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好物推薦 > 【論金曲】中國音樂人開始頻繁現身金曲名單所反映的事
【論金曲】中國音樂人開始頻繁現身金曲名單所反映的事

【論金曲】中國音樂人開始頻繁現身金曲名單所反映的事

2017-06-01 ‧ Blow吹音樂

文/阿哼

近五年來,越來越能見到中國樂人在金曲獎的身影,若從第 24 屆來自上海的李婭莎拿下最佳台語女歌手獎後算起,第 25 屆除有李健、趙兆等人外,還有最佳新人李榮浩。去年第 27 屆,更能見到蘇運瑩、小霞乃至「老將」崔健出現在名單中。

甫公布的第 28 屆金曲獎入圍名單,可謂近來中國樂人入圍比例最高的一屆,包括最佳國語專輯的許鈞、郭頂,最佳演唱組合 Mr. Miss、火星電台,最佳新人宮閣,以及入圍演奏類的秦四風、顧忠山(非初次入圍)。甚至郭頂單單一人,便憑藉《飛行器的執行週期》入圍了 7 項之多,成為僅次於五月天的贏家。隨著中國樂壇的發展,新一代的中國樂人,名字在金曲現身次數,預期日後會越來越頻繁。

曾擔綱過台灣金曲以及中國華語傳媒音樂大獎的評審,樂評人葉雲平表示,中國的一般聽眾對金曲獎的關注度是否很高,還有待商榷,但從 2010 年開始,中國的媒體與音樂圈開始特別關心金曲獎倒是不爭的事實。他認為,金曲能受到關注的現象得歸功於「第一個,當然是金曲獎舉辦的規模跟效應上其實是越來越好;另外一個當然是,不只兩岸三地,金曲獎是華語樂壇裡規模最大也最公平的獎項。」

金曲獎的評審制度相當嚴謹,主辦單位與外力都不可能介入金曲評審會的決議結果,入圍與得獎結果也都是在公布當天才確定,沒有提前外洩可能,諸多設計成就金曲的信度地位。然而,就葉雲平所知,許多中國媒體、音樂人,仍對金曲的「公平公正」抱持懷疑的態度,來參加金曲典禮時甚至會問到底該花多少錢才能買到某個獎。這狀態和同樣有中國影人入圍的金馬獎類似,該文化養成的背景是在中國,有太多音樂與電影獎,都是可以走後門的。當然,中國也不乏公平自主的獎項,諸如:華語音樂傳媒大獎,或著豆瓣網站的艾比鹿音樂獎,皆由專業評審所選出,可影響力到目前為止仍比不上金曲獎。

金曲獎加持的正面效應發揮在哪,讓他們也爭相報名?若分作「名利」而言,對中國音樂人來說,也許入圍、得獎對商業上的銷售刺激有限,以這五屆來說,唯有李榮浩勉強能稱作受惠而進入商演市場;可金曲的精緻口碑,之於對入圍者的「名」總是有幫助的。葉雲平說,能入圍金曲獎,「等於在肯定他們的音樂創作質地」。

有意思的是,今年名單公布之後,在對岸討論度高的入圍者,並非參加過中國好歌曲、入圍最佳國語專輯的許鈞,或著入圍 7 項,在台灣業內頗受讚譽的郭頂,反倒是流行爵士雙人組 Mr. Miss;雖不清楚原因,倒可見中國與台灣各自從金曲奬上感應到的重點還是有差。

中國音樂人入圍金曲獎是該擔心的事嗎?說來諷刺,和金馬獎之於國片的狀況一樣,台灣的金曲獎地位持續攀升,本地的唱片市場卻越來越不被看好。整體自信心的萎縮,導致中國創作者的入圍若真要搞媒體炒作,每每能成為島上熱議的話題。

「為什麼現在,台灣開始談論或擔心,越來越多所謂的中國的歌手或專輯會入圍金曲獎?」葉雲平問。事實上,中國音樂人入圍多項金曲獎並非新鮮事,王菲在 2003 年的《將愛》專輯,便入圍 8 項金曲獎。然而,當是的台灣聽眾並不會特別在意王菲以及製作人張亞東的中國身份。這類防備心態,當然更不見於過去,香港、星馬等「外國」歌手如:陳奕迅、孫燕姿、蔡健雅、莫文蔚等等身上。

2013 年,來自上海的李婭莎拿到最佳台語女歌手獎後,引來鄉民謾罵,論點日後還能導正到,台語演唱咬字好不好等,語言跟技術面的討論上;去年入圍客語專輯的秋林是廣東人,則絲毫不見抗議。這可能跟方言本身在金曲位置比較邊緣有關,但另一方面,我們的台語創作與客語創作實力非常強壯,尚不必擔心誰來「踩地盤」。

倒是國語,我們會擔心,代表我們對台灣的中文流行歌手的自信心,也愈來愈不足了。若再細部探討,相較當年的王菲,近幾年入圍金曲的新一輩中國樂人,許多都具有創作能力,甚至是全才型,從詞、曲、編、唱到錄音、製作都能一手包辦的歌手;他們不必打「團體戰」,自己一個人就能殺進台灣來。

「全才型創作人」過去也是台灣人自豪的存在,如今也受到挑戰。綜觀之,目前金曲規則上,面對中國唯一的防線僅剩下報名資格「限於在台灣首發的專輯」一項而已了。順著這規則,這兩年,主流唱片公司與中國音樂人開始牽線合作,在台進行發片佈局,在本屆名單之外的陳粒、李志,若還原去年的發片節奏,也看得出先在台灣發行,好報名金曲獎的野心。

「我覺得需要擔心的時候還沒到,」葉雲平說:「假使有天,金曲獎採取非報名制,或開放全報名制,任何操持華語的音樂人都可報名。(屆時,中國樂人)大量入圍才要擔心。」或著還有更糟的:「有一天,中國都不報名金曲獎的時候,才最需要擔心,那代表中國已經有夠重要的音樂獎了。」

文章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