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焦點 > 被詛咒妖魔化的小提琴「魔琴傑里尼」(5)
被詛咒妖魔化的小提琴「魔琴傑里尼」(5)

被詛咒妖魔化的小提琴「魔琴傑里尼」(5)

2018-08-14 ‧ 陳義雄

前篇閱讀:被詛咒妖魔化的小提琴「魔琴傑里尼」(4)

道高一尺 魔高一丈

主教領悟到拉奏這具歌斯巴羅.大.薩洛小提琴而中邪不舒適的人,已不是只有婕娜碧雅一個人了。自從這具小提琴經過傑里尼這個邪惡的人觸摸過後,就已經受到惡魔詛咒,再讓它這樣下去,不知道還要害死多少個演奏者。所以主教就尋找研讀了許多古經文書籍,收集一些驅除妖魔的靈符咒語,在教堂神壇焚香祈禱,念咒作法驅魔,連續祭拜七天。

光陰似箭,歲月如梭,不知不覺間已數易寒暑,主教垂垂老矣。某日突然想旅行去蒂洛爾,他把婕娜碧雅的小提琴也裝進行旅箱,一起帶去。旅途中生病了。主教自知年事已高,將不久於人世,所以就囑咐隨從人員,在他死後,務必要把行旅箱內的小提琴,贈送給茵斯布魯克(Innsbruck)的州立博物館。主教逝世後,這具小提琴就被送往茵斯布魯克郊外的安姆布拉斯城(Ambras),安置在城內圖書室的一個角落,塵封長眠而無人理會。

▲威尼斯樞機主教阿爾鐸布朗狄尼之墓

1646年底夏天的某一個夜晚,在安姆布拉斯城內的庭院廣場,有義大利歌劇團的表演,這是以歌劇演唱會方式的演出。幕啟才剛剛開演,突然雷電交加,下起傾盆大雨,這時候歌劇演員、管弦樂團團員和觀眾,爭先恐後,紛紛搶先逃入城內屋子裡避雨,亂成一團。管弦樂團首席(concertmaster)威狄拉(Vitella)在慌亂中不慎被石頭絆倒而摔壞了手中拿著的一具安德雷亞.阿瑪蒂精心製作的小提琴。

天空大雨不歇,歌劇只好移到城內大廳演出。首席小提琴家威狄拉聲明不願使用普通的小提琴演奏。就因為他是樂團最重要的演奏家,要順從他的意願。大家正為臨時找不道好琴而不知所措時,城裡的管理員向主辦演出的城主柳頗德(Archduke Leopold)大公報告說圖書館有一具昔日威尼斯樞機主教阿爾鐸布朗狄尼遺贈的著名小提琴。很快的這具小提琴立刻被帶到大廳,從破舊的琴盒中取出琴來,交給站在旁邊的威狄拉。他以輕蔑的態度接過琴來,看了一眼,卻禁不住驚叫了起來:「啊!這不是那具傑里尼雕飾的歌斯巴羅.大.薩洛小提琴嗎?這琴怎麼會在這裡呢?」管理人回答說:「是的,這琴就是樞機主教阿爾鐸布朗狄尼的愛人婕娜碧雅所持有的那具著名樂器。」

當時的音樂家都知道發生在這具樂器和婕娜碧雅之間的悲慘傳說,因此很多樂團團員都避之惟恐不及,不敢接近這具小提琴。可是威狄拉卻不信邪,若無其事地換掉舊弦,裝上新弦,調好音後開始拉奏。先快速拉奏音階,再試奏和弦(和聲)及疾速樂節章句(passage)。強而有力的優美琴聲響遍整個大廳,大家都深深被美妙的琴韻迷住了。

威狄拉非常滿意,覺得此琴無論是音質、音色或強而有力的鳴響度,都遠比自己的阿瑪蒂琴為優。因此,歌劇演唱會就順利開演了。當進行到威狄拉用八度音程(octave)來伴奏詠嘆調(aria)獨唱旋律時,這具歌斯巴羅.大.薩洛的小提琴鳴響出來的音韻真是美妙極了。獨唱的詠嘆調唱完,威狄拉隨即獨奏即興演奏。這時候歌斯巴羅.大.薩洛又發出了迥異的音響:時而如強烈火焰般的熱情,時而又不可言喻的哀怨淒涼。到了協同古鋼琴(Clavicembalo)一起來給獨唱者伴奏的時候,此琴發出多彩變化的音色,特別是哀傷的曲調,更是使聽眾感動落淚。曲畢,威狄拉又來了他的即興獨奏。由於他興致昂揚,持續演奏太久,讓指揮家感到非常的錯愕訝異,但卻還是繼續以古鋼琴伴奏。威狄拉臉色蒼白地演奏,好不容易獨奏歇了下來,歌劇的演唱得以再接續。整個氣氛極其熱烈,但卻顯得詭異;獨唱、重唱和合奏的管絃樂團團員也都被感染得如癡似狂地又唱、又奏,愈演愈狂熱,幾近瘋狂。聽眾也似欣賞入魔,有如被釘在椅子上,動彈不得地靜肅聆賞,直到落幕還靜坐在那裡動也不動,只看到威狄拉有氣無力、跌跌撞撞離開舞台,慢慢消失不見人影。這時候觀眾才從幻夢中清醒了過來。

威狄拉當天晚上就失蹤了,雖然大家到處尋找,仍不知去向。第二天被發現時,他躲在公園草叢中不斷地喃喃自言自語,神經已錯亂。被送到醫院時,不停的恐悸著說惡魔在追他。於是被送進精神病院。不久在病院自縊身亡。

禍事還不只是這一件。那晚歌劇演唱會,擔綱演唱的有兩位女歌唱家,比較年輕的名字是陀爾琪(Torch),另一名叫羅莎貝拉(Rosabela),兩人是競爭的對手。公演數日後,年長的羅莎貝拉用匕首刺死陀爾琪,之後羅莎貝拉發狂,被收容在精神病院。

安姆布拉斯的城主,也是蒂落爾地方的君主柳頗德大公在這事件後,偕同王妃為了公務到維也納,卻也因旅途中急病死亡而一去不復返。如此連續發生種種悲慘的事情,人人的傳說,都歸咎於被詛咒而妖魔化的「傑里尼小提琴」。

繼續閱讀:被詛咒妖魔化的小提琴「魔琴傑里尼」(6)