原本匣式帶的戰區,繼續與黑膠片並存,更進一步帶動了隨身音樂,包括手提音響與隨身聽的新一波流行。

而今日我們所謂的「數位音樂浪潮」,其實也是太陽底下諸多已不新鮮的事件之一,早在1980年代CD標準化、正式大舉進入音樂載具場域時,第一波數位大潮便已毫無疑問地轟然襲來。起初這道大浪還有一些經濟上的門檻,沈鴻元指出,CD標準化上市後不久,臺灣也跟上了國外的腳步,然而當時一張CD的價格,大約是「主流載體」一捲卡帶的3到4倍,因之整個轉換的過程,也是荷包大失血的一段掙扎與荊棘之路,他還記得自己花錢買下的第一張CD,是「A- Ha」合唱團的1985年發行的首張專輯《Hunting High and Low》,該輯第一首歌〈接受我〉(Take On Me)次年的MV製作手法,首開音樂錄影帶將素描動畫與真人結合的先河,讓這個挪威天團迅速走紅,也令沈鴻元就此「接受」了CD。

是形式,也是實質

之前筆者在訪問過程中,曾聽黑膠玩家評述道:「CD應該代替的是卡帶,而非黑膠。」不過事實上,CD上市後最先衝擊到的,卻是「老大哥」黑膠唱片。曾幾何時,CD今日也經歷著被更新一代的數位下載、數位串流取而代之的逆境。經歷過上個世紀那次難忘的數位化洗禮,現在「虛擬化」的音樂載具對沈鴻元來說,只是一次時勢所趨的改變,既不天翻地覆,也不帶任何偏見,只是理解它、在必要時使用它,卻不會是他聽音樂的主要方式。

這位如今仍然習慣抱著自己選好的CD進錄音間、一邊親手放著音樂、一邊與聽眾隔空交會的主持人,一語道出了不同聆樂途徑之間的關鍵差異:數位時代的重點在於「速度」,對方便與效率的要求遠大於播放的過程。而聽CD或黑膠片的精要卻與之恰恰相反,其所重在於過程所展現的一種「儀式性」,沈鴻元以看電影為例:「就像以前排隊買電影票,我自己最喜歡的是總督戲院第11排,為了能夠買到這裡的位子,大概在熱門電影開演前一個半小時,就要守在售票口前,才搶得到。好不容易買到之後,可以輕鬆愜意地晃晃、逛一下今日已經不復存在的中興百貨,待開演前,買好爆米花、走進放映廳,這才完成了要看一部電影的儀式。相對來說,今日的網路訂票雖然方便,卻完全沒有『感覺』,也就失去了所謂的儀式性。」

對他來說,拿出黑膠唱片、把唱臂與唱針調好、將唱頭放下讀片的一系列操作,或是選好CD、退出托盤、送片、按下播放鍵的整套過程,在「聽音樂」的活動中,就是如同親至現場排隊購買電影票的「儀式」,即便是帶著片子到其他樂友家、看著別人操作這個過程,都能享受到這樣的氣氛,其週邊甚而還另有趣味,像是以往黑膠唱片封套上、或是CD內頁裡的說明,其實都是他音樂路上最寶貴的知識來源,其重要性幾不亞於唱片。雖然儀式看似並非必須,卻是一個必經的過程,而過程的本身就帶有意義,對沈鴻元來說,聽串流音樂也不表示沒有「儀式」,只是形式完全不同,以往所有手動的環節,包括按鈕播放,都已經被虛擬化了,個人編輯的曲單於是成為儀式的核心。至於新舊儀式之間的差異何在:「就像吃牛肉吧,一塊高檔牛排跟一片組合的漢堡肉,兩者都是真牛肉,但是吃起來感覺卻不會一樣。」也如同人們不太會想用組合肉的方式處理上等肉料的道理一般,形式與內容也在不同的儀式之中,一起得到了某種程度的證明與實踐。

數位時代的儀式

面對數位時代的大勢所趨,沈鴻元談到,享受數位檔案當然也能夠成為一種儀式,前提是檔案品質夠好,還原這個檔案變成訊號的機器要夠好,而Sony支援播放同時可直錄DSD格式功能的 PS-HX500 黑膠唱盤使得聽黑膠樂曲的同時能將之同步轉換為高音質的數位檔案,是一個相當好的出發點。對Sony Hi-Res高解析音質耳機曾留下深刻印象的沈鴻元建議,若對黑膠唱片飽滿溫潤的音質情有獨鐘,且想不受限於唱盤機器所在、隨時隨地享受這樣圓和的音色,或許可在轉錄成Hi-Res音檔後,備齊整套如Walkman、耳機等Hi-Res數位系統,方能讓PS-HX500轉錄的優秀音質得以更完整被傳達。

▲沈鴻元認為,黑膠唱片強調的是穩定性,與Sony PS-HX500高剛性鋁製壓鑄唱機轉盤帶來強度與質量的優異平衡十分吻合。

走過黑膠、匣帶、卡帶、CD、串流時代的種種,面對今日的黑膠再來,沈鴻元忠告道:要慎選片源,避免選到搭流行風潮、拿CD轉錄成黑膠的「偽片」;相對地,限量的直刻片,或是用原始母帶轉刻的片子——即如他曾在倫敦諾丁丘(Notting Hill,因電影《新娘百分百》而馳名於世)跳蚤市場挖到的:盲人薩克斯風手科克(Roland Kirk)1970年代的初刻片——則屬值得收藏的上好片源。佳片在手、唱盤在側,方能走進真正的黑膠世界、一聞其非常之聲,如若真能收到許多此類未經CD化的黑膠,再使用有轉錄功能的唱盤轉製數位檔案,那也會是珍貴又方便的一種另類收藏。

Sony推出全球首部支援直錄DSD格式的黑膠唱盤PS-HX500,簡約洗鍊的外型除了能播放優異的音質之外,更可將黑膠唱片直接轉錄為高解析音質數位檔案備份、或存放於隨身播放器中聆聽,將讓類比音響樂迷不再受限於空間,能隨時享受來自黑膠唱片的豐富細節與獨特音效,也透過最不妥協的好音質,為數位世代重現音樂無可取代的溫暖魅力。

【產品規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